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縮小兵

類  型: 家庭動畫冒險片

片  長: 89分鐘

分  級: 普遍級

導  演: 約翰戴維斯

演  員:

 (配音) 茱莉亞羅柏茲、梅莉史翠普、尼可拉斯凱吉、傑克奧斯汀、保羅吉馬蒂、亞倫卡明

 

 

劇情簡介

十歲的盧卡斯尼可(塞克泰勒艾森配音)好可憐,連喘口氣的機會也沒有,最近才跟著家人搬到一座新城市,到現在還沒交到半個朋友,而且一天到晚被他十幾歲的姊姊蒂芬妮煩得要死,爸媽(賴瑞米勒和雪莉歐泰里配音)又忽略了他,只忙著計畫他們週末的結婚週年紀念墨西哥之旅。這時候,他那慈祥又有點瘋瘋癲癲的祖母莫莫(莉莉湯姆林配音),一天到晚想保護家人,對付她在雜貨店的雜誌上看到的外太空異形。

 

更糟糕的是,盧卡斯成了地方上的小流氓史帝夫的頭號目標,千萬百計地找機會欺負他。盧卡斯樂於在他家前院摧毀蟻丘,把他日常生活中的挫敗感,發洩在不可能還手的土堆上,踢、踩、踐踏那些螞蟻,拿園藝用的水管來噴水攻擊牠們。

 

不過,盧卡斯渾然不知,在他腳底下的是「一群不起眼的小螞蟻」的忙碌世界,構成了錯綜複雜的社會,不但有名字,也有不同的關係、責任和情緒。牠們厭煩了苦心建立的家,被破壞王盧卡斯踩得稀巴爛,於是牠們準備好要絕地大反攻了。

 

巫師蟻索克(尼可拉斯凱吉配音)調製已久的魔法藥劑,眼看就要完成了,只要在盧卡斯的巨大人類耳朵裡滴上一小滴,他就會馬上變成像螞蟻那麼小,然後被押進地底的蟻丘裡,準備接受審判。

 

螞蟻議會的議長(里卡多蒙塔邦配音)宣判,盧卡斯犯了「對蟻群不利的罪刑」,睿智的蟻后(梅莉史翠普配音),當下則判決他和螞蟻生活在一起,學習螞蟻的生活方式,藉此重獲自由,於是盧卡斯頓時陷入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方,生氣蓬勃又危機四伏,這是他從來沒有注意過的,甚至連作夢也想像不到,就這樣展開了千載難逢的冒險之旅。

 

愛的啟程 尋根之旅 –尋找幸福的起點

親情是無論任何年齡的子女,永遠都是滋養生命的「臍帶」!

影片介紹(英文名-- The Italian義大利人)

     六歲大的凡亞松賽夫住在孤兒院裡,即將被一對義大利夫婦所收養,所以院童們都叫他「小義大利佬」,羨慕他即將在地中海陽光下,大吃巧克力、冰淇淋,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然而有一天,一個婦人到訪,她表示終於有能力帶回她的孩子撫養,然而她的小孩早就被外國人領養走了,院長無情地痛斥她、趕走她,只有小凡亞好心地跟這個無助的婦人聊天。然而當天晚上,他聽到再也要不回親生兒子的婦人選擇在車站臥軌自殺。當噩耗傳到兒童之家,這讓小凡亞驚覺到,如果有一天親生媽媽跑來找他,他卻不在,怎麼辦?眼看到義大利的日子漸漸逼近,等不及親生母親來帶走他,他決定自己去尋找她的母親。
  
為了看懂自己的出生和遷徙證明,為了必要時出走尋母,小凡亞努力地學認字、打工攢錢,最後自己搭上火車,展開尋母之旅。這是一個簡單卻感人肺腑的故事。

二、電影導讀以一電影讀書會分成「劇情理念及佳句、演員演技純熟及心路歷程、攝影畫面及外在景觀、音樂背景鋪陳、創意巧思、時代國情」六方面導讀如下:

■劇情理念

1)呈現了俄羅斯的經濟、社會問題。

2)單親女性或父母無力撫養小孩送孤兒院,但孤兒院裡面黑幕重重--對兒童的欺壓、對青少年行為的放任、對性的濫用,也揭露了人性的貪婪,院方與「人口販子」不當勾結,形成領養制度背後的利益交換。

3)優渥的物質生活和單純的孺慕親情渴望熟輕孰重?說明家庭關愛的與重要。

4)在逆境中,擺脫「自怨自艾、坐以待斃」的性格,而增進「如何克服困難」的能力有志竟成,自己努力在前,棄而不捨,也會「感動和啟動」別人的善念,天助自助者吧!

