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愛不成___陪妳到最後被遺忘的時光

             人間福報[家庭電影院] ~273~  2010.11.27.  蘇蘭

 常常有人會問:「如果這是生命的最後一天,你會做甚麼?」真正認真想過這問題的請舉手!

意外發生時,來不及想;健康如常時,等一下再想;通常不能不面對而思考的,多是重病,而且,不是一下就亡故的那種,例如:失智的開始,例如:你被宣判得了癌症。

本周上映兩部南轅北轍的電影,都教我們觀影同時提前正視這個問題。

 

陪妳到最後A Woman Goes To The Docto

來自荷蘭的劇情片陪妳到最後[原名stricken],在成功演過《黑書》這部電影的卡莉絲范侯登詮釋下,將一位年輕、美麗、人生無限美好的少婦,從無到有的罹癌治療經過,綱要式的濃縮在2小時的電影劇情中,以其夫史丹第一人稱的方式敘述妻子卡門的堅強受癌---用受癌而非抗癌是因她[或者應說是所有癌友]的不得不---一直到生命最後一天在家安樂死的過程。其中為爭取票房,穿插丈夫為紓壓找尋女友的大篇幅性愛鏡頭,很現實、很商業但也的確增加了本片哀傷基調的好看賣點,手持攝影機、大量特寫鏡頭,雖有些搖晃頭暈但畫面取鏡質感都很美。卡門的白瓷般細緻相較於史丹和女友玫瑰甚至五歲女兒的粗線條,尤其出色。1976年出生的卡莉絲范侯登是荷蘭最受歡迎的女星,在多年前看這本備受爭議、全球暢銷百萬冊的冠軍小說《陪妳到最後》時就愛不釋手,沒想到導演雷奧特烏利曼居然就找她演卡門這個角色,讓她一舉奪下荷蘭林布蘭電影獎最佳女主角的后座。

 

罹癌者多不幸福,即使當事者並不自知,卡門即是一例,外表皮相美好的一切是不是就能如自己所想的:我很美很有自信,所以我能習慣於丈夫長時間的外遇,相信史丹所說:「我能讓女人觸碰我身體的每一處,但心,只保留給卡門。」如她真的待夫寬容、對病堅強,就不會先要離婚、再度罹癌後要求史丹不再背叛、到最後開口「今夜你留下來陪我好嗎?」而丈夫仍拂袖外出…。罹病過程除了身體上的摧折苦痛,最難捱的更是心理上的孤獨,陪伴,是所有愛她的人可以做的。但大多數的人願意空出時間相陪的時候,生命已杳然。

 

你的生命剩下最後一日會做些甚麼,卡門給了你她的答案。慶幸荷蘭有尊重人道的安樂死法律保障,電影道出卡門的決定是在自己大小便失禁的次日;但電療、化療與手術的醫病過程,顯現台灣一流的醫院醫術是更勝於荷蘭的,只是台灣大部分的醫生都被健保逼瘋了耐性、被病人養壞了脾氣;而更多數的病患是沒法有劇中刻意美化的硬體環境和優渥家境,應該說,這已是罹癌能有的最好狀況與待遇了,若有更甚於此的定當感恩。

用幾句話去形容《陪妳到最後》,導演說:「當你能夠面對生命的難題時,你就能夠得到內心的平靜!當你被迫看著惡魔的眼睛時,你就可以體悟愛!」

我們不能決定生命時間長短 卻可以決定自己快樂與否 

關於快樂的事 我願意為你的人生拼湊 陪妳到最後 昇華了溫柔

 

