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與現代的比較異同:用有意思的3D影片和一段文字作比較

看完這個短片,聯想到「如夢之夢」裡的楔子∼「莊如夢」的故事....

請點選影片連結

http://www.metacafe.com/watch/919026/esc_animatior_vs_animation_in_3d/

 

 

莊如夢的故事:

 

 兩千三百多年前,在中國的戰國時代末期,有一位詩人名叫莊如夢。因為過去關於他的資料太少,歷史並沒有太重視他。我們甚至無法確定這個人是否曾經存在過。

  但最近一些新史料的出現讓我們對這位詩人有一個新但絕對不完整的認識。故事拼湊起來是這樣的:

  莊如夢出生楚國,當時齊宣王以高官厚祿招攬大批學者,他就移居齊國,在朝廷擔任一些一般的職務。工作之餘,他喜好寫詩吟誦,多年下來,在齊國成就了一點小小的名氣。

  當時是個亂世,地處西邊的秦日益展露出獨霸天下的野心。民生富裕的齊則以東方經濟大國自居,在國際間擺出高姿態。但生活在齊國,遠方的戰火消息不斷,日子變成一種危機中的漫長等待,等待不可避免的災難。

  莊如夢有一天厭倦了這一切,放棄繼續追求大多數人們渴望的名聲、財富、事業、家庭,突然辭去朝廷職務,到齊魯兩國邊境的山林中修行。

  這山林中有一小群隱士們散居在簡陋的茅屋中,終日靜坐冥想,企圖徹底了悟生命的奧祕,解開天地間萬物運作的根本原理。莊如夢不太一樣,別人在靜坐時,他反而整天繼續寫詩吟誦。山中的遠鄰嘲笑他心念不夠清靜,竟然無法割捨這股屬於現世的成就,仕宦生涯之中迸發的熱情,而莊如夢筆下的詩句散發出一種奇特的美麗,似乎融合了紅塵瑣事和山居生活的韻味。

  時間過去了。一些昔日友人的來訪不斷帶給莊如夢壞消息。外面的世界急遽惡化,冷酷猙獰。莊如夢每次都會給他們一些詩句帶回滾滾紅塵,當作亂世中的禮物。這些頗為複雜的詩句共同探究戰爭和人類殘酷行為背後的根本緣由,後來口口傳誦,成為許多戰亂中苦難人民的精神依靠。

  時間過去了。秦國軍隊已經攻下許多小國,越來越逼近齊國城牆。山林之中,莊如夢的修行未曾間斷,山中歲月如流水般快速過去。不久,秦國大軍兵臨齊國城下,四十年不修戰備的齊王建直接投降,中國成為歷史上空前的大一統帝國。秦始皇的政績包括至今無法判下最後定論的焚書坑儒。其中,「禁絕詩書偶語」這一法令的實施,使得莊如夢成為要入坑最重要的儒生之一。

  秦國衙吏趕到莊如夢的山邊茅屋,但到了之後發現裡面空無一人。莊如夢已經事先得到消息,逃匿他方了。當時的傳言說他躲進遙遠不知名的深山,也就是今天山西省北方的重山峻嶺。但是部分學者考證的結論是,莊如夢選擇了故鄉的「雲夢大澤」作為新居所。在楚國,這個巨大湖泊一直有著美麗的傳說,是尋求夢境的所在。莊如夢找到湖中央的一個小島,繼續他追求萬物根本之道的心靈旅程。

  從他這段時間詩風的轉變看來,莊如夢的修行已經更上一層樓。這一個時期的詩歌成為簡單而重複的吟唱句子,在楚地廣為傳唱,後來被漢朝專門蒐集民歌的樂府官員收進了《樂府詩集》。

  傳說逃過一劫的莊如夢在雲夢大澤的小島上過著儉樸的日子,附近的漁夫們都會到小島上,送他一簍最肥美的鯉魚,向他求道,但莊如夢總是說自己對道一無所知,就只能教他們幾首歌,請他們離去。

  不幸地,莊如夢和這些漁人並不能安然度過他們的餘生。有一天,漁人正唱著莊如夢教的歌謠,被秦始皇南巡的隨從軍隊聽見了,他們的船隻火速開進湖裡,漁夫們當場被殺。因為莊如夢身上有太多傳說,被懷疑可能擁有秦始皇正在求取的長生之術,他被押到體弱氣衰的皇帝面前。

  鶴髮童顏,秦始皇一眼看見他,立刻相信莊如夢一定能夠為自己解開長生不死的祕訣,但莊如夢什麼都不說,只對他微笑。秦始皇決定將他囚禁起來,心想,仔細觀察他的起居或許可以歸納出莊如夢老而彌堅的奧祕。於是展開了一個長期的囚禁,而在秦始皇不斷詢問之下,莊如夢總是什麼都不說,只是微笑。

  時間久了,讓秦始皇失去耐性,把原來給莊如夢的舒適環境改成最卑微的牢房,沒有床鋪,連透光的窗戶都沒有。秦始皇想,就讓他慢慢在那個小小空間裡腐爛掉算了。但是莊如夢沒有腐爛,反而在暗無天日的牢房裡神采奕奕,讓他的監禁者看了更生氣。他們決定讓他吃的更少,但是隨著食物的減少,莊如夢吃的也越來越少。秦始皇終於失去耐性,下令在一段節慶之後處死他。

  莊如夢的生命只剩下幾個星期了。在這段時間,獄卒注意到一個奇特的現象:犯人的睡眠時間開始日益增長,有一天甚至超過十六個小時。秦始皇聽了更憤怒,因為隨著年歲增長,他越來越不容易好好入睡,因為睡夢之中,他越來越容易看見無數被他殺害的人。

  行刑的日子近了,莊如夢幾乎整天的時間都在睡覺。到了最後一天,牢房內非常安靜,牢獄的伙食一天下來擺在門口,原封不動。

  行刑的日子到了。日出之前,獄卒來到莊如夢的牢房,準備帶他出去處決,但是他們赫然發現他安靜的躺著,沒有任何生命跡象。其實無所謂,反正他已經判定死刑,死也是死了,只是感覺有一點奇怪而已。獄卒們沒多想,把屍體拖出牢房,丟進一個大坑裡頭,反正結果沒有差。

  莊如夢就這麼結束了,中國歷史中一位重要的詩人也就從此在歷史的迷霧中開始被遺忘。

  說到這裡,這個故事似乎可以結束。但仍有其他不同的說法流傳下來。在一個元雜劇殘本中,有一整段唱詞經考證被懷疑來自莊如夢的詩句 ,當中描述的正是一種奇特的解脫法,應該也可以與莊如夢的神祕死亡連上關係。

  傳說中,莊如夢在牢獄度過他生命中最後兩星期的時候,他逐漸增加睡眠狀態是有他奇特的理由:

  相信在做一個旅程之前,我們都會做些準備。莊如夢正盡力地為一個特殊旅程做準備,為進入某種新的生存狀態做準備。

  傳說中,在雲夢大澤的日子裡,莊如夢已經開始有能力控制他的夢境。囚禁的每一天,他每天努力的耕耘,忙著在他的夢中創造一個世界,一個與這個現實世界同等複雜而美麗的世界,那個世界裡同樣擁有山河日月,城廓村莊,甚至熙來攘往的人群。當然,也有一個美麗的湖,湖中有一個美麗的小島。

這一切夢中的景象都在莊如夢行刑前的那一天完成。那一天,他整整睡足了二十四小時。他的世界準備好了,他旅行前的準備做完了。在莊如夢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最後一夜,他悄悄地消失到他自己創造的夢中世界,不再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