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傷的宿命》清雅愛情小品映照大時代的轉變

  法國導演奧利維耶阿薩亞斯,九年前首度嘗試拍攝古裝史詩大片《感傷的宿命》,最近終於在台上映。雖是遲來的佳作,迷人風情卻絲毫不減。尤其在全球藝術電影質量都日漸式微的當下,更讓人感懷少數導演對於創作孤獨的堅持。正如片中精緻瓷器工廠對於細膩質感的固執追求,《感傷的宿命》片中那種透過人物心境映照大 時代轉變的細心關照,如今在銀幕世界竟也已是鳳毛麟角了。

 三小時史詩大片 輕描淡寫

 《感傷的宿命》的劇情透過法國一個製造瓷器的家族,整整橫跨三十年的歷史,並以艾曼紐琵雅與查爾斯柏林所飾演的一對夫婦,從相識、相愛、結婚並相守到老的感情歷程,見證了從十九世紀末到一次世戰與經濟大蕭條的時代動盪。這種史詩大片不論在好萊塢或華語片都勢必澎湃激昂,到了擅長以小品刻劃現代都會 男女感情關係的阿薩亞斯手中,卻呈現出截然不同的韻味。長達三小時的片長中彷彿印象派畫作般筆調清雅淡薄,許多重要事件甚至都不在鏡頭前發生,觀眾只透過角色後續的反應大略得知內情。言簡意賅的形式,或許讓觀眾在剛開始看片時,需要花點時間慢慢進入狀況,漸入佳境後換來的卻是更加耐人尋味的寬廣世界。

 長鏡頭場景 偶見侯導的影子

 在片頭開始不久處,艾曼紐琵雅飾演的寶琳,從英國求學回到法國後初次出席舞會,並與查爾斯柏林飾演的尚默默結下情緣。在這場舞會戲中,觀眾隨著鏡頭在簡單一個場景裡,迅速飽覽了那個時空裡的社交型態、禮儀、階級,以及眾多角色的個性與當時的心境狀態,精彩調度與侯孝賢導演《海上花》中的長鏡頭餐桌 戲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剛好這兩部片分別都是阿薩亞斯與侯導首度嘗試古裝片,以阿薩亞斯對於侯導的熟悉與崇拜,加上《感傷的宿命》正是緊接在《海上花》兩年之後拍攝,很難不讓人聯想他是否有意無意地承襲著侯導當時正探索玩味的領域。不過相較於侯導冷靜凝定的觀看方式,阿薩亞斯則對他的主角更多了一份溫柔疼惜,特別是艾曼 紐琵雅與查爾斯柏林所飾演貫穿全片的兩位主角。雖然在顧此失彼之下,難免讓其他眾多角色驚鴻一瞥難以著力,只有伊莎貝雨蓓那樣老練的演員,還能以女配角的有限戲份在短短出場時間中搶盡焦點,但艾曼紐琵雅與查爾斯柏林的確毫不讓人失望地交出了從影以來最動人的演出。

 無情歷史巨輪 有情兩人世界

 艾曼紐琵雅飾演的寶琳,初返法國時完全是名現代摩登的獨立女子,卻因查爾斯柏林飾演的尚兼具牧師及已婚的身分,兩人只能自我壓抑感情,直到尚揮別婚姻桎梏,兩人才終於結合,在瑞士過著伊甸園般的生活。尚終究因家族責任而回家繼承瓷器事業,寶琳雖不甘願但仍為愛跟隨,隨後戰爭爆發,社會主義工人意識 抬頭,美國市場主宰品味,瓷廠陷入追求品質與沉溺流俗的兩難。尚在戰爭磨練與事業壓力之下成為事業至上的男人,夫妻倆曾經擁有的激情成了永遠的回憶,就像一次寶琳在櫻桃園中採果,驚喜見到尚忽然回到家中,陽光從樹影中灑下,映照著他們快樂滿足的臉龐,成為兩人走到生命尾聲時仍眷戀不捨的畫面。

 最大的試煉,就是格局被做小

 片中的主角尚在為了瓷器工廠的未來而深思苦惱時說:「一個人最大的試煉,就是格局被做小。」阿薩亞斯自己也以《感傷的宿命》為這句話作了最好的印證,在初嘗古裝大片的挑戰中,相當不容易地同時兼顧了細膩觸角與恢弘視野,儘管已是九年前的力作,如今看來依然動人,就像美好年份出產的醇酒,任何時候品 嘗都會是不退時的經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