被遺忘的時光THE LONG GOODBYE

~幸福是當你全心付出的愛人,你將發覺你是被其所愛包圍的。~

看過《被遺忘的時光》後,心情上真是五味雜陳。有人說天底下最快樂的人,應該是沒有記憶的人;可是在我的眼裡,他們真的快樂嗎?似乎並非如此,他們是掙扎的想要想起那失去了的過去,親人們也是無可奈何的哀默。
這是個紀錄片,活生生的一群主角在你的眼前與耳邊,告訴你有關於他們的故事,雖然他們知道有人在拍攝著,卻全然不知他們正在電影螢幕中上演著,因為他們多是罹患“阿茲海默症”的長者,而他們的腦中記憶體已全被病毒給“Delete”了,僅存的只是些許絲絲片段而破碎的遺影。影片的啟幕是在軍人公墓的場景,一位已故陸軍上校的遺孀張老太太詢問她的女兒為誰掃墓?她的腦中已然遺忘了過往。跟著場景帶進了“失智老人療養院”,陸陸續續的帶出因腦血栓手術而失憶的原住民“水妹”,她遺忘了過去,卻念念不忘她的原生故鄉花蓮“西林村”,她想回家。“尹伯伯”一位腦中依然杯弓蛇影記憶著1949年為匪所害的過去,口中不時還叨念著台北是中國河南省老家所轄治的城市,心中永遠存在著“共匪是無所不在的”。他是由河南老家經甘肅、新疆翻越喜瑪拉雅山脈到印度,千里迢迢飄洋過海到台灣。“阿良”一位台南土生土長的蕃薯仔,曾經家暴於家人,讓他的妻子難以釋懷陰影猶存。機車伉儷的深情、95歲外國臉孔不搭歲數的嬌羞美女片中幾位主人翁與看護人員抑或他的親人之間的對話和互動,常因風馬牛不相及而讓人莞爾一笑,卻也反應了那讓人無可奈何的一面,幾分無奈,幾分傷感!
對於“阿茲海默症”,康康也感同身受:可同步口譯英日語的家父生前也似乎曾罹患此症,尤其當醫生在檢測他記憶力,那種簡單易答的問題逐一提出,簡直有點污辱他的感覺,當時父親還曾故意用日語或英語回答做另類的抗議。可是事出必有因,我也認為家父確是罹患輕微“阿茲海默症”,畢竟在與父親的談話中,為人子女的我還是感知一二的。『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真是掛在嘴邊的話,而實實在在做到的可有多少?現在都會男女因為工作牽絆著,而因此無法陪侍在側,便將此重責大任託付給阿姨外傭們。但是並非人人都可如此,尤其對於家徒四壁捉襟見肘的人呢?我們一生數十載辛勞掙錢納稅,可當我們在如風中殘燭之年,國家的老年安寧終老福利政策何在?為人子女的我們,也應該反思自我在行有餘力之時,陪陪很想和我們說說話的父母。

黃韻玲唱的主題曲「素描」神準點出觀影者的心聲:

一座一座 綿延的山 一朵一朵 漫步的雲
一雙一雙 深邃眼睛 一分一秒 流逝的生命
一部一部 動人電影 一首一首 流行歌曲
一句一句 甜言蜜語 一段一段 刻骨銘心
一滴一滴 流進沙裡 一步一步 穿梭光影
一遍一遍 重複悲喜 一幕一幕 不捨的別離
一張一張 泛黃記憶 一個一個 中途離席
一片一片 落葉飄零 一閃一閃 不再亮晶晶
都會過去 慢慢忘記
鋼琴唱著 蕭邦的別離  那個夜裡 決定和你一起  電台播送 最愛的旋律 

聽見你說 永遠不要放棄  過了很久 會不會想起  勇敢的你 陪我走過風雨 

多年以後 一樣的天空  再也畫不出想念的彩虹

真正叫人崩潰的是「失去」的凌遲~眼睜睜的看著又不能不接受,失去太多真的經不起,物質放下容易,意義驟逝很痛,無法取代彌補;想起那些憑空消失的以及不曾在意的疾與病;外來之疾易除,由內而生的病難治,怕的冷不是溫度而是傷害。還在還在,青春不在健康不在「我」還在,奮力活下是為?用遺書調整自己的生命時會發現:每個人一生中最想得到的是愛,最想給的也是愛。思索著在生命的末稍,最想做什麼,不讓己含怨?

陪妳到最後A Woman Goes To The Doctorhttp://stricken.pixnet.net  2010.11.22.

被遺忘的時光THE LONG GOODBYEhttp://longgoodbye.pixnet.net/blog[2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