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時光

THE LONG GOODBYE

 

 

金馬獎導演  楊力州  最新力作

 

一群被困在時間河流裡的長者

繼「明日的記憶」後 最溫暖動人的生命詩篇

本片收益將全數投入失智症老人照護工作

1 1 / 2 6  記得我愛你

電影簡介                                                         

 

導演 楊力州│類型 公益、社會關懷、家庭│片長 107分鐘│級數 普遍級

電影部落格http://longgoodbye.pixnet.net/blog臉書粉絲團 www.facebook.com/thelonggoodbye

發行 穀得電影有限公司

繼《奇蹟的夏天》、《征服北極》之後,金馬獎導演楊力州最新動人力作。他們是一群困在時間河流裡的長者,深受失智症的困擾纏身,記憶中的歲月點滴,如今只留下泛黃照片上的陌生影像。在記憶緩慢歸零的過程裡,在家人的細心陪伴下,他們用愛找回記憶的缺口,這段生命中最漫長的告別,只為了讓你記得,愛,永遠都在

 

 

 

 

 

公益團體票包場 請洽 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會

鄧先生 (02)2332-0992 / 0915-367522 / john.bali.bong@gmail.com

 

故事大綱                                                         

錯置的情感、替換的時空、拼貼的記憶

到不了,回不去,卻也忘不了

清明時分整齊的國軍公墓,家人帶著鮮花素果準備祭拜,手拿一柱香的景珍,有點不知所措,女兒小潔說:「媽,燒個香吧,告訴他你來看他了。」景珍跪倒在墓前哭著:「我的媽媽阿,你走了我好難過阿…」「媽媽你看清楚點,是爸爸張國棟阿」景珍抬頭看了墓碑上的字:「哎呀~張國棟阿,你居然先走,丟下我不管,怎麼這麼狠心…」下著毛毛雨的天氣,景珍陷在親人離去的哀傷情緒泥沼中,下次來到墓園,這樣的遺忘,而這樣的憶起,又會一再重演。

 

站在鏡子前面卻認不得鏡子裡反射的那張臉,為什麼印象中25歲的模樣卻是滿佈皺紋呢?端正為坐的王老師以為我們拿的攝影機是在給她照相,一動也不敢動,攝影師做出手勢「老師照好了,你可以動了」王老師叮嚀:「你要記得給我一張相片,我要寄給60歲在太原的爸爸」已經高齡90歲的王老師,念念不忘要寄一張自己的照片給親愛的父親,讓他知道自己一切平安,時間似乎就這麼凝結在年輕時候的王老師…

 

這是在這一年的紀錄過程中,一再出現的畫面。這是一部關於紀錄「遺忘」的故事,關於錯置的情感、拼貼的記憶。

 

 

認識失智症                                                         

2009年全世界失智症人口近3500萬人,且2050年預估將高達1億人。失智症是一種最公平的疾病,無論人種、貧富貴賤,65歲以上患病的機率高達5%,80歲以上更是高達20%,失智症已成為廿一世紀全球重要健康議題。在台灣,失智老人正因高度老齡化而快速增加,醫療研究指出目前應已超過15萬人患有失智症,但內政部調查顯示目前仍有80%的失智症長輩隱藏於社區中未被發現,失智的發病情況常常會被誤以為是老年人正常的老化現象,而錯失了就醫的黃金時間,使得失智症無法早期發現早期治療。如何讓社會大眾意識到失智症、關懷失智症,並以正確的照護理念照顧、尊重失智症長輩,已經是「憶不容遲!No Time To Lose!」的工作。

 

 

 

 

 

 

導演簡介                                                          

國立台南藝術大學音像紀錄研究所。1999年《我愛(080)》獲日本山形國際紀錄片評審團特別推薦獎,2001年《老西門》獲文建會紀錄影帶獎首獎,2003年《新宿駅,東口以東》獲金鐘獎非戲劇類最佳導演,2006年《奇蹟的夏天》獲金馬獎最佳紀錄片,2007年《水蜜桃阿嬤》在全國19家電視台聯播,2008年《征服北極》獲邀為金馬國際影展閉幕片。

 

 

 

 

 

 

 

 

 

導演的話

與朋友聊到我正在拍攝關於失智老人的紀錄片時他沉默了許久然後說:「這是我們的故事。」是的,這不是別人的故事,也不是遙遠且與我們的生命無關。我們都會變老,也都會生病,老及病都是公平的,它不會因為學歷、經濟能力而選擇來與不來。當我拿起攝影機面對老及病的確是一股莫大的壓力,但是長達二年的拍攝期間,鏡頭卻帶著我穿透了老病的表象,它讓我看到了生命本質的喜悅及感動。這是一部面對年老生命的紀錄片,卻非常甘美,雖會輕輕拭淚卻也會因為老人家的可愛而大笑不已,而生命不就是一場笑淚交織的故事嗎!

