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栩拜師 沈君山只敢當乾爹

2006/05/02

【記者林英喆、陳宛茜、梁玉芳】

 

 

一身黑的旅日棋士張栩,剛戰勝勁敵重回棋聖循環圈,隔天即回台灣,和父親張遠錫驅車趕往義父、前清華大學校長沈君山的新竹寓所。一進門,張栩握住沈君山坐在輪椅上伸出的右手,問候:「身體好些了嗎?」

歷經病痛試鍊的沈君山,正努力甩開中風帶來的形體禁錮,笑答:「依中風兩次來看,再好也沒有了。」早年慧眼收下的義子張栩,捎來重禮:卷軸打開,是他成為日本棋院第卅期名人的「允許狀」(證書),送給沈君山「做個紀念」,張栩說。

對張栩,沈君山是有些得意的。在棋士養成的艱難路上,珍敬天才的沈君山是守護者,張栩赴日、拜林海峰為師、想放棄圍棋的低潮時刻,沈君山都使上力。他不在棋上為師,而是在人生方向上為棋士點撥。連要張栩快和小林泉美定下來,都是沈君山的主意:張無忌(金庸武俠倚天屠龍記男主角)身邊那麼多漂亮女生,定了一個,才能專心習武,稱霸武林。

問:外界對沈校長收張栩為義子的經過,有很多傳說版本。其中一個版本是你和中環集團董事長翁明顯「搶」他做乾兒子,是真的嗎?

沈君山(以下簡稱沈):這故事我只有一個版本,就是:沒有搶。我這個乾爸是怎麼來的?是下棋來的。

他七歲,我跟他下棋,這小孩很令我驚訝(問:聽說沈教授讓三子輸給七歲小孩?)輸?這個,再說,再說。下完棋,張爸爸說要拜師,我不敢當他師父,當乾爹好了。

師父也分好師父和差勁的師父。我是不能當張栩師父的,可是我可以是龍應台的師父。她前幾天來看我,要我教她下棋,要卅分鐘就教會。我說,這怎麼教?怎麼教得會?

(轉頭看張栩)找林海峰為師,我可是幫了一點忙吧。

張栩(以下簡稱張):第一次跟乾爹下棋,那時候我太小了,現在不大記得結果了。乾爹一直很疼我。我一直記得一九九年在陽明山乾爹家中下棋的情況,就是這張照片裡的情景(沈請管家找出舊照片),印象很深,因為小baby(沈君山幼子沈曉津)躺在棋盤旁邊,一直看我們下棋,沒有哭。

沈:現在小娃娃高一了。張栩也廿六歲了。

問:陽明山上這盤棋,又是誰贏了?

沈:哎呀,就不要談輸贏了(眾人大笑)。下棋就是要只記得自己贏棋的時候。這就是我說的:勝固可吹,敗亦可諉。勝了就要到處吹牛,下輸了,也要賴皮。

張遠錫(張父)補充:其實,跟沈校長下棋,張栩出國前,沒有贏過;去日本之後,兩人沒有再下過。所以,沈校長至今沒有輸過。

沈:這張照片裡,張栩才八、九歲,下棋時坐得端端正正的。和同年齡的小孩比起來,他下棋特別乖。我下棋,什麼毛病都有一些。

問:許多成功的旅日棋士如王立誠、王銘琬到張栩,赴日前都曾通過沈校長的「考試」。校長怎麼看出千里馬?

沈:王立誠和王銘琬都經歷過我考試,王立誠還因此晚去了一年。我以為下棋,總要贏一下才有樂趣,棋士年紀愈小,我贏的勝算愈大(笑)。(問:當年在應昌期基金會學圍棋的小孩不少,怎麼看出張栩有潛力?)

就算不是伯樂,也能一眼看出這是一匹千里馬。他下棋很靈活、態度很沈穩堅定,這一點跟吳清源很像。張栩除了下棋的條件好之外,十歲就很清楚自己想做什麼,天助自助,什麼都具備了。

張:我兩三歲,父親就教我玩撲克,後來才下圍棋。在職業棋士中,我學圍棋不算早,六歲半才開始學。不論哪種,都很能樂在其中。可能因為這樣,也能坐得住,專注力比別人好一點。

要他早結婚 「像張無忌定下心」

2006/05/02

【記者林英喆、陳宛茜、梁玉芳】

被稱為「本因坊夫婦」的棋士張栩與妻子小林泉美、及滿月的女兒張心澄。照片/張遠錫提供

 

問:張栩剛當了爸爸,女兒好嗎?

