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玉良的羅馬歲月 曼陀鈴見證

 

 

 

 


1925
年,已在法國求學五年的潘玉良,考取義大利國立美術學院、轉赴羅馬跟隨康洛馬蒂學畫,成為該院第一位中國女學生。這段羅馬歲月,如今由「彈曼陀鈴的老人」為她作見證。
史博館提供

 

 

 

 

【記者周美惠/台北報導】

1925年,已在法國求學五年的潘玉良,考取義大利國立美術學院、轉赴羅馬跟隨康洛馬蒂學畫,成為該院第一位中國女學生。這段羅馬歲月,如今由「彈曼陀鈴的老人」為她作見證。

潘玉良從一個不識字的青樓女子蛻變為留歐的時代女性,為她的傳奇人生增添不少「勵志」色彩,其實,潘玉良的留歐之路走來並不輕鬆。1921年,她考入法國里昂中法大學,第二年又考入巴黎美術學院,跟隨達仰及西蒙學畫。當時正值共產黨在全球大張旗鼓,中共剛在上海落腳;義大利也從社會黨分裂而成立共產黨潘玉良以一個外國人身分,經濟條件相當困難,也不易接觸到校外的前衛藝術圈。

實踐大學教授陸蓉之說,等潘玉良以優異的成績從巴黎美術學院畢業後,又獲獎學金進入義大利國立美術學院就讀時,中國的政局已相當混亂,來自故鄉的經濟支援常青黃不接,潘玉良必須縮衣節食以超越生存的困境,所幸她在19261927年接連獲得藝術獎金,鼓舞了她的精神與生活。陸蓉之說,這段羅馬歲月對潘玉良的一生至為關鍵,她因而得以親近文藝復興傳統、承襲西方傳統學院的完整教育體系,影響她一生的創作。

現在國立歷史博物館「畫魂」潘玉良展中,展出的油畫「彈曼陀鈴的老人」刻畫的是潘玉良旅居羅馬時期,她寄宿公寓的看門人安東尼、也是教她義大利文的免費老師。

安徽省博物館研究員賈德芳說,安東尼年輕時曾是位藝人,但因個性過於耿直,得罪好些劇團老闆;後來因他的妻子被一名法國小丑拐走,安東尼開始酗酒,丟了劇院差事。他改行當搬運工,腰脊又不慎受傷,最後只好當看門人。1927年,潘玉良快從義大利美術學院畢業時,她為安東尼作了一幅油畫,描繪這個憂傷的「彈曼陀鈴的老人」時隔80年,安東尼仍在畫中彈唱著自己與潘玉良邂逅的羅馬歲月。

2006/03/08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