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的愛與死

                人間福報[家庭電影院] ~231~  2009.8.29.  蘇蘭

~電影讓我們最感動的,常常是小人物的最後一筆;面臨一個關鍵,當時渾然不覺,後來才知那意義有多重大,大到原來生命其餘時候,都是賴活著。~

頭號公敵Public Enemies導演麥可曼恩說:「狄林杰應該是美國史上最厲害的銀行搶匪,一出獄就一鳴驚人,他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他所要的一切。但是他的犯罪生涯只持續了13個月。他於1933年5月獲得假釋,1934年7月22日喪命。」狄林杰最後難逃一死,但是他死後,一個傳奇人物就誕生了。若說時勢造英雄,當年的經濟大蕭條便是讓這名小人物變成傳奇人物的時勢,而電影重現這名人物風采的最後一筆,的確令人深刻的感動:

狄林杰已在諸友皆被殺被逮的窮途末路,還瀟灑的潛入芝加哥警局一探究竟(此段應為杜撰),最後並攜兩女選擇看克拉克蓋博1934的電影《曼哈頓歌劇》,作為自己也是本片的終局---戲中戲克拉克蓋博從容赴義,臨終還言明「活得精采、也要死得漂亮!」似乎狄林杰(強尼戴普飾)認真聽了進去;出戲院,芝加哥全部警力已重重包圍狄林杰,鏡頭對比出要開槍的警察警張害怕、狄林杰豁達認命。中槍後他嘴中喃喃幾句,其中一名開槍的鐵血警探貼近傾聽,死對頭梅爾文普維斯幹員問:「狄林杰說了甚麼?」貼近的警探回答:「聽不清。」鏡頭轉至本片結尾,關著狄林杰一生至愛的女友比莉弗蘭榭(法印混血)監獄,探監的是那名開槍的鐵血警探,比莉桀傲不馴的說:「你是來看傷人可有多深?」警探回答:「狄林杰要我來告訴你~掰掰、黑鳥!」比莉立刻淚流滿面說不出話來,黑鳥,是狄林杰對膚色甚黑的比莉親暱的稱謂,只有比莉知道。強弩之末仍是人性之本~難捨的只有心頭摯愛!

頭號公敵》有【神鬼傳奇三部曲】強尼戴普、【黑暗騎士】克利斯汀貝爾、【玫瑰人生】金獎影后瑪莉詠柯蒂亞、【守護者】比利庫達普等大牌演員飾演諸角,卻未神話了小人物應具的甘草粗俗;「他專門搶劫銀行,總是能用巧妙的方法逃過警方和政府的追捕,對於經濟大蕭條的受害者來說,他等於是老百姓的發言人,他敢挺身而出對抗無能的政府,於是他就成為罪犯中的名人以及平民英雄。」製片凱文米希說:「當時有三股力量在鬥爭,美國二十世紀最有名的人物之一約翰狄林杰;形象良好的幹員梅爾文普維斯;以及美國史上的重量級人物胡佛。」對導演麥可曼恩來說,執法人員和非法之徒之間的對立比一般人想像的更精采複雜:「當時政府派出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來追捕狄林杰,胡佛藉機成立了聯邦調查局,美國史上第一個全國性的警察單位,國會也通過第一條州際犯罪法案,而且執法單位也開始使用更先進的科技和資料管理系統。這一切在現在的執法單位是例行公事,但是在當時卻是前所未有的做法。」胡佛成立了聯邦調查局之後,許多國會議員都對這個單位的效率有所質疑,而胡佛也對於狄林杰成為普羅大眾的平民英雄感到非常憤怒,於是他除了派梅爾文普維斯和他的手下去追捕狄林杰之外,又找來特別幹員查爾斯溫斯特追查狄林杰的行蹤,加上聯邦調查局以連坐法逮捕這些罪犯的親人、女友和朋友,最後終於才把狄林杰逼到絕路。胡佛對於普維斯得到的名氣和受到的注意感到很厭惡,後來把他踢出聯邦調查局,梅爾文普維斯最後是自殺身亡。」

四分之三個世紀以後,狄林杰已經成為傳奇性的罪犯,他把手放在崇拜他的人質時邪邪的笑容,以及他是最有名的芝加哥人,這一切都讓一個從小在離狄林杰160哩的小鎮長大的人感到非常有興趣,那就是一個叫強尼戴普的演員,75年之後在銀幕上重現他的風采。

 

