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8.29  中國時報      南方朔
政治怎麼搞到如此「夭壽」

  稍微有點剩餘良知和剩餘判斷力的人,都會心知肚明的預感到,今天的台灣,豈只是「風不調,雨不順;國不泰,民不安」而已。此刻的台灣,事實上早已淪為一個「妖獸」(夭壽)之島。愈來愈多的荒唐離譜,愈來愈多的人性墮落與社會沉淪,當然還有愈來愈多的絕望與憤怒,從現在起,已注定將成為台灣的背景音樂,把這個島嶼拖向不可知的未來。

  而這樣的走向,其實也不是甚麼意外。當一個政治體制被一群內心充滿了憤恨,而後把這種憤恨轉化成自鳴正義,因而將人間基本的義理,基本的倫理規範完全踩在腳下,在萬能權力的掩護下可以為所欲為,並認為自己再怎麼做也永遠政治正確,甚至還可靠著如簧之舌,把錯說成對,把黑扯成白,這時候,台灣就再也不可能做出任何一件對的事情來。台灣的妖獸化從政治的夭壽化開始。

  荒誕野蠻劇 接二連三上演

  因此,最近這段期間,台灣的荒誕野蠻劇,以不可思議的密集程度,一個接一個上演,從外面下大雨,桃園反而大停水;把南亞大海嘯所募得之四億餘元「暗槓」了八個月,如果不是被社福團體揭發,不知道還會「暗槓」到甚麼時候和甚麼程度;高雄捷運以無比囂張的手法搞官商勾結,在朋分利益之下,最後以反人道的方式對待泰勞,因而引發全球僅見的外勞暴動,喧騰海外;而為了炮製「政績」,一個雪山隧道,居然可以「貫通」六次,而最新的「貫通」居然是替阿扁搭了一條花費一百五十萬,只用一次的便橋;而國家律師考試的出題,更讓人到了簡直「夫復何言」的程度;至於台企銀員工的示威遊行,已替中上白領階級的走上街頭做了預演。……所有這些事情,都非單一的孤立事件,而是台灣持續沉淪的表面化。這些事情不可能到此為止,更多更大的濫權、貪瀆、無能、腐化,以及憤怒,必將繼續的出現。這些事情在任何及格的民主社會皆不可能出現,因而它密集的在台灣一再發生,已意味著台灣已加速倒退回到了第三世界的程度。往後台灣如果還敢說自己是「自由民主」、「人權立國」、「進步現代」,恐怕已不僅自己心虛,別人大概也會側目掩嘴而笑了。

  而這種現象的出現,其實是有許多道理可講的。近代討論人類總體文明進步最有成就的德裔英國思想家艾利亞斯(Nobert Elias,1897-1970)早就指出過,人類的進步,主要是靠著對「骯髒」、「醜陋」和「垃圾」的覺悟。這種覺悟,使得人們在衣、食、住、行等方面逐漸品質提升;當人們覺悟到某種行為、作法,甚或語言形同「骯髒」、「醜陋」、「垃圾」,人的公共品質,甚至政治法律,也才會更趨進步合理。

  把憤恨合理化 使權力極大化

  但可悲的是,近年來的台灣,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我們的政治人物及其外圍,都充滿了憤恨,並以憤恨合理化自鳴正義,於是自我的極大化即告出現,而自我的極大化其實也就是權力的極大化。他們的起點是憤恨而不是道德,因而遂使得台灣的政治成了一種對「骯髒」、「醜陋」、「垃圾」毫無自覺的政治。於是,一切的不擇手段也就成了新的常態。台灣因而整個的被掩埋到了「骯髒」、「醜陋」、「垃圾」中。

  因此,今天發生在台灣的這些事,如果是別的政黨執政,我們想都不必想,一定會鬧得天天都在搞群眾示威運動,因為所有的這些事都是黑金特權,以及不愛台灣的證明;而且可以保證,相關的官署,從考試院、新聞局、經濟部、財政部,到高雄市政府,都會擠滿要這個辭職、那個滾蛋的示威人潮。但到了今天,所有的這些事都發生在自己治下。這是舉世所無的雙種標準,由這些事情,也等於證明了當今的台灣政治,其實和民主、進步、自由毫無關係,而只和權力有關,因而才會造成政權的改變不但無益於社會和政治的進步,反而是加速了台灣的向下沉淪。

  最近發生在台灣的這些事,可以說已到了權力濫用的極致。將近兩千億台幣的捷運,就在官商勾結下相互間私相授受,甚至連泰勞一點點小錢也都被列為剝削的對象,他們的操守與人權標準已可概見,而像「暗槓」海嘯救助的善款,則是連人道這樣的名目都已被拿來當做權力的工具。有了權力即可為所欲為,因而台灣的「去專業化」早已日益明顯,當政治新貴的外行來領導內行,無論治水、管銀行、管工程的隧道或者管國家的考試,又怎麼可能愈搞愈好?近年來,台灣為了籠絡財團,打造新的金錢權力基礎,在「金融改革」的名目下賤賣國家資源,俾形成新的共生體,稍早前的十萬農漁民上街只是徵兆。現在的台企銀遊行示威則是進一步發展。新的金權已成了台灣經濟敗壞的隱憂。尤其是國家律師考師,更是「去專業化」最大的鬧劇,由充滿了被迫害妄想,因而更加意識形態化,事實上則是無論哪一點都極可疑的人來典試,台灣的考試制度要不崩潰也難。

