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寶播遷》逃戰火、閃劫難 故宮國寶顯靈

 

分隔一甲子的兩岸故宮博物院,最近因兩岸關係解凍,邁向合作的可能。60年前,國寶來台的一頁滄桑也再度成為熱門話題。遙想當年,在兵馬倥傯之際,國寶如何安然渡海?且聽老故宮人娓娓道來……

 

1937年,第三批故宮南遷文物,途經川陝公路的辛苦運輸狀況。
照片/莊靈提供

大三通為兩岸關係帶來新契機,也讓兩岸故宮的合作可能性大增。值此關鍵時刻,大陸中央電視台最近以十二集的紀錄片「台北故宮」講述珍寶渡海的幕後故事,勾起老故宮人的回憶。

古物南遷 莊嚴見證

 

國寶遷台後曾暫放在霧峰北溝庫房,圖中的大木箱為一路播遷所使用的原箱,正挪動大木箱的是故宮老技工。
照片/莊靈提供

1931年,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北方局勢動盪,政府起意將故宮文物南遷。1933年,政府開始兵分三路將國寶南遷,先後運出1萬3491箱故宮文物,及分藏於古物陳列所、頤和園和國子監的文物6,066箱,先後暫存上海、南京。七七事變爆發,故宮再將其中80鐵箱精品用輪船運往武漢,轉長沙、貴陽、安順,最後運往四川巴縣。

 

當年一路押送最重要的第一批國寶的是甫自北大哲學系畢業的莊嚴,日後他曾在台北故宮擔任副院長。隨著國寶南遷,他的四個兒子,莊申、莊因、莊喆、莊靈也成為國寶播遷的見證人。

東藏西躲 敵軍難襲

莊靈說,故宮原本有意讓這些寶物常存長沙,擬在此開挖山洞。未料,山洞尚未開挖,長沙火車站就被轟炸了!而故宮國寶此時暫存在湖南大學圖書館,故宮人緊急將國寶運離此地,才離開長沙不到一周,湖南大學圖書館已被炸為平地。

另一段艱險的旅程是,在抗戰末期,年幼的莊靈跟著大人們沿川黔公路逃往四川,在通過用木料搭建的烏江大橋時,因擔心老朽的木橋不堪負荷,要求眾人下車行走,只有莊靈因年幼享特權可坐車。

他至今猶記得,車隊出發時,兩旁扶老攜幼的難民綿延不絕;在遵義附近,還驚恐萬分發現低空盤旋的日本偵察機!

船隻神奇 萬事均安

 

1956年,時任故宮古物館館長的莊嚴在霧峰北溝庫房檢視故宮珍藏的瓷器、玉器,一名外國記者拍下此一歷史鏡頭。
照片/莊靈提供

已故的前故宮副院長那志良曾記述的一段奇事更是教人瞠目結舌,從宜賓運古物到樂山須經過一段水路,當時因水流急只能靠船伕用縴繩拉曳木船將古物運至庫房,誰知船行到半路,縴繩竟然斷了,船隻立刻改向倒行,眼看著若是衝入大河、撞到樂山大佛腳下,必定船破、寶葬、人亡,此時船突然橫過來,擱淺在沙灘上不動了。人、船、寶均安。

 

此外,在運寶至川陝途中得經過綿陽便橋,一輛車竟然從橋上翻落而下,幸好那志良趕到失事現場查看時發現,這一車所裝的都是不怕摔的文獻檔案。更幸運的是,翻車的地點距離有水的河道近一丈,檔案雖落地但未泡水,悉數安然。那志良將這一切歸功於「古物有靈」。

護送過程 窺盡滄桑

 

故宮同仁於1950年代,在霧峰北溝庫房整理善本圖書的情況。
照片/莊靈提供

儘管如此,在逃難的過程中仍不免有些小閃失。故宮的檔案記載,1937年,故宮的第三批文物由寶雞運往倉庫途中,曾經發生火車撞擊汽車的事故,後經詳細檢視,幸好只有一件黃瓷大盤破裂、一件時鐘的玻璃罩破損。

 

此外,第三批文物存放在漢中期間,曾發生守衛士兵的手榴彈不慎墜地爆炸意外,除當場炸死三位值班士兵外,也波及臨窗放置的文物,炸碎了一件乾隆款白地青花瓷瓶、震傷一只龍紋瓷瓶。

所幸,這些小事故都未損及重要國寶,反倒如同戰亂中的一面明鏡,讓人窺見那個多事之秋。

【2009/01/23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