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A3/國際新聞           2008/10/10

 

法作家勒克萊喬 摘諾貝爾文學桂冠

 

【楊明暐/綜合九日外電報導】

  二○○八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九日揭曉,法國作家勒.克萊喬(J ean-Marie Gustave Le Clezio)以其大膽創新的小說、隨筆及兒童文學作品而獲獎。這是繼二○○○年高行健(一九九七年取得法國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後,再次有法國籍作家獲此殊榮。

  探索文明體制下的人性

  勒.克萊喬是名聞國際的法國作家之一,作品題材相當廣泛。評選諾貝爾文學獎的瑞典學院盛讚他是一位代表新起點、擅長詩意的冒險創新和感官喜悅的作家,且他也積極探索當代文明體制內外的人性。

  瑞典學院在頌詞中提到,一九四○年四月十三日於法國尼斯出生的勒.克萊喬,雙親皆與昔日法國殖民地模里西斯(一八一○年被英佔領)保有密切聯繫。

  八歲移居非洲開始寫作

  八歲時,勒.克萊喬隨家人移居奈及利亞,在長達一個月的旅途中,他創作了《遙遠的航程》(Un long Voyage)及《黑色歐拉迪》( Oradi noir)兩部作品,從而展開他的文學生涯。

  勒.克萊喬早期的作品,便展現出對生態環境的關注,從一九六七年的《可愛的大地》(Terra Amata)、一九六九年的《逃避之書》(Le livre des fuites)、一九七○年的《戰爭》(La guerre)到一九七三年的《巨人》(Les geants),這些小說都強調了這一傾向。

  《沙漠》凸顯醜陋歐洲

  一九八○年,勒.克萊喬以《沙漠》一書取得重要突破,該書獲頒法蘭西學院「保羅步莫杭大獎」。這部作品描述一個消失在北非沙漠的文明,其高尚形象與一個外來移民對歐洲的描述形成對照。書中主角、來自阿爾及利亞的工人拉臘(Lalla)堪稱化外君子,與歐洲社會的醜陋和殘酷成了鮮明的對比。

  在二○○四年的《非洲人》,勒.克萊喬奧敘述其父親的故事。透過非洲風光,他回顧戰後一家人團圓的經過,並追憶這位他不得不愛戴的陌生人。

  《電影遨遊》(Ballaciner,二○○七年出版),是他個人對電影藝術史所作的深刻評論,也凸顯電影在作者生活中的重要性,從他幼年時手搖的放映機,青少年時經歷的一窩蜂電影熱潮,到他成年後涉足電影。

  喜電影旅行寫童書

  勒.克萊喬還為兒童和青少年寫過幾本書,如一九八○年的《搖籃曲》、一九八五年的《巴拉比魯》(Balaabilou)等。

  由於勒.克萊喬也是為活躍的旅行家,他的小說場景可以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也可以在墨西哥,或是倫敦、巴黎。他常用漂泊不定的邊緣人物為主角,這些人物的存在是以一連串遷徙建構起來,漂泊則是他們自由的標記。

  幾年來,勒.克萊喬一直是諾貝爾文學獎的熱門人選之一,今年也不例外。他告訴瑞典廣播電台,在得知自己獲獎時他「非常感動」。他說:「這對我而言是極大的光榮,我誠摰地感謝瑞典學院。」

  對於近來有關法國文化衰微之說,他不以為然地表示:「我否認,它是非常豐富又多元的文化,毫無衰退的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