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讓生命完整___唐山大地震、海洋天堂

               人間福報[家庭電影院] ~268~  2010.9.18.  蘇蘭

 人的一生有所不幸,也是幸福的一部分,因為心若在燦爛中死去,愛將於灰燼中重生。

 唐山大地震After Shock

 如果沒那麼長的夜,此刻怎會這麼痛?二十三秒三十二年,讓一生失眠。

 眼角有魚尾的圖案,時間壓彎了軀幹,二十三秒三十二年,月就沒有圓。

 被風吹亂的蠟燭,頂著火焰流淚哭,當挖開記憶那一層土,就像經歷沒有麻醉的手術;

 耳朵塞滿了孤獨,我聽不見幸福,別再用冷漠對待麻木,我還有溫度!

 二十三秒三十年的霧,我呼喚日出

來自大陸馮小剛療傷之作的《唐山大地震》,[強震23秒,餘震32年]---電影海報上的廣告宣傳標語很撼動人心,唐山大地震發生時只有23秒,但在人心之中餘震不只32年。大陸國產電影票房收入已突破人民幣3400萬元,創下首映票房最高記錄。地震時特效表現出當時的兵慌馬亂天地變色,場面驚人,但馮小剛靠觀眾撐腰的秘訣絕非是大場面大製作就足以撐起票房。重點仍在於他善於捉電影素材和人性共鳴的出發點---感同身受的人性描寫。

改編自張翎的短篇小說[餘震],不是真人真事的描寫,卻仍把人性做了最寫實與糾葛難解的描述。在電影處理上,馮小剛是手下留情的,若照小說如實拍攝,我懷疑有多少人想看這樣的電影,電影的主角的故事已夠傷心傷懷,小說的主角則到了慘無人道的地步。

先從電影談起,時空安排在1976年7月28日的唐山大地震做起點,住在唐山的李元妮一家人---丈夫和大女兒方登與小兒子方達,地震時,老公死了,為了救兒子,李元妮放棄女兒,而兒子失去了一條手臂活下來。沒想到女兒卻意外地死裡逃生,還被一對解放軍夫妻收養,時間流逝,方登上了醫學院,方達也闖出了名堂。李元妮則始終活在死去丈夫跟女兒的陰影下,就算有男人追求,她也無動於衷。二三十年後,方登遠嫁加拿大,有個女兒,方達也娶了妻,生了兩個兒子。而方登因為母親當年選擇救弟弟,而無法釋懷,2008年川震改變了這一切,32年的家破人亡,如何在兩場天災人禍中重新找到受傷後復原的能力?

馮小剛的手筆是美化的,造成全片最大衝突點的[地震搶救],寫實的呈現兩難抉擇,當地震震垮了房屋,壓在石塊下的兩邊都是親骨肉,該如何去救? 救了姐姐就失去弟弟,反之亦然。所以片中姐姐劫後餘生與家人離散後,回想當時,只聽到媽媽說----救弟弟。身為人子,誰能被這樣捨棄? 誰可接受母親不愛自己? 而遺棄者又如何痛苦呢?  宛如史詩大片般的格局,說的是小小家庭的故事,感動人的不是地震如何慘烈,感動人的是平凡如你我的親子真情。電影用了弟弟的兩個小孩的小名[點點],作為療傷的安慰,當媽媽對女兒下跪懺悔,當女兒聽見媽媽喊著最愛孫子的小名,跟自己的小名一樣,誤解可以釋懷,傷痛因32年的想念而能痊癒,沒有人有錯,天災之前,大地無情,而人情才能撫慰人心。

回到小說的部份,則加重了悲劇的力道,看完電影再看小說,真的無損彼此的價值。如果說電影意圖用唐山大地震襯托人性的掙扎與釋懷,那麼小說則同樣在唐山大地震的舞台上,著重敘說女主角[小燈]一生的傷痛復原歷程。電影改編小說而來,時空設定並沒有太大更動----地震發生、劫後餘生、養父養母照顧、遠嫁國外、回國面對,但不同之處在於馮小剛用唐山、四川兩場地震的連結作為關係復原的線索,省略了書中許多更悲慘的情節,他很清楚自己要的不是悲慘故事,他要的是從悲劇裡昇華出的寬恕與原諒。這樣的主軸和小說不謀而合,但在小說裡,會看見的則是受傷後的療癒的過程,主角小燈憂鬱症的心理治療,探索到媽媽不愛自己的傷痛、逃難時的恐怖遭遇(被人腸絆倒)、解放軍養父性侵、老公的外遇、女兒的不諒解,傷痛接踵而來,可以照亮她人的[小燈],在現實風暴中燭影飄搖,心傷未癒又重一成,小說裡的她看心理醫師卻無效,人事日漸蕭條,直到離婚前夕,她回到出生地辦理手續,面對過去,發現能夠釋懷與原諒媽媽時,這一切才能放下。

