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東籬看【最後的獵人】

   

這電影,讓人心為之鬱鬱,懷為之馳騁。

生活在溫熱帶的我們,尤其是生活在城市裡的人,該去看看這部片子,承受一次冰雪的洗禮。

看這場電影時,男主角那個年輕的印地安人女子,讓我覺得有一種熟悉感,是為甚麼?是因為人種離我們比較近嗎?還是因為男女年齡的懸殊?還是因為生活的情態?還是因為那女子不言的智慧?還是她生命中那種堅毅?還是因為我身邊就有這樣一個人?

她說:「我們雖然覺得自己生活比較自然,但是跟這電影一比,就覺得還差好遠啊!」

她又說:「這電影,讓你的心跟著跑過去。」

看諾曼與妮絲嘉的生活,你會心痛,你會擔心,你會震驚,你會讚嘆,你會驚懼… 但是,你敢嚮往嗎?看完電影,我感到的是「我的靈魂渴望,但我的身體害怕。」

諾曼,不是一個普通的獵人,他是一個自然哲學家。

這部電影,是一部『自然詩篇』。

 

也幸虧有了現代的飛行器,現代的攝影機和現代的攝影技術,不然你永遠看不到這樣遼闊的大地,這樣遼闊的雪景。

人與天地的關係,人在蒼天之下又何其渺小,這渺小的心又可以何其充盈。

我雖然寫了幾點感想,但我的臟腑之間總有一股言不能盡之氣。那是甚麼?是鄉愁?是最原始的鄉愁?是對雪鄉的鄉愁?是對『蠻女』的鄉愁?是對天地萬物的鄉愁?被那鏡頭引發?

 

那鏡頭的本身是一種成就。那大地的本身是一種成就。

 

PS 網站裡有精心製作的文案與活動…

  

最後的獵人 官方網站:http://movie.grouppower.com.tw/trapper/

 

聯絡人:群體•廖茈宴  0933-918-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