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仔戲,暗藏京劇底澎湖灣,陸客最想看
文化混血 擦出火花

一九四九一甲子,隨著兩岸故宮合作,分隔六十年的雍正文物終於將在台北相會。這遲來的重逢,其實有許多文化在前鋪路:自一九四九至今,台灣與大陸文化從衝撞、壓抑、激盪到漸次融合,早已混血出新的品種,豐富了各自的文化,也為彼此搭起理解的橋梁。

光是戲曲,兩地就交融出多樣面貌。佛光大學藝術學研究所所長林谷芳指出,大陸戲曲早在日治時就和台灣戲曲界來往頻繁,小西園掌中劇團的武場,就是用京劇鑼鼓;京劇的唱腔、武打、身段,更豐厚了歌仔戲底子。許多大陸人擅長的雜耍、功夫,也在來台後成了歌仔戲之寶,明華園台柱孫翠鳳的爸爸孫貴便是其一。

文革丟的 台灣保存下來

崑曲也在台灣巧思下,在兩岸掀起年輕新浪潮。「若沒有台灣,崑曲絕對作不出白先勇的牡丹亭。」林谷芳指出,移民社會特有的包容性,讓台灣獨具一種細緻幽微的生命情境,正是此含蓄之美,成就了新版牡丹亭的精緻視覺。

大陸歷經文革摧殘,「許多文化粗陋殘缺,也在台灣保住」。林谷芳認為,台灣在許多層面,都比大陸還中國;大陸評論家陳丹青更直言,看到李安在「色戒」中復原舊上海,像到讓他覺得「見鬼了」,「大陸在文革丟掉的東西,有可能被台灣用另一種方式撿起來」。

主流文化 從打壓到融合

然而這種「特殊的中國」,也湮滅不少可能。

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張茂桂指出,一九四九後,台灣化身「自由中國」的中心,大陸傳統文化成為主流;台灣原有的閩南、客家、原住民、日治文化都遭打壓,歌仔戲、布袋戲、日治時期作家乃至新劇都是如此。

在政策教化下,對大陸文化的虛擬「鄉愁」,也在台灣產生奇妙「混血」。東吳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劉維公笑說,七○、八○年代盛行的校園民歌如「龍的傳人」,不少人高唱著自己「從未去過的長江、黃河」,後來民歌在大陸廣受歡迎,描述本土景致的「外婆的澎湖灣」,倒成了陸客最想看的景點之一。

語言轉變 粉口愛撩落去

八○年代末本土口號漸興,文化選擇改由市場機制決定。不論是混合日治經驗與本土情懷的「海角七號」,以民間社會為背景的「人間條件」,或是以眷村為主的「寶島一村」、「光陰的故事」,都叫好叫座,觀眾也不限於單一族群,顯現文化混血經驗已稀鬆平常。

早期被壓抑的其他語言,也和國語交織出台灣特色。劉維公舉例,「熊熊」(閩南語:突然)、「撩落去」(衝下去)、乃至結合「客家國語」和「閩南國語」的「粉口愛」,已幾乎人人愛用;台灣女生愛用語助詞、說話嬌滴滴,也在大陸掀起流行。

混搭潮流 燒餅兒俺想你

「台灣和大陸相互的文化創新,絕對是好事,來來去去才有新東西。」劉維公認為,如建築師登琨豔所說,「該接枝出新品種,不用競爭,而是競合」。

肯德基的早餐廣告似乎正是啟示:油條喊著「燒餅兒,俺好想你」,卻見燒餅已夾入西方口味的薯泥、生菜。當全球化的混血來勢洶洶,兩岸文化的混搭更擦出奇妙火花。

 

【2009-04-08/聯合報/A3版/1949一甲子裂變與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