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聞其詳》
貧民百萬富翁
當寶萊塢進了好萊塢

【聞天祥】

 

雖說本世紀初隨著「雨季的婚禮」、「榮耀之役」、「寶萊塢生死戀」的成功而讓印度電影被部分影展及特殊影迷所熱愛。然而在「貧民百萬富翁」之前,諒誰都沒料到印度風會有一天席捲奧斯卡。但就像21年前的「末代皇帝」一樣,導演都是外國人。

因 此我們可以想像:隨著它在奧斯卡的大放異彩,勢必會引發「外來觀點是否消費貧窮和剝削弱勢」的爭議。不過這樣的批判會不會太「理所當然」也值得思考。我的 意思是:如果僅以拍攝者的膚色和身份先入為主,或者把獎項與票房當成原罪,那無論內容是什麼,不就變得無關緊要,而本末倒置了嗎?

或者我們 可以換另一個角度來看,丹尼鮑伊是否在「貧民百萬富翁」完成了一場奇異的組合?他從「猜火車」這部獨立製片所建立的攝影、剪接特色,不但依舊可以在一個理 應讓他陌生的土地上顯示相當的犀利與靈活,甚至可以和算計精準的改編劇本共容不悖。好萊塢主流與獨立製片看似對立的美學,在此幾乎融為一體。這種「混 合」,會不會成為現代電影的新主流呢?

延續這個角度,本片看似芭樂或近乎誇張的結尾就更饒富趣味了。為什麼在峰迴路轉、但針針刺向印度沈痾 的寫實筆觸後,除了苦盡甘來的大結局,還要來段團圓後的車站歌舞呢?沒有它,對劇情本身並無影響;但有了它,卻變成一種對印度(寶萊塢)電影工業「無歌不 成片」傳統的諧仿與後設。它的不真實,反而有種後現代的拼貼趣味,卻也自我顛覆,承認了最後的happy ending確實只是一種「夢幻」。問題是我們要看到哪裡為止:是皆大歡喜前的造化弄人;還是有情人終成眷屬?而我則對最後一刻,這個某些人眼中「狗尾續 貂」的歌舞,感到好奇。

不過無論你的焦距落在哪裡,都很難否認它大概是今年奧斯卡最具樂觀主義精神的電影,像狄更斯的小說,苦難與考驗是為 了讓最後的果實更甜美。當「自由大道」的西恩潘、「經典老爺車」的克林伊斯威特都必須以性命成全理念;「請問總統先生」、「真愛旅程」直指公眾到私人領域 無不充斥背判和妥協;就連「班傑明的奇幻旅程」都有卡崔娜颱風提醒故事以外現實的殘酷;英國導演丹尼鮑伊卻在印度的「貧民百萬富翁」那個從小就不惜跳進糞 坑也要「力爭上游」搶到巨星簽名、堅守承諾非找到心上人不可的男孩身上,找到好萊塢最擁護的精神。

2009-03-15/聯合晚報/B4版/親子大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