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媽媽的味道的《無家可歸的中學生》

                                     蘇蘭2009.3.12.

想念母親以及媽媽的味道的《無家可歸的中學生Homeless Boy,是日本人氣搞笑團體「麒麟」的田村裕自傳作品,古廄智之導演將他拍成電影。2007年九月日本出版後,成為07年度暢銷作品第二名,目前已經銷售達222萬冊,作者描述自己在國二時,父親的一句話「解散!」就讓他突然沒有家、到處流浪甚至餓到吃紙箱的心路歷程。躲在電話亭度過颱風夜的次日清晨,飢寒交迫下,他撿起濕淋淋的紙箱板,用力啃了起來,腦海中想起母親生前慈愛的臉龐,以及她邊說著:「趁熱快吃」邊端到眼前的湯豆腐裕潸然淚下…。

 

片中媽媽未過世前、端著熱騰騰的湯豆腐,吹涼了送進4歲裕口中的畫面,重複播映了多次,那是

裕能記得最幸福的滋味,在自己餓到靠喝水、吃野草、啃紙板、跟鴿子分食吐司麵包皮充飢時,都是不斷想起這幸福的畫面讓自己有力量再撐下去!(歌唱起家俊美的小池徹平因本片獲2009日本奧斯卡最佳新人獎14歲時的田村裕,有人嫌太「老」、有人說太「帥」,跟今年30歲田村裕本人不同型啦!)媽媽過世時裕哭不出來,他太小,一直以為自己只要乖乖的媽媽終有一天會回來,直到10年後社工阿姨西村過世的告別式,他才知道去世是永別,這時心中的希望破滅,頓失所依、自我放棄,唯賴懂事的大哥、包容他的姊姊將親情當浮木讓他攀援,裕因之再生。

 

《無家可歸的中學生》是現代家庭棄養、單親或失親的實例,「做怎樣的父母」也是慶祝母親節另類思考的參考,提供多部他山之石供您借鏡之外,

臺大外文系教授、中研院美國文化研究所研究員朱炎所書《餓是今生最深的記憶》,可以當作電影的延伸閱材:現在這一代的年輕人大概很難想像饑餓是種什麼滋味了,打從我一出生,便一直飽受饑餓的折磨,就連大學四年,都還是有一頓沒一頓地,捱餓的滋味,我這輩子都忘不了。每當我跟學生或與朋友再聊起過去的點滴時,總覺不值得自誇,也不覺自豪,好好壞壞,全都是我們那個時代的寫照。在那種篳路藍縷的時期,受苦的不光是我一個人,貧困、落後、節食縮衣是每個人共同的記憶。即使如此,我卻從來不曾放棄過希望和理想。我不顧顛覆坎坷,居然也踏上了留學之路,進而在文學領域媢騁攀越。回數那段匐匍的過程,每一個歷歷的腳印堙A不知有我多少不為人知的淚水與汗水滴了又乾,乾了又滴......

這一代的年輕朋友雖然不再受物質拮据之苦,但是在精神上卻承受著比我們那時要沈重得多的壓力。時代在變、人心在變,各種價值的混亂和理念的變質是他們這一代的困境,不管這些壓力是藉什麼樣不同的形式在考驗著年輕人,我只有一句話送給他們:心中一定要堅持理想。

 

朱炎教授一直都相信:希望是「人性中的善」和「人生中的苦」所孕生出來的。

而我堅信:人生的幸福動力,來自對未來的希望;幸福源頭,從愛你身邊愛你的人開始。

 

無家可歸的中學生http://homelessboy.pixnet.net/blog  [113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