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A13/時論廣場           2009/02/24

《國際專欄》貧民窟出來的百萬富翁

【郭崇倫】
  剛剛得到奧斯卡最佳影片的《貧民百萬富翁》,本質上不脫有志者 事竟成的陳腔濫調愛情故事,但是後面鋪陳的背景卻是雄心萬丈。導演要談印度的貧富差距、這幾十年來的發展、以及黑社會控制下的孟 買,但是影片的核心卻是貧民窟;尤其是開頭的十幾分鐘在貧民窟巷 弄中的追逐,觀眾立即被帶入導演設定的情境中。
  孟買共有一千六百萬人口,其中半數住在貧民窟裡,幾戶共用一個 水龍頭,一條巷子共用一個廁所,或是巷子尾端就是露天「廁所」。 《貧民百萬富翁》拍攝實景就是在號稱亞洲最大的貧民窟Dharavi,一平方英里的地方擠了一百萬人口,而且還繼續增加中。
  貧民窟並不是寄生在印度經濟中的現象,事實上,貧民窟中有非常熱烈的經濟活動,從手工藝到資源回收,而貧民窟也提供了附近金融 商業區不可或缺的基層人力:倒茶的、清潔的、電機泥水木匠等等,貧民窟是印度經濟的重要一環。
  但印度官員並不以為然,他們認為,印度要向上海、紐約看齊,貧 民窟是都市發展之癌,沒有盡早處理,只會越來越大,而Dharavi區 ,坐落在兩條火車線之間,離機場很近,更讓都市「更新」有利可圖。
  早從二○○四年開始,當局就提出三十億元的新發展計畫,限令在 二○○○年以前來的居民搬到比車庫大不了多少的公寓。居民不願意 ,因為沒有辦法同時做生意,去年夏天他們發起空前的示威抗議,沒有多久,《貧民百萬富翁》就上映了,印度貧富差距生動的呈現在全 世界觀眾眼前。
  這不是印度領導人或是中產階級願意看到的,許多印度知識分子指 責《貧民百萬富翁》在醜化印度(見圖,法新社),印度的中產階級希望看到的是起飛中的印度、高樓大廈的印度、與世界經濟接軌的印度,而不是電影中的骯髒貧困的貧民窟、動用酷刑逼供的警察、挖眼 逼童行乞的幫派,甚至是殘殺異己的宗教衝突。
  雖然很少有身分有地位的人會到Dharavi去「冒險」,但大家都知 道貧民窟內是甚麼樣子,不希望真有人把髒內衣拿出來獻醜,更不希 望由外國電影公司來做,前殖民母國的身分,更容易激起情緒反應。
  片中主角賈瑪從來沒有看過電影,但是從小就記得自己滿身糞便的 拿到超級巨星巴契的簽名,也因此會回答的第一個問題「誰主演一九 七三年大賣座的電影《囚禁》?」在這場民族主義辯論中,巴契第一個嚴詞指責電影把印度描寫成第三世界發展中國家,「人們也應該知道在已發展國家同樣有這麼醜惡的場景」,但事實上,西方國家是有 過反省,狄更生的《孤雛淚》就是一百多年前英國工業革命的寫照。
  過去印度寶萊塢的電影,即使不是所有,大多數也是販賣夢想,供 中下階層逃避現實的苦悶,四個小時的歌舞,取景不僅遠離貧民窟, 常常還遠赴外國;但是《貧民百萬富翁》的英國製作群不到十人,卻 完全是靠寶萊塢的導演與製片人才,這證明印度電影工業與世界一流水準相比,已經毫不遜色,只勇於指責要求別人,印度電影業自己不 反省,是不對的。
  《貧民百萬富翁》得了八項奧斯卡之後,印度電影工作者正在密切 注意其後的衝擊,市場與政策是否容許他們從過去歌舞昇平的主題中轉向,但是貧民窟的人腦筋還是動得比他們快,要將現在初萌芽的「 貧民窟旅遊」發揚光大,畢竟看過電影之後,總是要看看實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