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島大劇場-遙想公瑾當年看《赤壁》補恨

     吳宇森執導的《赤壁》上集外界評價貶多於褒,等到《赤壁:決戰天下》一出,方知上集只是鋪陳,可看可不看,真正的《赤壁》在下集。

     《赤壁》取材於歷史,但劇情不盡然依循歷史脈絡與傳統三國傳奇進行。銀幕上的演員表出現不少三國將領姓名,除了大明星扮演的角色,許多名將的面孔不易辨識。倒是中村獅童扮演以肉身炸開魏營的甘興,史無其人,應是「百騎劫魏營」的甘寧(興霸)吧!既要創造情節、還要顧及人物身分,才會有這位如真似假的三國人物。

     其實,三國故事流傳一、二千年,歷代對三國人物與故事各有好惡。明清甚至出現一類「補恨傳奇」,大作翻案,清人夏綸《南陽樂》就是敷演諸葛孔明六出祁山,不但未死於五丈原,且攻克許昌、恢復中原…。現代人觀賞「三國」電影,與其計較史實,不如從導演所架構的歷史事件與人物角色,檢驗其情節 脈絡的邏輯性及所欲傳達的影像效果。

     《赤壁:決戰天下》有些情節與三國故事或三國戲劇不同,既非《三國志》赤壁,也不是《三國演義》赤壁,鏡頭下《赤壁》,接近蘇東坡《赤壁賦》文學赤壁。透過「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浪漫情境,觀看三國亂世的「周郎赤壁」,應該也算吳宇森對三國傳奇的補恨吧!

     《赤壁:決戰天下》的演員陣容龐大,導演掌握「羽扇綸巾」周公瑾與「橫槊賦詩」曹阿瞞的人格特質,梁朝偉與張豐毅的表演也相當稱職。相形之下,出神入化的「諸葛先生」金城武角色尷尬,表演生硬。忠義千秋的劉關張淪為動作誇大的小配角,「常山趙子龍」台詞極少、性格缺乏著墨,卻神勇無比,看 慣戲曲《黃鶴樓》的人,大概無法明白舞台上劍拔弩張的周都督與趙子龍,何以在銀幕上如此「麻吉」。

     群英會蔣幹中計與諸葛亮草船借箭雖仍是《赤壁:決戰天下》重要場景,但周瑜打黃蓋、龐統獻連環計的關鍵性情節,已轉移到兩位女人身上。孫權之妹尚香與周瑜妻小喬見於傳統三國故事,銀幕上的兩人卻是導演的創作。

     孫尚香潛入兵多將廣的魏營,以飛鴿傳書遞送軍情,並與魏營足球(蹴鞠)明星演出悲喜劇。這個「創意」人物由趙薇演來生氣盎然,但在魏營「當兵」,卻能到處偷繪軍事地圖,戰場如兒戲,對比影像所呈現的肅殺氛圍,顯得突兀。

     羞澀的林志玲飾演小喬,大戰一觸即發之際,隻身前往魏營,為曹操沏茶,雖不能讓一代梟雄退兵,卻拖延曹軍進攻時間,終致西北風轉東風,火燒連環船。因為她,曹阿瞞不得不感慨,赤壁鏖戰竟然敗在一杯茶與一場風。

     電影最後的結局,既無阿瞞倉皇脫身的描繪,也沒有華容道關羽釋曹的情節,而採用一般影片常見的結局:正反雙方捉對廝殺,正派主角雖一度危急,終能化險為夷、救出女主角,制伏對手。最後,周瑜對戰爭的殘酷幡然醒悟,放曹泯恩仇。導演借這位千古風流人物之口說出他對三國歷史─至少是赤壁之戰的 看法:「大家都輸了!」

     整體而言,《赤壁:決戰天下》堪稱氣勢磅礡的史詩電影,從歷史場景安排、場面調度、以及鏡頭運用,可看出導演功力。尤其曹營傷寒肆虐,以鬼船運屍順江而下,瘟疫蔓延吳營的鬼魅氛圍,以及草船借箭、錯殺蔡瑁、張允所營造的風雲詭譎,皆令人印象深刻。

     不過,最讓台灣電影界羨慕的,還是《赤壁》龐大的製作經費(八千萬美元)與精湛的影像技術。畢竟,台灣要請好導演不難,但要找到雄厚資金,以及好萊塢水準的電影製作技術,並不容易。幾年來政府一再聲稱要請國際大導演拍歷史大戲,卻始終未能實施。至今政府仍把建構電影製片環境,列為推動文創產業的重要課題,但說得多,做得少。原因在於行政部門習慣本位思考,又處處受制於僵化的法條,對國際大導演,或具潛力的電影新秀,尚無法起積極的鼓舞作用。(作者為台北藝術大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