無情荒地有情天,窺看《唐山大地震》,天災之中,可貴者傷痛處,不外人性,療傷藥萬靈丹,唯獨有愛。小說結尾結得極其疼痛又溫暖---弟弟的雙胞胎女兒在庭院跑來跑去,[小燈]正準備從外頭進門,遠遠聽著媽媽喚著兩個孫女---紀登、念登;知道自己被想念了32年的力道,緩緩的讓傷口結痂,知道有人需要自己、想念自己、掛念不已,就是一帖心藥,學會原諒後,才明白了愛,餘震,才能漸漸平息。

彥達就小說和電影雙雙閱讀過後的對照,譜出了感人至深的心得紀錄,如馮小剛的作品,永遠在最通俗易懂的影像畫面中提出自身對世事的洞悉了悟,總有些簡單卻重要的道理、跨過商業娛樂藉拍攝傳達觀者的內心,所以他的作品永遠和[曲高和寡]楚河漢界。如片尾王菲空靈的聲音緩緩吐出[心經]~ 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一個當年地震的倖存者,站在親人牌位前喃喃自語:「改天我再過來看你。」然後緩緩騎著單車,讓我們跟隨他也跟隨導演的取鏡,看見當年24萬個罹難親人的名字是那樣壯闊悲慟的被記錄著、紀念著,代替了不知道多少個其中的故事,讓生者得以稍稍療傷、繼續生存下去。唐山地震如此、汶川地震如此、我們的921地震或世上任何巨大的天災不都如此?人,因愛而生,即使殘缺的活下來,愛會讓生命更完整!

海洋天堂Ocean Heaven

這是另一部因愛而生的作品。二十二歲的大福(文章飾),是個先天自閉症(片中稱孤獨症)孩子,雖然目光呆滯、肢體動作僵硬,老是重複著別人的話,但在水裡卻異常地靈巧,在家中又總愛把雜物擺得井然有序。大福的單親爸爸王心誠(李連杰飾)在水族館工作,對兒子日夜照料、呵護備至,加上街坊鄰里好友的心懷憐惜,兩父子過的日子還過得下去。

但當心誠被醫生宣告罹患肺癌末期,即將離開人世的他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他的寶貝兒子大福,電影啟幕便是他帶著兒子划船抱石投海,兒子水性好救兩人上了岸,自戕不成心誠忍住心中的傷痛、決定在僅存的時間裡,教會大福如何穿衣服、學習認路、學會如何照顧自己,懂得基本獨立生活,在他離世後能自己活下去

這電影中的李連杰,該是從影以來最溫柔觸動人心非武打動作的演出;演過《走著瞧》跟驢鬥法的新生代小生文章,詮釋身心障礙的大福也是可圈可點;電影本身對相同境遇的家庭有很深的觀照之情。不禁想起數年前我們介紹過的韓國雷同題材《馬拉松小子 》,以及成年自閉症患者的生活《雪季過客》,都是很好的特殊教育教材;對岸的進步,從選擇這個題材拍片,也清楚的看見一日千里的神速!

 康康觀後:“如果有一天,陽光不見了....”,帶著萬般的感慨和傷懷走出戲院。
 
一個即將走完人生旅程單親父親,在醫生宣判“生死狀”後。他在一次錯誤的抉擇,讓他的兒子拉回了現實生活中,他開始努力的在僅剩的最後歲月,教導他那自閉症的兒子,在往後的歲月如何獨立生活,從穿衣從烹食,搭公車和工作。他付出了盡可能的一切和掛念,在最後的一墢土蓋上之前。 人只要有一口氣在,就有著掛念,不會是了無牽掛的。更加讓我難以釋懷的是:那劇情正如陪同我共賞的友人、真實的生命、在如實上演著。雖說人生自古誰無死,但掛念、無奈與遺憾總叫人萬般不捨。
 
我喜歡這齣電影給人的感染,好似讀了一篇短文,淡淡的帶點傷愁。有點像年少時看完“散場電影”後走入人群;一切都過去了,只留下歲月的痕,一杯咖啡一首歌,一個曾經共有的黃昏。

風吹誓言  雨打浪漫  意濟蒼生  情牽天下  無論大災後的生靈亦或大病後的生死,過程中留下的點點滴滴之所以動人心弦,皆因愛竄其間、點燃了勇氣、成就了永恆;愛,讓生命完整!

唐山大地震http://aftershock.hbpictures.com/

海洋天堂http://oceanheaven.pixnet.net/blog 

將於FM96.7環宇電台http://www.turc967.com.tw/週一至週五20:35-21:00[蘭心晚茶]節目中播出                            [共3011字] 201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