「為媽媽再彈一次望春風」
【聯合報/本報記者李玉玲、賴素鈴】

 

 

問:佳慧會學音樂,是因為真的喜歡音樂,還是因為媽媽是鋼琴家就順理成章?

慧:我是用音樂來作為回憶的呈現,人生某段記憶會被某段音樂占去。曾經半夜聽媽媽彈蕭邦練習曲受感動,是因為想到爸爸被關的情景。後來才知道,原來爸爸最喜歡蕭邦。

秀:我也喜歡蕭邦,盧委員除了蕭邦還喜歡「望春風」,所以我常彈,也教姊妹彈。她們會說:總不能一輩子彈望春風吧!我就要求:為媽媽再彈一次吧。

問:對學生和對女兒的教學態度會有不同嗎?

彈錯音 秀:我就想衝進去

秀:只要進到琴房,我不是媽媽,我是老師。女兒比較倒楣,因為天天在身邊。只要聽到琴房裡傳出彈錯音,我忍不住就會衝進去,後來爸爸要她們把門鎖起來(慧:鎖門沒用,我家兩邊通),後來我也盡量克制,因為,畢竟孩子是在錯誤中學習,要給她們機會。

後來她念師大附中,我還是她老師(任教附中音樂班)。她說不要在家裡上課,要到學校上。

慧:因為學校有時段,每個時段都有學生,媽媽上課就不能加長時間。那時我比較反叛,不想每天都被媽媽盯那麼緊,好痛苦。

說她錯 慧:我問問我同學 

秀:她小時候就很有個性,我告訴她彈錯了,她看看我說:「我問問我同學。」我就回說:「妳同學也是我的學生,他們都聽我的。」

問:媽媽嚴格,會不會讓佳慧覺得壓力很大?

慧:有一陣子會。國小升國中時,要進音樂班都先考試(秀:她考上了,還在哭。)沒想到酘考上師大附中還是媽媽教!

秀:我真是很沒行情!

學音樂 慧:永遠在上課中

慧:(笑)近廟欺神就是這樣子。

因為會覺得永遠在上課中,壓力超大。附中老師都和媽媽聯繫密切,我的一舉一動馬上知道。記得有一次天冷,上學衣服沒穿夠,我前腳才剛踏進家門,媽媽就說天氣冷怎麼沒帶外套,我想:「天呀!連這種事妳都知道。」

父病重 慧:媽不准我休學

問:盧委員病重時,陳郁秀要女兒把練琴當成禱告?

秀:那時佳慧在美國有畢業演奏會,我說爸爸只剩六小時生命,妳不用回台了,爸爸也不希望你延後。但她很堅持要見爸爸最後一面,匆匆趕回來,幸好修一那時從鬼門關走一圈又回來了。

慧:那段時間我連續回台兩趟,課業處於半停擺狀態,每次都很焦急痛苦,總覺得不知道是不是最後一次看到爸爸。我和妹妹都想休學,但爸媽不准,能夠度過難關就是全家人一條心。

媽媽要我把練琴當禱告,我混亂的心情因為這句話才安定。我飛回紐約只剩七天時間,指導教授都說絕對無法彈出所有曲目,但我既然向媽媽承諾,為了讓她安心就必須咬緊牙關,我因為這句話才可以畢業。

問:母女兩人對彼此專業表現的看法?

秀:我那個時代很幸運,競爭少,經過巴黎音樂學院嚴格訓練,又幾乎一個月一個獨奏會,讓我有機會成長;現在年輕一輩可能彈得比我好,但他們的機會少。佳慧像爸爸,創造力、表達力強;我是按部就班她的節奏與我不同,有時擔心是多餘的,我這個媽應該學習更鎮定。

慧;媽媽有大將之風,薑是老的辣,重量級人物出手就是不一樣。我們還有成長空間,哈哈。

【2007/04/03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