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是否過關 老師就是不肯說

【聯合報/本報記者陳宛茜、賴素鈴、張幼芳】

大俠金庸在劍橋校園吃冰淇淋。右為友人王榮文。圖/遠流提供

麥:劍橋的國際學生來自許多個國家,有各種背景,所以手續複雜。當他的老師,我非常榮幸。他的態度熱心,而且用功,所以我很放心。

 

我們九七年認識。那天他就提到武則天、大理、南詔,很多有意思的題目。

 

金:我的碩士口試是一月廿五日用視訊會議進行的,我在香港,兩個口試委員在英國。如果通過,今年五月十二日就是畢業典禮;不通過就不用去了。但我是不是通過了,麥老師還不肯講,哈哈。

 

麥:我跟我的同事通了電子郵件,他說查先生的口試做得非常好。

校外委員會和校內委員會都要獨立評價,我不知道他們分數決定沒有。大概決定了,不過,不願意告訴我(笑)。

金:口試我心裡早就準備好,如果問題答不出來,我就跟他東拉西扯,最好別說「對不起,我不知道」。

我的新理論是:李世民的玄武門之變恐怕不對。正史寫李世民是受攻擊的一方,但應該是他埋伏了,把哥哥(太子李建成)、弟弟殺掉,只是正史上的證據不夠。

最近中國在西安發掘,比對太子所住的東宮和晉見皇帝的路線。若走玄武門,就要向西、再往南,這條路歪歪曲曲,不可能的,為什麼繞遠路呢?

劍橋大學去年才剛過世的唐史專家崔瑞德教授認為唐太宗、高宗時期的歷史可能是史官許敬宗歪曲捏造的。

這是很可能的,當權者可影響史的書寫,就好像有人在探討西安事變的真實性。

問:查先生的論文過不過,麥教授有沒有壓力?你對這篇論文的看法?

麥:是有一點點緊張,但他比我緊張。

他的論文非常好!有幾個主題很重要,對我們了解唐代中央政府與宮廷的作用有很大貢獻,尤其是南方人對初唐朝廷中央政府的影響,是金庸先生的創見。

問:麥教授研究唐史那麼久,覺得唐代是怎樣的時代?

麥:唐代非常有意思,政治系統很開放。老百姓也可以透過「肺石」和「諫鼓」發抒不滿。「肺石」是紅色的大石頭,可以站在上面表達意見,就像現在倫敦海德公園的肥皂箱。

問:麥教授覺得《鹿鼎記》如何?

麥:我非常喜歡,非常活潑精采,把個人的自由看得很重,所以很有意思。我雖然沒看中文版,但曾將金庸先生的詩翻成英語,覺得他的文字非常美。

金:我寫了個對子:「詩聲書聲繾綣書院道;槳音歌音纏綿歎息橋。」麥教授找人將書法作成碑刻,要放在聖約翰學院河畔,「歎息橋」是聖約翰學院出名的橋。

【2007/02/06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