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替代對立:找回政治裡失卻的人性

【聯合報╱社論】

2007.11.06 03:36 am

 

任何對民主及自由有期待的人,都不可能滿意台灣近年的政治狀況。撇開政府貪腐、失能、體制傾斜等問題不談,讓民眾最感痛心的是,政治人物已陷入一種只顧自我宣示、無意回應或反省的境地,朝野對話的管道封死,傾聽民意的耳朵雙聾。政治落到如此,人性也被扭曲到不忍卒睹了。

台灣政治戰火的熾熱,相對於政客們對人民的冷感,民主儼然已變成了名不副實的標籤,愛台灣的呼喚也幾乎變質為符咒。這個現象,並非一朝一夕形成,而是長年 的政治及社會心理塵埃缺乏清理的結果;雖說少數政客恣意摧毀了台灣社會的敦厚和淳樸,但沉默的多數眼睜睜旁觀自己淪為供桌祭品,又要如何解說?

○○四年初,在總統大選前夕的惡戰時刻,本報推出了「相對論」專欄,即希望在漫天政治煙塵中打開一個不同的呼吸空間,幫讀者拾回一些人性的感覺。當各界 人物褪去其社會角色,還原為「家人」的身分展開對話,無論親密或恬淡、慧黠或辛辣、暢快或欲言又止,都能喚起人們內心深沉的共鳴,那是台灣公共領域無力再 提供的溫暖。相對論後來的訪談對象,從「親人」拓展到同學、師生與知己,目的也在打開更深廣的人性空間。

聆聽這些不同人物的對話,至少有兩種莫大的樂趣。其一,這些對話中所凝斂所濃縮的人生內涵,耐人咀嚼再三,始終滋味甘醇;其二,許多感人的情節,往往不落 話語,而在雙方的相視一笑、欲言又止乃至輕淺點撥之間;更大的包容,其實常在彼此沒有道盡的對白中。亦即,在一個有縱深、有情感的關係向度裡,人性才是本 質,語言則只是一種載體;有時話說得太白,反而顯得刻意或過度,而顯得淺薄了。

台灣近年的政治現象,恰好與此相反:政治角力變成一味講究言辭機鋒,卻把本質的人性拋在一邊,於是也把時空、因果、行動要素完全抽至乾涸。這正是台灣近年 政治最大的荒謬,朝野動不動就喊辯論,彷彿誰的辯才最流暢無礙,誰就最有資格統治國家。在這樣的邏輯下,結果是台灣人民被源源不絕的似是而非的論述所統 治,被反覆無常的政客所玩弄。

沒有對話,不成其為政治;不能容納異議,不能稱為民主;而若失落了人性,政治只是一座巨大的公共戲台、甚至公共刑場罷了。過去幾年,台灣政治帶給人民的,是災難多於幸福;也因此,「幸福」這個奢侈品還能放在競選宣傳車上繼續叫賣。

想想看台灣近年失去了多少東西?人們不再談共同體,社會不再談族群融合,執政黨不再談化解歧見,朝野甚至不再對話。橫被切為南北、縱被撕為藍綠、內被插以 族群之刀,傷痕累累的台灣,連人民和國家都縫不起來,如何談「共同體」?物價怎麼漲竟都被指為和執政者無關,人民的生活難道不是煎熬如刑場?

所幸,當我們回看這個社會,上層政治的裂痕雖然愈發深刻,民間卻已逐漸懂得自我療傷。多年之前,同儕、家人為政治立場歧異而爭執的景象,如今已不復見;愈 來愈多民眾開始自覺,拒絕再成為政客的棋子,這顯示:社會學會了回歸人性。但是,單純的覺醒還不夠,民眾必須將這項自覺提升為有效的公民行動,才能同時促 使政治人物也學習回歸人性,重拾台灣政治中失去的核心價值與關懷。

本報「相對論」專欄今日刊出完結篇。正如「相對論」刊頭詞所言,換一個角度、換一個身分,我們對事物的估量就會有不同的輕重。對話,可以增進人們彼此理 解;而能透過別人的眼睛看人間,不僅世界更開闊,也能幫助人們發現自己。此中的關鍵語,不外「人性」與「理解」。不管多麼聰明善辯,少了人性,少了理解, 政治人物將淪為手握公權力的屠夫。

「相對論」專欄落幕,寄望社會的對話登場。

2007/11/06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