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時光 觀後

幸福是當你全心付出的愛人,你將發覺你是被其所愛包圍的。
       
前兩天沾友人的光,陪同參加了電影“被遺忘的時光”的試映,看完電影後,心情上真是五味雜陳。有人說天底下最快樂的人,應該是沒有記憶的人;可是在我的眼裡,他們真的快樂嗎?似乎並非如此,他們是掙扎的想要想起那失去了的過去,而他的親人也是無可奈何而哀默。
       
這是個紀錄片,活生生的一群主角在你的眼前與耳邊,告訴你有關於他們的故事,雖然他們知道有人在拍攝著,卻全然不知他們正在電影螢幕中上演著,因為他們多是罹患“阿茲海默症”的長者,而他們的腦中記憶體已全被病毒給“Delete”了,僅存的只是些許絲絲片段而破碎的遺影。影片的啟幕是在軍人公墓的場景,一位已故陸軍上校的遺孀張老太太詢問她的女兒為誰掃墓?她的腦中已然遺忘了過往。跟著場景帶進了“失智老人療養院”,陸陸續續的帶出因腦血栓手術而失憶的原住民“水妹”,她遺忘了過去,卻念念不忘她的原生故鄉花蓮“西林村”,她想回家。“尹伯伯”一位腦中依然杯弓蛇影記憶著1949年為匪所害的過去,口中不時還叨念著台北是中國河南省老家所轄治的城市,心中永遠存在著“共匪是無所不在的”。他是由河南老家經甘肅、新疆翻越喜瑪拉雅山脈到印度,千里迢迢飄洋過海到台灣。“阿良”一位台南土生土長的蕃薯仔,曾經家暴於家人,讓他的妻子難以釋懷陰影猶存。片中幾位主角與看護人員抑或他的親人之間的對話和互動,常因風馬牛不相及而讓人莞爾一笑,卻也反應了那讓人無可奈何的一面,幾分無奈,幾分傷感!
       
對於“阿茲海默症”,我也是身有所感受的,因為家父生前也似乎曾罹患此症,尤其當醫生在檢測他記憶力,那種簡單易答的問題逐一提出,簡直有點污辱他的感覺。(家父是台大外文畢業,可同步口譯英日語,70歲從日商三菱工程顧問退休。),而當時父親還曾故意用日語或英語回答做另類的抗議。可是事出必有因,我也認為家父確是罹患輕微“阿茲海默症”,畢竟在與父親的談話中,為人子女的我還是感受得到的。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真是掛在嘴邊的話,而實實在在做到的可有多少?現在都會男女因為工作牽絆著,而因此無法陪侍在側,便將此重責大任托付給阿姨外傭們。但是並非人人都可如此,尤其對於家徒四壁捉襟見肘的人呢?我們一生数十載辛勞掙錢納稅,可當我們在如風中殘燭之年,國家的老年安寧終老福利政策何在?何以揮霍無度的辦理“花博”,而耳失聰双目盲的看不見聽不到弱勢族群的所在?而為人子女的我們,是不是也應該反思自我在行有餘力之時,陪陪很想和我們說說話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