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貫線」傳奇 誕生在某一晚酒香裡

 

【聯合報╱記者袁世珮/台北報導】

2010.02.01 02:54 pm

 

 

縱貫線巡迴一年,寫下華人音樂無數紀錄,在台北最後一場演出,離情依依。流行樂大哥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和張震嶽四個男人的一句話,演成一年不斷的傳奇。
記者陳俊吉/攝影

 

 

 

 


圖/聯合報提供

近廿五萬公里的飛行如綿延的吉他弦、四十七站五十二場演出如繁盛的鼓點,縱貫線出發了、縱貫線歸來了,這一年從起點到終點,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和張震嶽這老中青三代創作人,轟隆隆地在華語歌壇史上留下深刻的軌跡。

在三十日台北小巨蛋的終場舞台上,羅大佑一句玩笑:「縱貫線的神主牌,要放在哪裡?忠烈祠或金寶山?」對在場一萬名不捨的觀眾、以及過去一年共一百卅六萬人次的觀眾來說,傳奇,留在內心的殿堂裡。

四個哥們 資歷破86年

縱貫線的傳奇,誕生於某一晚的酒香裡。各自都是歌壇執牛耳的「哥」字輩人物、拆開來的每個人都能獨當一面,四人總出道資歷破八十六年、發行過近七十張個人專輯、發表約六百首創作、有五十場以上個人演唱會,得獎與讚譽難以計數,為著一個「搞最大、玩最兇、來真的」念頭,就聚在一起。

如李宗盛說:「原本是玩玩,然後唱了一場後,又多了一場,到後來,唱完一場,又多排了兩場、三場。」何止他意外,當演唱會市場被急駛過的縱貫線捲起煙塵時,華語歌壇完成了一項重要的實驗:在偶像包裝的虛華之外,資深實力歌手仍有市場;大腕不一定非有瑜亮情結、兄弟可以合作;有太多隱性聽眾等待引領他們進 演唱會的魔笛手;期間限定一年,見好就收,才是王道。

不是撈錢 憑得真本事

組合之初,曾有大陸媒體質疑這四人想「撈錢」。當時,周華健回應:「撈錢方式很多,我們還可以拍偶像劇啊,但是選擇組團,是因為我們有這樣的本事。」李宗盛說:「我們就是吃這碗飯的,我相信我們也吃得起這碗飯。」

硬漢硬底子,什麼妝髮、什麼造型、什麼舞群?除了基本的門面外,四人的最大「裝飾」就是手中的吉他和鼓棒。但縱貫線的成功,也絕不只是各自拿出過去二、三十年吃飯的本事,唱著已唱過第一千遍、一萬遍的代表作。四人都是創作人,於是升級再進化,在又深又廣的創作庫裡選歌,然後改編、甚至搖滾化。

愛如潮水 熟男版動人

如果歌迷只是單純來找回憶,要聽曾是生命某個時期主題曲的某一首歌,可能會因歌曲「變調」而意外,但正如人生會成長,歌曲也有新意。例如李宗盛唱「愛如潮水」、「領悟」,降key避高音,口語化吟唱,是這個年紀的真領悟;周華健唱張震嶽的「愛我別走」,也多了熟男的詮釋。而當四人抱著吉他唱「閃亮的日子」,歌迷也想起自己的閃亮青春。

不只是「吃老本」,四人在旅途中持續創作。「出發」、「歸來」、「握手」、「我想要的感覺」都是跳脫小情小愛的大格局,李宗盛在台北歸來場的新發表「給自己的歌」,自省的犀利歌詞,不必耍弄假詩假詞,唱一段,全場就叫好。

縱貫線的成功,開創了後繼的模式。過去「商演式」、「拼盤式」的演唱會,一人唱半場,中間過場時合唱,但縱貫線是有主題、有互動、有交錯,是一個四人共同合作的演唱會。

過去這一年,包括陳昇、張宇、黃品源的「三小男人」演唱會,以及潘越雲、萬芳等女歌手的「珍愛女人」系列,都有類似概念。演唱會市場至今都在嘗試下一個縱貫線組合、或尋找「女版縱貫線」。

歌迷醉了 愛過也活過

縱貫線一年跑完、駛進歷史。你可以說,這不過是為賣秀而起的噱頭,但想想這樣的重量級組合,是空前也是絕後。縱貫線在成立之初說:「縱貫線是我們愛過的證明與活過的一生。」歌迷也跟著在這一路上,跟著再愛一次自己的青春。

2010/02/01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