  因此,今天的台灣,我們都已活在「骯髒」、「醜陋」、「垃圾」中。所有的一切,從法律、金錢、考試、工程,甚至人道的名目,都在為權力服務。權力已肆無忌憚,既無羞恥心,也對外界的物議不加理會。而政治會被搞到這樣的地步,則無疑的和那一群人的詭辯能力特別優秀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當辯論術缺乏美德 即成廢物

  因此,今年國家律師考試以「律師性格和國家領導」為題,這實在是個好的作文題目。因為,早在紀元前,古羅馬的傑出演講家和政治家西塞祿(Marcus Cicero BC.106-44)就已有了標準答案。西塞祿親眼看到了他那個時代受過辯論訓練,因而嘴巴已特別發達,但對道德與義務卻絲毫沒有自覺的人帶來了很多災難,因而到了後來,這位一代演講家遂特別指出,說話的嘴必須用良知的心來做為基礎,否則,就會成為沒有羞恥心的善辯之徒。因而他遂指出: ─「當辯論術缺乏了美德,它即成了廢物。而被卑劣者使用,而替國家帶來可怕的災難。

  用西塞祿的話,最近這段期間,出了如此之多可怕的貪腐濫權之事後,他們的詭辯與狡賴,毋寧更值得研究。

  例如,南亞海嘯募款被「暗槓」起來之事。沒有一個人為此道歉,承認錯誤,也沒有任何人對此做出交代。而只是指責審計部有「政治陰謀」;到了最後,草草撥出幾千萬,即說證明清白,並歪纏的把市政府拖下水。它的整個危機處理模式,充斥著陰險、狡詐、胡賴、歪纏、惡人反告狀等低劣的品質,人都是父母養的,台灣是發生了甚麼事,會把人子的品質變到了這樣的程度?

    例如,高雄捷運泰勞暴動所掀出的重大弊端,換了任何國家,都足以讓一個政府倒台。但在台灣,所有的這一切都無人聞問,無人負責,似乎只靠著和華磐解約,問題就消失了一樣。幾個主要當事嫌疑人,則一味的忽焉如此,忽焉如彼的發著假誓,如此一個天地不容的大弊案,儼然和去廟裡砍雞頭一樣,不見檢調主動查辦,不見義憤出現,只是在言辭裡空轉。台灣已變成了一切皆可為的地方,反正負責人藉機出國,似乎就一切都可蓋過,這已是權力張狂的極致了。

  而雪山隧道六次貫通,一百五十萬搭座只用了一次的便橋,施工單位辯說「這個錢施工單位會自行吸收」,但這是他們每個人自己掏腰包出的錢嗎?當然不可能是,那麼「吸收」也者,不過是轉個彎,又讓百姓埋單罷了。「自行吸收」,這是多麼漂亮的詭辯術啊!再例如,律師考試的可怕權力濫用,他們更詭辯的說,出題不管怎麼樣,改考卷會公正的啦,有人會相信嗎?

  是非對錯消失 變成「妖獸之島」

  因此,今天的台灣,有些人敢於如此張狂的濫用權力,敢於如此肆無忌憚的官商勾結,其實是有所恃的,而他們所依靠的就是那張嘴。那是一張張圓滑如油,無論甚麼樣的話都講得出來的嘴,胡扯歪纏,東閃西躲,變來變去,當一切都使不上力,最後還可祭出「陰謀打壓」這個萬靈丹─因為它已巧妙的把是非對錯的問題一下子全都掩蓋住了,變成了立場問題,既然是立場,當然再大的貪腐濫權,也就貪得有理,濫也濫得好像很對一樣。只是他們不知道,當是非對錯已告消失,不再有甚麼行為或事情是「骯髒」、「醜陋」、「垃圾」,甚或「邪惡」,其實也就是骯髒、醜陋、垃圾、邪惡把整個島嶼掩埋起來的時候了!

  此刻的台灣,由於過去幾年的被蛀蝕,由於基礎崩壞所造成的現象,現在已開始大量湧現。最近接二連三出現的這些不可思議的事,只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我們已可預估到,更大的弊端、更大的凶險,都已在前面排好了隊,等著上演,這不是「唱衰台灣」,因為台灣早已被那些人的行為真正的「搞衰」到不行的地步。西塞祿曾經指出過,一個國家要抵擋災難,必須從抵抗政客們胡說八道的語言開始,他的警告對台灣或許才是人們自救的唯一選擇。

  看著台灣變得如此亂七八糟,台灣老一輩的人感慨的說「夭壽哦」,而我看到的,則是這個島嶼已變成了「妖獸之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