 

幕後花絮訪問                                                         

【被遺忘的時光】導演 楊力州 V.S 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會執行長鄧世雄

Q:當初基金會為什麼會想到以紀錄片的方式來推廣失智老人的照護?

執行長:透過這部電影我們可以看到失智老人的症狀、家屬們的焦慮無助,也可以看到老人家跟家屬之間親情的互動。這些內容如果透過書寫或是口頭講述是無法那麼直接表達的,這種真實而感同身受的感覺,只有電影才做得到。而紀錄片更難能可貴是所有的內容真實的故事,不是演員表演出來的。能夠在台灣就地取材拍攝,對我們來說也具有很大的意義。在醫療方面,無論是老人或是小孩的照顧,很重要的一點是本土化。同樣是照顧一個老人,適合歐洲的方式跟適合台灣的方式一定不同。尤其是當觀眾看到影片中是熟悉的環境,比較容易產生深度的認同感以及聯想。東西方的家庭結構很不同,在西方,長輩可能會自己打理退休的生活,或是住在養護中心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台灣,周遭的人群可能就會有不同的反應。

當觀眾看完這部電影,也可以重新思考,將一位極需要被照護的長輩送到優良的看護機構,能不能也算是孝順的表現呢?這其實是個極大的觀念突破。生了病的失智老人不應該是藏在家媕Y,與世隔絕,好像很丟臉、見不得人的事情。這樣的話,長輩像是被坐監獄一樣,無法得到該有的治療,家屬自己也會被困住,一切的苦悶只能自己吞。一個良好的養護中心,除了提供適切有效的照護外,也可以分攤家屬在照護上的困難和心理壓力,俗話講,久病床前無孝子,當機構能夠去分擔照顧者的責任時,家屬反而能在身心穩定的狀態下,可以和自己的父母或長輩保持良好的互動,可貴的親情也可繼續維繫。我們希望【被遺忘的時光】透過影像的力量可以將這樣的概念遠遠地傳播出去。

Q:【被遺忘的時光】這個片名本身有特殊的意義嗎?

導演:片名是某位工作人員的突發奇想,在某程度上,【被遺忘的時光】也成了一把解謎的鑰匙。當我去面對這個非常難以建立的故事時,發現如同這片名所說的,這部影片講述的內容不是那一段被遺忘的時光,而是這群長輩他們正在遺忘的這一段時光。拍攝過程當中,孩子們在訴說關於他們的父母,怎麼樣怎麼樣,那段時光其實是被老人忘記的。反而在拍攝過程中,孩子們透過拍攝,透過回憶那一段被遺忘的時光,才慢慢認識他們的父母。

【被遺忘的時光】是我這輩子拍過最難的紀錄片,但是我們找到可以超越故事的關鍵點,就是紀錄片不見得只講故事啊!它可以超越故事去經營出生命的感動,那段被遺忘的時光是什麼,細節是什麼,都沒有那麼重要了,真正重要的是那把鑰匙打開了一道門,讓他們彼此因為原諒而產生愛、因為理解而產生愛。

Q:【被遺忘的時光】重點雖然在探討失智症,但是卻也是一部重要的生命教育電影。

導演:這是一部喜劇收場的電影,每位長輩跟家人們最後都能自在地面對,但要做到喜劇收場得要有條件的。當我們去思考如何給父母最好的照顧,不盡然是放在家裡,尤其是像失智老人,或其他的重症及長期慢性病患,他們需要的其實是更有尊嚴的生活。

雖然整部影片的重心在失智症,可是我個人認為,每個觀眾看到這部電影,都會得到不一樣的理解。譬如說,家裡有失智症的家屬,因為這部電影,他可能獲得一種新的溝通和照顧的方式,或者他能感受到「原來在這個世界上有人跟我一樣。原來我不孤單。」而還沒有面對照顧病患辛苦的人,也有機會找到能夠去釋懷,體諒別人的態度。也可能有些觀眾穿越關於疾病的層次,看到的是子女跟父母之間的關係維繫,尤其當身邊的父母逐漸衰老,在人生的最後一段路,子女該準備的態度。

 

 

媒體聯絡:王  師 0975-391-282 stevewang0918@gmail.com

行銷企劃:洪平珊 0912-466-868 smallgood0924@gmail.com

          吳慧玲 0918-151-325 kellywu0317@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