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A10/文化新聞           2008/11/30

《星期人物》痞痞的簡文彬 遇到音樂就執著

【林采韻/專訪】
  一年半前卸下國家交響樂團(NSO)音樂總監的簡文彬,這幾天 以客席的身分回到NSO,指揮樂團首演作曲家金希文的台語歌劇《黑鬚馬偕》。再次與昔日戰友為音樂拚命,簡文彬感覺如同回家一樣 ,團員一聲聲「老闆」的親切叫喊,證明過去六年他與團員並肩培養出的感情,不因時間而褪色。
  簡文彬今年四十一歲,二○○一年接掌NSO音樂總監時才卅四歲 ,身兼德國杜塞朵夫萊茵歌劇院駐團指揮。當年的他戴著一只方正黑框眼鏡,一臉青春痘;今日卻是個留著平頭與鬍渣,身穿黑衣黑褲的 性格型男。
  NSO掌舵六年 只想感動樂迷
  他回想七年前當上NSO統帥的那一刻,心裡其實沒有任何害怕, 唯一的信念就是要讓樂迷感動。「我從學生時期就對NSO很有感情 ,
一九八六年十月廿五日樂團由艾科卡的指揮、在國父紀念館首演,聽完後我非常感動,莫名的驕傲湧上心頭。沒想到,十五年後我居然 成為他們的音樂總監。」
  走上指揮這條路,是簡文彬生命中的意外事件,他的鋼琴老師魏樂 富家中的山水畫竟是最大功臣。
  「老師要我彈鋼琴時,多放入一些想像力,不要只侷限於樂譜本身 。他指著山水畫說,你看紙是平面的,但畫家卻在紙上創作出立體效 果。山是遠的,水是近的,彈琴也是一樣。」
  意外改拿指揮棒 手勢熱情有勁
  下課後,十五歲的簡文彬遵照老師的建議買了一本交響曲總譜回家 看,他自扮指揮,在腦海中想像聲音創造出的立體效果,自此上癮。
  在藝專讀書時,他有位同學隨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常任指揮陳秋盛上 課,主修鋼琴的簡文彬覺得挺有意思也就跟著去。陳秋盛測驗他的能耐,要他用指揮的角度思考,將李斯特改編的華格納歌劇《崔斯坦和 伊索德》裡的歌曲《愛之死》彈出來。通過測驗後,每周六下午簡文 彬就到陳秋盛家學藝。「當時還有一位經常穿著示範樂隊綠色軍服來上課的師兄,那就是呂紹嘉。」
  在舞台上簡文彬指揮手勢熱情有勁,如同將音符放在手中細心蘊釀 後狂炒一番。舞台下的他,總是不禁意露出痞樣,就算在長輩面前也鮮少裝腔作勢。無論平時有多痞,遇上音樂他那執著、求好的細胞便 會頓時上身。
  二○○六年NSO慶祝廿周年,簡文彬大膽排出華格納重量級樂劇 《指環》四部曲,更啟用多位國內歌手擔任要角。當時不少樂界人士看衰簡文彬,苛責他好高騖遠,把樂團、歌手當作實驗品。首演成績 不僅受到英國金融時報大幅報導,德國重要古典音樂雜誌《管絃樂團》也以大篇幅批露。
  面對外界的質疑簡文彬不作聲不反擊,因為他的自信比什麼都真實 。「在《指環》前,NSO已演出過馬勒、蕭士塔高維契等交響曲系列,在這些曲目的訓練下,我從不認為樂團沒有能力演出。我只有一 個意念『時候到了』。」
  客席指揮身分 續領團員上舞台
  這回以客席指揮身分回台,沒有音樂總監頭銜壓身,他終於透露內 藏心中多年的秘密。原來,他曾是德國阿亨(Aachen)歌劇院音樂總 監的候選人,有機會與歌劇院例任音樂總監包括指揮帝王卡拉揚名列劇院歷史。但他放不下剛接掌沒多久的NSO而作罷。他還曾因為回 台指揮NSO請了太多假,差點被杜塞朵夫萊茵歌劇院炒魷魚。
  因為生涯規畫,擔任NSO音樂總監六年後,簡文彬決定不續約卸 下職位,但對樂團的關心不曾減退。他笑說,NSO慶祝成團廿周年時,他的腦海已描繪出卅周年要達成的目標。「我夢想NSO到時已 有專屬音樂廳,樂團已巡迴演出全台三一九個鄉鎮,委託創作累積至 五十首,NSO的足跡走過各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