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一九五一年,您就寫下了〈淡水河邊弔屈原〉了:『悲苦時高歌一節離騷,千古的志士淚湧如潮。那淺淺的一灣汨羅江水灌溉著天下詩人的驕傲!』

烈士的終站就是詩人的起點?

昔日你問天,今日我問河
而河不答,只悲風吹來水面
悠悠西去依然是汨羅

鼓聲緊迫,百船爭先
旗號翻飛,千槳破浪
你彷彿在前面引路
帶我們去追古遠的芬芳

歷史遺恨,用詩來彌補,江神
長髮飄風的背影啊
回一回頭,揮一揮手吧

在波上等一等我們


〈汨羅江神〉的原文有三段二十四行,端午節當天刊於《中國時報》;考慮在龍舟比賽的現場,誦詩不宜太長,余光中行前又將此詩濃縮為十二行,仍是三段,也就是此刻他站在祭壇上領著兩岸觀眾三十萬人齊誦的版本。

                                             2005.9.8.蘇蘭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