一場深刻的生命教育課程,罹病者與病人周遭的親朋好友甚至醫病的醫生、護理人員,都可深刻學習的一堂課~姊姊的守護者My Sister's Keeper~

一位病人家屬觀後所書:翻了原著《姊姊的守護者My Sister’s Keeper茱迪.皮考特Jodi Picoult林淑娟台灣商務出版》的結局讓人意外,還是比較喜歡電影的劇本,將人性鋪陳的比較合乎常理,我喜歡姊妹情深的部分,也喜歡父女之間的互動,父親不顧母親的反對,讓病危的女兒來到渴望的海邊,他含笑看著女兒滿足的笑容,毋須言語也讓人打心底感動。

這是一部教生命教育的佳片,影片中的每個主人翁,都能展現獨特的人性之美,姊妹母女、父女、夫妻、情侶、甚至是律師、法官,是愛,讓生命更有意義;有愛,讓人生更加精彩!

命運安排,讓我在此時觀看此片,感觸良多。(良多的感觸卻未言明

一位罹病者觀後:姊姊的守護者應該是你陪我看的電影,旁邊的人如何陪罹癌者走這一段接受治療的過程,尤其化療的部分,坦白呈現讓觀眾都嚇一大跳;我不知道老天安排這堂課的用心,電影內容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凱特[血癌]化療時認識泰勒,這是長年抗癌的她臉上第一次出現光彩...,後來、再後來,凱特:「你害怕死嗎?」泰勒:「我不,若無罹癌,我不會遇見妳,我很高興接受癌症!」這話,好像有人才說過...冥冥之中,他在等著一道光去照亮他的一生,讓他明瞭他的一生並非只是庸庸碌碌、無意義的被生活勞苦所拖磨。

戲院裡哭聲震天,不是我。 最後來,泰勒離開,凱特迅速萎謝,不久隨泰勒而去。

不肯放手的是母親,直到凱特去世的那個晚上問媽媽:「記得我去參加露營坐遊覽車嗎?我坐在左邊靠窗最後的位置,我只要回頭,就能看見你。媽媽,我現在就在這個位子…」凱特擁緊著到此仍不放棄、要凱特再開移植妹妹腎臟手術的媽媽…面對死亡,病人準備好了,旁邊的人呢?凱特留下的一本剪貼,鏡頭一一特寫,凱特走過的這短暫卻充滿了愛的一生、那些陪伴她幫助她愛她的家人朋友、那些因她被忽略的家庭成員(常常一人流落街頭的語障哥哥最令人心疼);此時電影無任何聲響配樂,配著張張剪貼特寫的、只有觀眾啜泣...留下來的,最讓我感動,留住的都是生命的証明。 

卡麥蓉迪亞出資拍攝這電影,不是煽情,是真實得震懾人心!

 

只看片名會完全錯估影片的內容咕咕貓Goo Goo!The Cat

是生離死別罹癌的內容,死神還[平易近人]的全片穿梭,未料叫咕咕貓的電影竟是這樣的哀傷內容,雖哀傷得極為優雅。

東西方文化的差異,日本人已將化療模糊美化許多,45歲的小泉今日子憔悴嘔吐隻身扶著導管的遠景,讓淚流太多的我,看電影時眼睛已幾乎無法睜開。

麻子老師(小泉今日子飾)住院那天,帶她去病房的護士說:「我是妳的書迷,妳的作品感人又給人勇氣」她在後茫然的跟著,說:「卻沒能給我自己!」電療、化療的副作用還有一項~憂鬱症,看著窗外學生奮力合作啦啦舞給麻子老師加油,微笑後,還是憂鬱。最後幫助她走出人生幽谷的,是她的至愛---經過生離、別、病、治療...整個過程,麻子老她只掉過一次眼淚~在夢中聽她最心愛的已往生的貓、回來敘說生前與她互動的種種...甚麼時候開心、甚麼事情難過,然後記得說:「有妳,我很幸福。」

而那唯一讓她心動過的男子,後來發現竟是她的醫生的加瀨亮,在她手術殘缺之後,不見了;觀眾們帶著淚痕發問納悶這部分沒結尾,但我認為,這就是結局。陳寅恪的詩,「暮年一晤非容易,應作生離死別看」,這就是人生。

 

七夕剛過,這三部愛與死的電影,不同取材、殊途同歸;人生一場所為何來?唯愛而已;

有愛,就有力量!

頭號公敵Public Enemieshttp://www.uip.com.tw/enemies/

咕咕貓Goo Goo!The Cathttp://www.gou-gou.jp/index.html

姊姊的守護者My Sister's Keeperhttp://www.mysisterskeepermovie.com/

2009.8.4.[2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