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生命的維修師~孤高的手術刀》、《最後十二天的生命旅程

              人間福報[家庭電影院] ~281~  2011.3.26.  蘇蘭

每個人都有可能在不經意當中做了有緣人的生命維修師,一句醍醐灌頂的話、一個靈光乍現的建議、一篇感人肺腑的演說、一首短簡有味的小詩,或者是胡桃鉗的柴可夫斯基、或者是安定手執手術刀醫生的日本老歌女優都春美唱「少女椿戀之花」,前者在《最後十二天的生命旅程》是主角奧斯卡的心靈雞湯,後者在《孤高的手術刀》中陪伴外科醫生當麻鐵彥創造如藝術般完美的手術經驗

更顯著的是,奧斯卡,一個只剩十幾天生命的癌末10歲男孩,不經意的成為到醫院來賣披薩的玫瑰夫人生命的維修師;當麻鐵彥大夫則是病倒的市長與腦死少年生命重生的恩人。前者治療的是「心」,後者醫癒的是「身」。

 

最後十二天的生命旅程

法國鄉間如童話般幽靜美麗的兒童重症醫院,住著身材長寬各一公尺罹貪食症的伊凡(綽號:爆米花)、水腦症的愛因斯坦(因頭是一般人的兩倍大)、心臟功能不全缺氧的藍色佩姬(開刀成功後皮膚才會轉為正常膚色)以及喜歡惡作劇化療無效的癌末病童奧斯卡。電影開始課堂捉弄老師的開場讓人以為是一般的教室,導演一步步帶領觀眾參與另一種「如常」過日子的世界,只是一般人都不熟悉,甚至覺得「病」與「死」離自己還很遙遠,尤其發生在生命才剛發芽的兒童階段。

 

慈祥的爺爺(醫生)、嬌豔的熟女管家(護理長)、聰穎淘氣的小男孩(奧斯卡),一切跟我們周遭的如常環境一樣。奧斯卡的父母悄悄來探訪,與主治醫師的對話,才揭露這世界的殘酷與不同:這是重症兒童醫院不是寄宿學校,奧斯卡對所有治療皆無反應、只能放棄醫治、將不久人世。更糟的是奧斯卡聽見了,卻沒有一個人有勇氣告訴他這個事實、與他一起面對,父母甚至悄悄離開醫院不敢見他。自此,奧斯卡拒絕與任何人說話,被放棄的他也選擇放棄自己與世界。

直到奧斯卡在醫院的走廊上,撞到了一位手提外送披薩、身穿玫瑰紅衣、滿口直言粗話的中年婦人,奧斯卡:「撞到妳是因我沒看見妳!」「穿成這樣你還看不見我?」這段不打不相識的過程拍得精采,玫瑰女士半推半就走進奧斯卡的世界變得理所當然,以醫院訂購披薩交換「陪伴不跟其他人說話的奧斯卡生命最後十二天的旅程」。

 

「每過一天,就等於走過十年」,過氣的摔角女選手玫瑰女士用此說服奧斯卡走「完」一生,可以的話,還可以走得精緻走得「好」。奧斯卡:「也就是說,到第十二天時,我就一百二十歲囉?」越老越要能享受人生,這是不是很棒呢?他們彼此用無比的想像力與實際的行動,真的走過奧斯卡開始懂事卻還不能承受苦難的15歲、永遠不會累的18歲、情竇初開勇敢面對感情問題的20歲、充滿恐懼與責任的30歲、中年危機40聖誕節教堂談「要能分辨心靈與生理的苦痛」、「相信聖誕老人與相信上帝是兩回事」、「每天許一個願望說出自己所嚮往的」、「一天一願是不是比一生三願更好?」將願望寫下用氣球寄給上帝都言簡意賅的點出人一生該經歷的重要過程:愛情、友誼、信任、飛翔….。最後的十二天,奧斯卡並不孤單。

 

「無論妳變成甚麼顏色,我都愛妳!」藍色佩姬開完刀,奧斯卡在病榻前老成持重對還昏迷未醒的她所說,讓人份外感動;佩姬出院時奧斯卡必得經歷人生另一種失去---生離,也是導演在奧斯卡死別前刻意安排的人生課題。

 

「懂事是悲傷的開始。」拒絕接近醫院、病人、喪禮,也拒絕靠近愛、溫柔與感情怕自己受傷的玫瑰女士,在與奧斯卡短短互動的幾天,徹底融化,耶誕夜家人面前的總是酷、到奧斯卡出現後自然流露的溫暖柔情,蜜雪兒拉何琪 Michele Laroque詮釋得十分動人。奧斯卡:「我討厭爸媽,他們怕我!」「不,他們怕的是病!」「他們只喜歡健康的我!」「父母的脆弱來自恐懼---害怕未知與失去

 

這部電影是1985年獲得博士學位的法國知名作家艾瑞克•愛馬紐埃爾•施密特(Eric Emmanuel Schmitt)的第二部電影長片,故事改編自他2002年出版的同名小說。擅寫的導演說故事不成問題,片中活潑的影像元素,如:醫院深夜漂浮的惡魔動畫、玫瑰女士的職業摔角選手記憶水晶球,也顯現「寫而優則導」的實力。

 

孤高的手術刀

是真人真事,現高雄長庚醫院的院長陳肇隆二十七年前擔任基隆長庚醫院外科主任,完成亞洲首例肝臟移植,他與移植團隊的成就,被日本外科醫師作家大鐘稔彥寫入漫畫裡,成為日本家喻戶曉人物。陳肇隆說,民國七十七年,全世界還沒有活肝移植,當年東京大學河源崎教授到台灣與他進行動物實驗;兩年後,日本肝臟移植名醫幕內雅敏,與他在日本信洲大學合作換肝,這名病人也是日本存活最久的換肝人。如今,也是醫生的大鐘稔彥再將他寫入小說《孤高的手術刀》,並改編成電影,藉由自己的真實際遇,提點現今醫界面臨的各種問題,刻劃出醫生單純渴望濟世救人的心理,並且敘述醫者的道德良知會如何改變周遭的環境。

 

《孤高手術刀》第一人稱是由當初支持當麻醫生的護士留下的日記,被他剛當上菜鳥醫生的兒子發現,他隨著日記回溯20年前的點滴。日記中記錄了當年當麻醫生秉持醫德行醫的點點滴滴。影片的肝臟移植手術與多個外科手術場面,日本順天堂大學醫學部肝膽胰外科的川崎教授團隊,親臨現場指導拍攝。導演成島出堅持手術部位的內臟都要入鏡,事先畫好無數分鏡,不斷重複捕捉最好的角度,連醫師手術前刷手的過程都巨細靡遺的專業演出,讓所有手術室禁地外的家屬或在手術室中總是昏睡狀態的病人們,都能一窺如何被醫治被對待。

 

我們現在之所以能存在而且是當下這樣的存在,必然源於某個生命中重要的人。有時我們是病人奧斯卡、有時是家屬親友玫瑰女士、有時是當麻醫生,站在不同的角度立場,我們受惠於不同的生命維修師,也珍惜扮演他人生命維修師的機緣,一切都感恩!

《最後十二天的生命旅程》Oscar and the Lady in Pinkhttp://www.wildbunch-distribution.com/site/oscardamerose/[天馬行空]4.22上映

《孤高手術刀                     孤高のメスhttp://www.zeusfilm.com/scalpel/presskit.rar[雷公]

影展訊息:青春創意的第二屆金馬奇幻影展》將於41~17日在台北新竹兩地展開.相關資訊可上小金馬影展網站查詢~http://www.ghfff.org.tw/home.aspx [2011.3.22.2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