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夢之夢】

國家劇院變臉打造夢幻舞台
觀眾席設在環形劇場的中心,表演區環繞著觀眾席設計,觀眾坐在旋轉椅上看戲,
就如同朝聖者以順時鐘方向環繞著一個神聖的「空間」;演員們也像朝聖者般以順時鐘方向繞著觀眾,演出一場場人生的戲。

《如夢之夢》因應表演形式,國家劇院變了臉,打造夢幻舞台。(記者陳建宏/攝)

文/記者王凌莉
 千禧年前的十一月,賴聲川在釋迦牟尼佛成道的菩提加耶參加十天的佛法研習營。有一天下午,他帶著筆記本去繞佛塔,午后的陽光映射塔身,讓繞塔的朝聖者們深深感受到佛塔的莊嚴。後來他在附近的菩提樹下找了個位子坐下,開始寫起東西,腦子裡的人物、時空,彼此間的關係不斷浮現,一張紙寫得密密麻麻,他的筆不斷地舞動,直到「沒有光了」。一場場的夢境,以及夢裡的故事在千禧年的五月搬進劇場,成了長達七個半小時的《如夢之夢》。

  《如夢之夢》是賴聲川自道場研修成果的展現,舞台視覺設計更是「曼達拉」(mandala)的體現。從信眾繞行佛塔的概念出發,觀眾席設在環形劇場的中心,表演區環繞著觀眾席設計,觀眾坐在旋轉椅上看戲,就如同朝聖者以順時鐘方向環繞著一個神聖的「空間」;演員們也像朝聖者般以順時鐘方向繞著觀眾,演出一場場人生的戲。
 不同於北藝大首演版與香港版的劇場設計,這次賴聲川把國家劇院「拆」了,鏡框式的舞台在這場戲裡完全解構。大舞台中央區擺滿二百四十多張紅色旋轉椅,成了中央觀眾席;環繞著中央觀眾席,分別另外搭建東、南、西、北四個表演區,連二十二公尺高的頂棚也是演區,劇院舞台上四個昇降平台及大型旋轉台全用上。
 此外,一樓原有觀眾席則全覆蓋上防水布,重新在上方搭起一座十排如看台板的觀眾席,這場「夢」讓國家劇院變了臉。

人生如戲   一幕幕在身邊上演
 圓與方是「曼達拉」的基本構圖,在密教「曼達拉」的世界裡,圓如水,可塑性強,變化萬千;而方則如大地般穩固。《如夢之夢》的舞台方圓交融,表演區與觀眾席間的關係,方圓互動,戲就在五方流轉下,不管是醫院裡的生死悲歡、六四流亡學生的生涯、二年代上海妓院的故事;還是三年代巴黎藝文沙龍、法國古堡的神秘傳奇,終究要「圓滿」落幕。

 舞台設計王世信與技術總監劉培能都認為,國家劇院版的舞台比較接近原著劇本所描述的氛圍。王世信說,從茶樓、妓院、餐廳、城堡到醫院病房,舞台上使用的是中性場景,透過建築裝飾或空間符號來傳達古今、中西的差異。

 劉培能表示,「回憶」是重頭戲之一,這次運用國家劇院旋轉舞台,更能營造出劇場的幻覺,角色由遠而近,再由近到遠,傳達時空的變化。而整體舞台則以「紅」為主要意象,再加上黑與白的交錯,以及一點灰調、淺藍和咖啡等中性顏色。王世信說,紅色是串起這齣戲人、事、物的軸線,在黑底劇場裡,紅能夠把一幕幕的場景「框」起來。

 餐廳是整齣戲出現頗多的場景,從西式餐廳、迴轉壽司店、法國餐館、城堡餐廳到上海茶樓,劇中角色不斷地品嘗不同類型的食物,也在不同類型的餐飲中,展現不同形式的飲食文化。

 王世信說,戲裡有夢,而夢中也演戲,戲夢之間有虛有實,舞台上就只出現餐具,而沒有食物,從醉雞、松子桂花糕到壽司、法國大餐,演員不停地演「吃」,在食器面前透過寫實的肢體「空」食也「空」飲。他的任務就是在台上布置雪白的高級桌巾,紅酒、白酒及香檳杯;大小餐盤和刀叉,一應俱全,擺設的順序和位置更是馬虎不得,法國上層社會的餐桌禮儀透過食器呈現。

如夢非夢  光線變化時空
 除了布景和道具外,燈光設計是引導觀眾視覺流轉的要角。燈光設計簡立人說,燈光就像戲院裡的帶位員,大部分的場景由光來帶動觀眾視線,在「時空交融」的概念下,藉由光的角度、色彩的變化及明暗的處理,來傳達時間流轉與空間的變化。

 他表示,戲裡有不一樣的燈光顏色來傳達每個時代的氛圍。他以最後一場戲為例,南方演區裡同時出現三張床,分別描繪台北、上海及巴黎不同時空下的人,透過燈光的色調變化,由泛黃到白而冷的光,展現三個生命過我緊密連結,在冷暖色調的光互換間,呈現白天與黑夜的對比。

 第四幕的〈看湖〉是燈光發揮的重頭戲,在北藝大演出第一版時,舞台全空,只有二個演員,光源從舞台地下照射出來,隔著觀眾席,製造湖的幻景。到了香港版,藉由頂棚滑過觀眾席的電動船輔助,觀眾全在水裡,透過燈光的效果,湖面在觀眾頭頂。簡立人這次要把中央區觀眾當成湖,運用效果燈及色彩變化,透過反光的作用映照在牆面,觀眾可以清楚看到水波盪漾。

 為了配合整場齣「如夢非夢」的特質,簡立人刻意處理單獨畫面的燈,畫面與畫面光源交錯,瞬間引導觀眾視線定焦於演出場景,燈光營造出畫面「旋轉的感覺」。他說,觀眾甚至不會知覺到演員換場,不知不覺中,觀戲像在做夢。

 賴聲川最初的構想中,《如夢之夢》是一場五、六百人看的戲,演區環繞著觀眾席,國家劇院版則因為包含原有鏡框舞台之外的觀眾席,演員環繞著中央區觀眾詮釋作品的同時,整個演區外,還有一面觀眾看戲,觀眾看著戲裡的演員環繞著另一群觀眾演戲,《如夢之夢》戲裡戲外都應了二千多年前莊如夢傳來的詩,面對夢般的人生,人生也成了夢。

《如夢之夢》戲台後

為了忠實呈現戲裡法國上層社會生活方式,劇組特別聘請美姿美儀老師為演員上課,揣摩三年代上海妓女們使用手絹及扇子迷倒男人的手法。

《如夢之夢》光是場景表就有上百張,道具表、燈表加上換景表多達上千張紙,技術總監進劇場還得拖著登機隨身箱「載」這些幕後技術表。

這部大型製作動員了八家協力廠商,每場戲演員加技術人員,要耗掉二百個便當。

全戲三十多個演員,演出一百二十餘個角色,舞台上超過三百三十套服裝,在近百個不同的場景流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