5)知識能改變命運機會是給有準備的人,要達到理想 必須先了解達成目標的先備能力。

6)導演表示:「在俄羅斯,確實有很多這種,父母仍在,卻讓孩子成為孤兒的不幸悲劇,雖然這種現象背後,都存在著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但我們想在電影反映出這樣一個現實問題,並提醒時下的父母,應該要為孩子的命運和將來負起責任。」

   

 

 

 


 

 

戰場上的小人球

人間福報[家庭電影院]   蘇蘭

原名Mother of Mine的芬蘭電影在台上映時翻譯成【戰場上的小人球】,描述1940年二次大戰期間,九歲的芬蘭孩童艾諾(Eero),在父親戰死沙場後,被無助的母親送至鄰國瑞典去避難。站在艾諾的立場,他就像個小人球,在非常時期不能按自己的意願決定去留:不願去瑞典卻非去不可;終於適應寄養家庭生活放下懸念的母親、願和辛娜媽媽重建新的母子關係時,卻在戰後不得不回芬蘭;戰爭無情、大人無助,孩子得在大人無數個決定與保證下,不斷的適應死別與生離;當每一個約定都破滅,「不會有改變」卻一直在改變的現狀,讓孩子已在這段流離歲月中喪失對人的信任,小小的心願只是「維持現狀不好嗎?」都不能如願。

瑞典農村寄養家庭的物質生活不虞匱乏,但每一盞燈下都有一個故事。亞瑪爸爸和辛娜媽媽有一個中風的爺爺,更有一段不願面對的傷心往事_______辛娜期待到來的難童是個女孩,結果是男孩艾諾,讓她大失所望的負氣回家,收起所有準備好的可愛洋裝,鎖上兒童房,讓艾諾睡沙發______那是因為:他們的獨生女艾琳,六歲時,獨自去海邊淹死了,所以辛娜對艾諾表示:「你可以不上學、可以不餵鵝、就是不可以去海邊」。飽受喪女折磨的辛娜,為此常常精神緊繃、歇斯底里。

艾諾對母親的思念可以到了自己造木筏、要划船回芬蘭的地步。但辛娜媽媽過濾了媽媽捎來的信,直到有天母親寫道要與新歡搬到德國居住,希望艾諾留在瑞典。此信種下了艾諾對母親永不原諒的心結。雖然戰爭結束之後,艾諾回到芬蘭與母重逢,但他的內心一直不與母親對話,六十年之後,在瑞典辛娜媽媽的葬禮上,艾諾打開兩個母親的通信,才發現從未知曉的事實。導演Klaus Haro繼「我很想你」之後,再次由孩子的角度出發、拍攝成片,「我很想你」描述孩子如何學會面對至親[死別]「戰場上的小人球」則是學會適應 [生離]。兩部電影中由同一人扮演極具說服力的母親角色,難得聽到的芬蘭語亦如樂音流瀉,與瑞典語交織成為電影風格配樂外,另一個精采的對話聲音_____並深深體會語言統一的重要,言語不通會隔閡感情、阻礙溝通。二次大戰期間共有七萬名芬蘭孩童被遣送到中立國瑞典,「戰場上的小人球」說的便是這一代現已進入老年的人們,當年被拋來拋去的兒時記憶。


 

當幸福來敲門

: Gabriele Muccino 

威爾史密斯 Will Smith

珊蒂紐頓 Thandie Newton

型: 劇情、傳記

本片根據真實故事改編,可以說是【永不妥協】的男生版。克里斯賈納(威爾史密斯飾)是一位收入拮据的愛家男。儘管他努力幫忙維持整個家庭,他五歲大兒子克里斯多佛(杰登史密斯飾)的媽(珊蒂紐頓飾)卻屈服於持續緊繃的財務壓力。她無法繼續承受,只得心不甘情不願的決定離開。 I
   
成了單親爸爸的克里斯,繼續堅定的運用他所知道的每一種銷售技巧,去尋找一個薪資更優渥的工作。他在一家知名的證券公司找到一個實習缺,雖然這工作沒有薪水,他懷抱著能完成實習並獲得工作和未來的希望所以接受了這個工作。由於沒有財務後盾,克里斯和他兒子很快的就被逐出公寓並被迫睡在庇護所、公車站、洗手間或任何能過夜的地方。

