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熱》去年,40萬人在大陸學中文  2005/07/24 聯合報】本報記者汪莉絹
隨著大陸經濟快速發展以及中共官方的大力推動,「漢語熱」正在世界各國延燒,學中文成為一種時髦和流行,到大陸學中文的人數,更是成倍增長。許多外國人選擇到大陸學中文,並藉機了解大陸情況,累積「中國經驗」,做為他們未來工作的重要資歷。

據中共官方統計,一九九六年在大陸學中文的外國留學生有四萬一千二百人,二○○二年增加到八萬五千八百人,二○○四年則達四十萬人。中共官方於一九九年正式實施「漢語托福」考試,推出時報考人數寥寥無幾,到二○○四年時,報考人數已超過十萬人。

目前,日本和南韓是學中文人數最多的國家,日本約兩百萬人在學中文,相對地,日本和南韓學生也是到大陸學中文人數最多的;其次是東南亞地區,學習中文人數有一百六十萬人。

在歐洲,法國有近三萬人學中文,居歐洲首位;德國則於二○○四年首次將中文納入一些地區中學會考的科目。在美國,中文已成為學習人數增長最快的外語。

來自南韓的趙廷元,在北京學習一年中文後,現在是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的研究生。他直率地表示,學中文是為了更具競爭力。他說,現在大陸和南韓的政治和經貿關係十分密切,更容易找到工作,許多在大陸的南韓企業喜歡用在大陸留學的南韓人,所以,到北京留學、學中文,有很多優勢。

趙廷元說,他知道台灣政府對南韓學生到台灣學中文或留學有「補助」,而且台灣生活環境也較舒適、便利,在北京或台北學中文,各有特點。不過,考慮到增加對大陸的了解和南韓企業需要人才,他選擇到北京學習。

因工作因素到北京學中文,似乎是在北京學中文的老外們共同的現象。來自日本的記者松村圭,在北京一家私人學校學中文才一個月。他表示,公司為規劃二○○八年北京奧運的採訪工作,派他到北京學中文和生活,他將在北京待三年半,一直到奧運結束。

松村圭沒去過台灣,也沒想過到台灣學中文,對於北京的生活,他覺得還方便,除了空氣不乾淨和交通堵塞很嚴重外,沒有什麼不適應的地方。

促使外國人成群結隊地到大陸學中文的「漢語熱」,除了大陸經濟發展因素外,中共官方在背後推動,也有一定影響。中共官方認為,中文成為世界強勢語言,是中共在世界崛起和強大的重要象徵,因此不惜以每年兩億元人民幣,在全球推廣中文。這些舉措包括在全世界建立一百所孔子學院,培訓當地漢語老師等,企圖透過「漢語戰略」,將中文塑造成世界強勢語言。

中文一旦成為世界共通語言,中共可減少國際交往中接受其他語言所付出的代價;同時,還可透過語言力量,加強文化認同感,將中華文化推向世界。

除政治目標外,推廣中文,發展中文市場也具經濟意涵。中共評估,以全世界學習漢語的人數幾千萬來計算,如果每個人的學費為一千元人民幣估算,中文培訓市場可達到幾百億元的規模,可為大陸帶不少的經濟收益。

漢語熱》中文教學 台灣經驗不吃香

 

 

 

 


台灣的中華語文研習所創辦人何景賢,因發明學習效果超強的中文學習法,吸引很多外國人來台學中文。
記者王雪美/攝影

 

 

 

 

【本報記者王雪美、李名揚】

大陸崛起,「漢語熱」席捲世界,據估計,全球約有三千萬人在學中文,華語師資,需人孔急;台灣和大陸,是華語教師主要輸出國。而在大陸經濟尚未起飛前,台灣曾經獨占全球中文教學市場二十年。

一九五九年,台灣民營的語文中心酖中華語文研習所(簡稱TLI),因為創辦人、同時也是語言學博士的何景賢,將「耶魯拼音」再改良,並發明一套學習效果超強的中文學習法,讓外國人上課一個月(每天四小時),基本的中文會話就可上口;上正規班一年,一天六小時,聽說讀寫就有相當程度,從此開啟台灣在中文教學市場的輝煌時代。

一九五九年開始,美國國務院只要有外交官等政府官員要學中文,都派到台北的TLI,直到一九七九年中美斷交為止。一九六三年,美國哈佛、耶魯、史丹佛等八所知名大學,為培訓校內研究中文的菁英而設立的「史丹佛中心」在台大設立,直到一九九七年,史丹佛中心才遷至北京清華大學。

紐約時報記者紀思道曾在台北苦學中文一年,而後被派到北京採訪六四天安門事件,還因此獲得美國新聞界最高榮譽普立茲獎。就連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的私人中文老師,也是台灣人。

現在學中文流行到大陸,台灣因累積豐富的教學經驗,仍能在中文教學市場占有一席之地。以TLI為例,跟著顧客走,哪埵鳥ル矷A就到哪媔}分校,不只在紐約、舊金山、東京設分校,還與大陸各地的語言中心合作,進駐北京、上海、天津、深圳、蘇州等地,和大陸當地業者短兵相接。

台灣如何從全球漢語熱中受益?據教育部的統計,前年十七所大學的華語中心,有六千兩百多名外國人學中文,去年提高兩成,達七千六百多人,但和全球的學習中文人口相較,數字還是太低。

台灣的中文教學業者說,台灣遲遲無法和對岸三通,外商紛紛撤離,加上政局不穩定,都降低來台學習中文的人數。師大國語中心也說,中共試射飛彈那次,學生一下子就少了一半。而且法令規定,來台學中文的外國學生,最多只能停留兩年;這些政策障礙,加上台灣去中國化,都影響外國人來台學習中文的意願,使華語老師向外發展的機會,多過國內的就業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