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老追眾兔 勸乾兒子追一兔

2006/05/02

【記者林英喆、陳宛茜、梁玉芳】

現今日本棋壇聲勢正盛的張栩,攀向巔峰的歷程中有許多貴人,義父沈君山是其中最堪玩味的一位。在許多方面,他幾是張栩的相反,從十多前年的相片本裡就可見端倪:小張栩雙手撐在膝頭,面對棋枰穩重端凝;正當盛年的沈君山卻是捲起袖子、雙手抓著白子,坐姿多變。

張栩人生裡只有圍棋,也因為專一,年少即得殊榮。從來就是「興趣廣泛」的沈君山,從本行天文物理,到橋牌、圍棋、散文、國事,事事關心;在舞禁年代,還得過交際舞冠軍。沈君山勸勉義子張栩:「追二兔不得一兔 」,自己一生卻追逐「眾兔」,攀登各山,看過眾多風景。

這是一場很不一樣的「相對論」,一位在四十多年前得過兩次美國業餘「本因坊」頭銜,另一位則是得過真正的日本「本因坊」,並且因而成為日本最年輕的九段棋士。

張栩要來,二度中風後的沈君山早養足了精神,一頭銀髮梳得齊整,氣色極好。喜愛圍棋、推廣圍棋,病後還口述棋王故事童書;即使輪椅限制了他的行動,沈君山近來的棋友卻遍布世界:「上網下棋,不亦快哉」。下了臭棋,啪!電腦挨打。夫子自道:在中風後他體會,「人在生活的夾縫中,總可以尋找新的歡愉」。

早慧的張栩是林海峰關門弟子,果有乃師含蓄寬厚之風。一到沈家,立即奉上他剛得的第卅屆名人證書給義父,這是多有意義的厚禮!沈君山是棋界中人,自然知道這份大禮代表的意義,那是將榮耀送與知遇之人分享,「感謝」二字已盡在不言中。

張栩藏鋒於訥,即使婚姻、得女讓他更形成熟,但他仍發言有度。許多陳年公案或浪漫情事,都要靠義父或父親張遠錫吐露秘辛,張栩在旁皺著鼻子、露齒而笑。

訪談中破解棋界兩大疑案:一是到底沈君山與中環集團董事長翁明顯爭收張栩為乾兒子,是怎麼收的?二是沈君山授三子指導張栩的第一局,誰輸誰負?沈君山是業餘高段,當然施展其騰挪之功,親自定了調:誰先收都不重要,兩人都是義父;重點是他和張栩下棋,可沒輸過。未說的話是:他也沒贏過。身為乾爸爸,自然掌有歷史解釋權。

剛升格當爸爸的張栩談起妻女,滿臉光彩。妻子小林泉美也曾得女子本因坊,兩人是首對「本因坊夫婦」,女兒的成長勢必也有圍棋相伴。棋士養成是寂寞而艱辛的,張栩謝謝父親張遠錫在他幼時的啟蒙。父親說起張栩在遊戲中盡顯不服輸的鬥性,不論圍棋、飛盤,老爸都輸給兒子。張遠錫有次不服氣,對兒子張栩說:「不比了,反正你兒子不會比我兒子強!」張栩大笑。

這天,提起舊事,初為人父的張栩卻更改了答案:「不會比你兒子強?那可不一定喔。」

 

張栩逐棋聖 乾爹三句話相贈

2006/05/02

【記者林英喆、陳宛茜、梁玉芳】

張栩對義父沈君山執禮甚恭,病後沈君山風趣依舊,說起圍棋舊事,張栩也笑開懷。記者胡聖堤/攝影

 

沈:圍棋下法最簡單,要下得好,也最困難。最聰明的小孩,最後都會選圍棋。職業和業餘不一樣,當職業棋士非常不容易,下得好,一切都有了;下得不好,名聲和金錢都損失了。聽林海峰說,輸了棋只能難過一天,第二天重新再戰。

張:我也是這麼想。不過,還是要反省一下失敗的原因,反省完了,就趕快忘記。但這點我也不是做得很好,重要比賽輸掉總是很難過,心裡知道要趕快放下,但還是會在意。不過,我一路都還算順利,真正挫折還不夠多。

問:張栩是沈校長的乾兒子,也是林海峰的徒弟。你從這兩位長輩學到什麼?

張:他們都是我人生中的貴人。

沈:林老師(林海峰)是身教重於言教,我是言教多於身教。業餘的老師和職業的老師不同,我教他要馭棋而不馭於棋,棋理可以為你所用,但不要被棋給迷住了。

張:林老師對我幫助最大的一句話,是我入段(進入職業初段)前,他告訴我:不只是在棋盤前才能研究棋,更重要的是腦子裡有棋盤,隨時可以在腦海裡解詰棋(一種刻意安排的棋局,有巧妙的必勝手法)、復盤(指賽後再現比賽的過程,自我檢討),生活中任何時間都可以練棋,坐車、睡覺前都想想棋,棋力隨時在增長。 就是人棋合一的境界吧。

問:聽說張栩到日本之後、在入段前,有過一段低潮期,沈校長特別到日本鼓勵他?

張:當時我差不多十二歲,在日本要入段之前的競爭很激烈,打了幾年的段位賽,我覺得前途茫茫,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升段。我十歲就到日本拜師,住在林老師家,那時也有點寂寞、低潮。

沈:那時我要到美國,到東京停下來看張栩。林老師很嚴,張爸爸又不能去看他(張父:那時跟林老師約好,張栩升段前不能看他。)只有我這個師兄(沈君山是林海峰的師兄)能去。那時候張栩不想下棋,是遇到撞牆期了。

我告訴他愛因斯坦的故事。愛因斯坦在提出相對論E = mc2之前,因為做不出來,還生了一場大病,就算這麼偉大的人也會遇到撞牆期。這不算什麼。

在他棋士三個階段,我有三句話送他。第一是「追二兔不得一兔」,要專心做好下棋這件事,不要分心。接下來是「出名容易,成名難」。一旦出名天下知,但成名要像林海峰,維持聲譽四十年!這才是不容易的。

第三階段是:「莫因身在最高層,遂教浮雲遮望眼」。既已是名人,要如何在這境界把自己、未來看清。

問:沈校長曾形容吳清源為棋神、林海峰為棋聖、聶衛平是棋雄等等,對張栩未來又有何比喻?

沈:吳清源的時代過了,但他的拚搏精神令人佩服,輸了再下、再下。林海峰的境界,極不易做到。當然,張栩得了他的真傳。現階段張栩要將自己的棋下好,先拿到日本最大的棋聖頭銜,以後可以學南韓的曹薰鉉,提攜後輩,帶動圍棋風潮。

張:他們都是我的模範,太偉大了,要跟他們比,很難。我需要各方面提升才行。

(張父:他長大了!知道分寸了。小時候你問他這個問題,他會說:我就是張栩!)

2006/05/02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