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琴聲》動人心

在我的生命中,很快就太遲了—— 莒哈絲.《情人》

愛情的故事,總是似曾相識。

法國電影《夏日琴聲》讓我想起一九九五年紅極ㄧ時的美國電影《麥迪遜之橋》(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該片依據美國暢銷書《廊橋遺夢》改編而成,全球的中年男女好像在一瞬間活了過來,又死了過去,因為中年的浪漫之愛;《夏日琴聲》則是法國的導演史蒂芬布塞將法國作家艾瑞克歐樂戴暢銷小說《夏波小姐》(Mademoiselle Chambon)搬上銀幕,敘說的,同樣是一個偶然的闖入者,引生的一段不倫之戀,在生命中鏤下難忘又刻骨銘心的愛情印記。

男主角是一位泥水匠,女主角則是一位到處流浪的代課教師,原本不會有交集的兩個人,因為在裝訂廠工作的妻子突然受傷,男主角開始擔負起接送小孩放學的責任,意外接觸到雲英未嫁的老師,頓時驚為天人,勾起了天雷地火……。

很簡單的故事,導演卻用很細膩的視覺語言來傳達男女主角心理的轉折起伏,影像的清晰或矇朧,就是內心情緒的變換寫照,在鏡頭的流轉間,顯出飽含著的內斂張力。出現最多的是女主角的背影特寫,鏡頭很近的貼近髮絲,彷彿就是男主角的趨近諦視,充滿著戀慕,久久停留在頸項之間,目光難以移開。一個到處代課、想要穩定下來的代課老師,和一個內心不時心緒湧動的泥水匠擦出火花,愛情沒有道理可說。簡單的故事牽引著觀眾,循著男女主角在理性與非理性的掙扎,以及對愛情的渴望,所產生的情緒和故事張力,讓觀眾一路屏息到最後,想知道故事的終局和主角們最終的選擇。

片中幾個段落是重要的伏筆和轉折︰男主角父代母職去接小孩放學,遇見在教室獨坐的女老師,正輕舒玉臂練習弓法;男主角應老師之邀為學童解說自己的工作內容,煥發的神采,吸引了老師的目光;女老師邀男主角為其換窗戶,男主角工作結束後,卻窺視熟睡中的女教師;女老師勉為其難為男主角演奏小提琴,做為重要媒介的琴弓一拉開,慾念再也壓抑不住,一如樂音奔洩。一再脫出常軌,道德防線終於潰堤,還好,還沒有造成全面混亂……。修理一扇窗戶卻同時打開兩個人的內心,琴弦撥動,撩亂所有壓抑的理智思考,就像山頂上的風狂亂的吹進平靜的小鎮生活,內心澎湃正如風濤。想要出軌的願望,就和想要看見群山之外的世界,一樣強烈。誰才真是那個誘惑者?

妻子在公公的生日宴會上,聽見夏波小姐充滿感情地演奏艾爾加動人的曲子,原本也沉浸在溫情和喜悅中,驀然看見她丈夫眼中滿盈著淚光,注視著女教師,她來回審視,突然明白了:這說明她丈夫何以這段期間的心不在焉,和時而暴怒,這對情人咫呎天涯的傷心珠淚,在艾爾加的「愛的禮讚」甜美感傷的旋律,一起融入清風撩動的明媚夏日,百味雜陳。

片中男主角時而主動寫情書,時而退縮,一直到最終躲在離別的月台下,不敢和情人會合,只靜聽著情人搭乘列車離去,心情一如剛開始趕赴站時的堅毅步伐,到最後的躑躕,在在可以看出男主角內心的天人交戰。電影中,小提琴時而獨奏,時而與鋼琴和鳴,到片尾又回到獨奏,電影用最乾淨細膩的影像與音樂,傳達人生中突如其來的愛情,絲絲入扣,又令人欷噓。始終做為旁觀者的妻子看著似近實遠的丈夫,最終還是提著原本要出走的行李回家,什麼也沒說,轉而話家常,繼續記帳,婚姻生活的苦澀,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愛情是一陣夏日的微風,微風過後,生活又步入常軌,所有沒有說的心情,一如片尾動人的歌詞:

沒有任何夏末
曾經如此美麗過
今年的葡萄藤上
結滿了美味豐碩的果實
而我們也看到燕子們相聚一起
離別時刻雖已來臨
我們卻依然相愛…

如此美麗時分
我們卻互道珍重
如此美妙夜晚
是該盡情享受青春
但當香菸餘煙裊裊升起…
愛情已經遠離
我心停止跳動………

何時妳會與燕子
重新回到我身邊
妳一定會回來…
我的愛,明天見!

愛情的故事,總是似曾相識;愛情的滋味,總是酸甜苦辣,難以忘懷。《夏日琴聲》是一部細緻又動人的電影,心聲琴韻,讓人咀嚼無窮,低迴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