早年的威爾史密斯靠是喜趣和特效取勝,然而,就在2006年作品《當幸福來敲門》中,他向世人証實,他可以不靠特效來吸聚觀眾目光,不靠喜趣來討觀眾歡心,他的戲路不但直追湯姆.漢克斯,演技也有了更上好幾層樓的精進。關鍵在於眼淚…

「男兒有淚不輕彈」不只是一句七言古訓,更是影星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問鼎79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的利器。 早年的威爾.史密斯靠是喜趣和特效取勝,在黑人演員族群中他被塑造成黑人版的湯姆.漢克斯(Tom Hanks),卻一直欠缺等量齊觀的精彩力作,然而,就在2006年作品《當幸福來敲門》(The Pursuit of Happyness)中,他向世人証實,他可以不靠特效來吸聚觀眾目光,不靠喜趣來討觀眾歡心,他的戲路不但直追湯姆.漢克斯,演技也有了更上好幾層樓 的精進。

◎關鍵在於眼淚。

《當幸福來敲門》是根據美國百萬富豪Chris Gardner白手起家的真實故事改編而成的,時間在1980年代初期,Chris把所有的身家都投入了骨質檢測器的直銷生意上,賣得不理想,一家三口就 得挨餓,為此妻子離開他,他和兒子先被租屋房東趕出門,投宿低房租的汽車旅館也照樣付不出房租,露宿廁所一夜後,最後只能投身教會辦理的流民收容所,每天 下午五點前必需排隊報名,否則就連借宿的資格都輪不到了。在這樣艱困的情境下,他一方面演出現代版的《克拉瑪對克拉瑪》(Kramer vs. Kramer)單親老爸傳奇,另一方面則是演出類似《永不妥協》(Erin Brockovich)的奮鬥自強勵志故事,靠著對數字的敏感度和苦學精神,他終於躋身投資公司,從保險銷售的實習生成為投資專家。

電影雖然取名為《當幸福來敲門》,全片卻都是他的不幸人生,真正的幸福時光不到百分之一偏偏這正是全片最重要的美學觀念,把幸福壓抑到最低限度,因此幸福一旦浮現時才會益顯難得,可貴。

張藝謀電影新作【千里走單騎】影帝高倉健,圓張藝謀的夢聯合締造親情感人鉅作

~聽著莫札特的[安魂曲] ,懷想中日合作的動人小品____[千里走單騎],這也是一首安魂曲,只是不以音樂而用旅行和電影來完成~

劇情簡介:高倉健飾演的日本父親高田剛一,長久以來與兒子的關係緊繃,互不往來,直到有天接到媳婦從東京來的電話,才知道兒子罹患癌症,但即使在病危狀況,兒子還是拒見父親,媳婦不忍見高田傷心,將丈夫遠赴中國雲南拍攝儺戲的錄影帶交給公公,希望他能透過這些片段重新認識自己的兒子。錄影帶中,兒子與一位儺戲演員李加民相約要拍他唱「千里走單騎」的戲碼,雖然不明白兒子為何心醉地方戲曲,高田還是決定隻身前往雲南,要完成兒子的心願。 文化差異和語言障礙讓高田的雲南之旅困難重重,拍攝的過程更是頻頻遭受阻撓,種種的不順利,反而讓高田漸漸了解,躲在地方戲劇的背後的兒子,其實有顆痛苦又孤單的心靈。這趟雲南之行,變成高田的心靈之旅。

 幾場叫人難忘的戲:                                                            李加民因從未見過自己的私生子揚揚,被人取笑、跟人打架而入獄,面對要在獄中唱[千里走單騎]卻因思子心切不能自己,面具摘下淚流滿面;                                高田經由電視畫面播出他入深山探望揚揚的相片,全場獄中服刑的罪犯們,無不留下共鳴的眼淚,人人思想起牆外世界的親人;                                             高田尊重揚揚不願見父親而離開家鄉的決定,獨自離開小村前與揚揚告別,語言不通、年齡差距兩代之遙的祖孫2人哪,卻惺惺相惜你心知我心的溢於言表,真是深具說服力的經典表白方式。揚揚一路追著離去的麵包車,使勁兒的吹著高田在迷路山中時送他的船上鳴笛,用此演奏方式送別他懂事以來唯一待他如父的這個日本陌生人。而高田也以完成這趟旅程,作為獻給他病逝兒子的安魂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