張:快滿月了,現在已經三千五百克了(出生時兩千六百克),很健康(把照片本遞給沈君山)。

沈:看照片白白胖胖的,一臉聰明相,未來肯定也是一個本因坊。

張:現在談未來雖然還早,不過要成為棋士,還是要早點開始;長大了要不要走職業的路,要看她自己。我父親對我的啟蒙很重要,現在父親把教育經驗寫下來,也是為我女兒而寫。

問:張栩提過近年下棋心境有很大轉變,除了由對手山下敬吾體會拚搏精神外,結婚後也戰績大好。談談這些轉折,還有妻子小林泉美對你的影響?

張:我正努力學習可以輸得起;但面對比賽,你又必須非常在乎,才能全力以赴。說來有些矛盾:你要很想、很想贏,又不能害怕輸棋而影響判斷。要有高昂的鬥志又要有冷靜的心情,這很不容易做到!

沈:早點結婚是好的。小林泉美對安定他的心,有很大的幫助。我一聽說他在追求泉美,就跟他說,趕快定下來。張栩長得很漂亮,有很多熱情女棋迷。就像倚天屠龍記裡的張無忌,喜歡他的女生可多了。

張:泉美是優秀的棋士,了解棋士的生活,也熱愛圍棋,了解我的心情。我們在一起就是談棋、練棋。如果比賽輸了,我們就去散步、聊一聊。這樣的生活調整,對棋士很重要。有她陪著,這是我幸運的地方。

(張父:張栩輸棋,就會去吃冰淇淋。去年中環杯,他輸了,我說,走,去吃冰淇淋。他說,不了,那陣子在日本跟泉美吃太多了。哈哈。)

沈:棋士的生活很辛苦,生活與精神都能互相照應,很好。張栩跟泉美下棋,都不讓她的呀!

張:在棋盤上,不好讓啊!我們沒有正式對弈過,只是私下練,的確是很少輸她。

棋手都是要好強的,任何時候都要好強;自然地,氣勢上就一定要壓住她……

沈:下棋有兩種態度:一是蘇東坡型的:勝固欣然,敗亦可喜。但這樣下的一定是臭棋!

另一種是像王安石:「諱輸寧斷頭,悔誤乃批頰」,好慘,寧死也不要輸棋;下錯了還要自己打耳光。

(張父:泉美是愛棋的人。昨晚張栩在日本出賽,泉美突然跑到我們夫婦房間大叫:張栩贏了!然後跑到嬰兒床旁邊,對女兒說:爸爸贏棋了,爸爸贏棋了。她女兒才滿月呀!)

問:據可靠消息來源說,張栩追求小林泉美時,還送了詰棋給她,剛好是她的名字?

沈:張栩在棋盤上,用白子排成「水」字,「白水」為「泉」;再用黑子排了「大羊」,「大羊」為「美」,合起來就是她的名字。很細密的心思,非常浪漫!

張:(不好意思)嗯,詳情我忘記了……她真的為我犧牲非常多,她是很好的棋士,應該有更好的成績。但她看得很開,把我的成績視為她的成就。我非常謝謝她。她也準備要復出了。

問:張栩十歲拜師,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能給愛好圍棋的孩子一些建議嗎?

張:職業棋士的路是很艱困的。但還是要咬著牙,努力!要不要當職業棋士,要早點決定,愈早愈好。

沈:他的建議是給職業棋士的,但一般下棋的人能當棋士的,很少。就把圍棋當興趣吧。

(張父:喜愛圍棋與能不能走職業棋士的路,其中分別就在熱愛指數。如果會主動打譜、想下棋,就能克服可能碰到的困難;如果下棋只是父母逼出來的,那就很難了。)

張:對於圍棋,就是努力,再努力。但是你要找出樂趣出來,如果能自得其樂,一切就會自然而然。

2006/05/02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