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電影節主題城市與開幕片「檸檬樹」  

           人間福報[家庭電影院] ~169~  2008.6.29.  蘇蘭

拜今年台北電影節雙城市主題單元選中耶路撒冷(Jerusalem)和都柏林(Dublin)之,我們看見了來自以色列和愛爾蘭兩個國家的四十多部電影,深刻的認識這兩個爭戰連連、文化卻多元而豐富的堅強小國度。以前者為例,開幕片:「檸檬樹」以及「天堂此時」、「婚事未了」、「新娘快跑」都是令人看完久久不能釋懷的佳作,從在台灣上映過的院線片「甜蜜大地」(對其中以色列的集體農場印象深刻)、「莫莉與莎莎」(介紹以色列女兵的故事)、「我的軍中情人」(以色列同志電影小品)、還有日前上映的「前陷風暴」(以色列士兵在黎巴嫩境内孤守聖山的真實事件),我們可以找到「為什麼以色列無論男女老小多是軍人?逛街常遇真槍實彈?動不動道路封鎖、常常宵禁?」「為什麼以色列教育的第一課是教孩子要勇敢?」「為什麼以色列政府規定~一群人同行就必須有人荷槍自衛,否則意外發生、保險就不給付…」的答案,也一而再的發現、中東婦女面紗頭巾束縛下、美麗堅毅的面龐!

Jerusalem中文譯為“耶路撒冷”意“和平之城”;阿拉伯人稱“古德斯”即“聖城”。 位于巴勒斯坦中部猶地亞山的四座山丘上,公元前1049年為大衛王統治下的古以色列王國老城,距今有5000多年的歷史,是猶太教、伊斯蘭教和基督教世界三大宗教發源地,備受猶太教徒、穆斯林和基督教徒崇敬的神聖城市,自古以來愚蠢的人們為了爭奪聖地,耶路撒冷先後18次被夷為平地,這樣的歷史至今仍在複製延續著悲劇,從宗教、種族到政治。1980年7月以色列議會通過耶路撒冷為以色列“永琠M不可分割的”首都,1988年11月,巴勒斯坦全國委員會第19次特別會議通過《獨立宣言》,宣布耶路撒冷為新成立的巴勒斯坦國首都。耶路撒冷市,既古老又現代:是一個充滿矛盾對比的多樣化城市,電影中居民呈現著多種語言(希伯萊文、阿拉伯文、英美語、拉丁語…)、多種文化,嚴守教規傳統各有堅持、又有民族融合近距互相影響的現實生活方式;既保存過去又建設將來:有精心修復的歷史遺址、有細心美化的綠地、現代化商業區、工業區和不斷擴展的郊區,彰顯了它強韌再生的力道---不斷被摧毀、也不斷重生,變成這個城市的宿命---擁有最多虔誠的祈禱,也隨時隨地充滿殺戮危機。這樣背景產生的異國異教衝突文化,就更刺激而令人好奇了!幾部電影多是由以色列或出資或創作而拍攝,可貴的是~多站在巴勒斯坦或人性初始的人本角度,窺看以、巴現況及耶路撒冷真正迷人之處!

以色列的艾罕瑞克里斯 Eran RIKLIS執導的檸檬樹LEMON TREE,是最好的例子,簡單的說,是真人真事改編的「小蝦米對抗大鯨魚」故事~用最弱勢的寡婦加無辜的檸檬樹,對抗國防部長和軍隊槍桿;前者是聽不懂希伯萊文和英文的巴勒斯坦農婦,後者是以色列的國家要員。每個人解讀電影的角度是另一種創作,有人執意鎖定兒女私情(農婦和單身律師),有人偏向國族政治(大欺小或強欺弱)。而我,最難忘的是兩個完全不同背景、卻相同處在人生空巢期的寂寞婦女(農婦與國防部長夫人),若有似無惺惺相惜的互相影響著,拋開所有世俗外在:本土的、外來的,落後的、先進的,保守的、開放的,農牧的、科技的,宗教的、國族的,丈夫死了的、丈夫活著的這兩個素不相識的女人其實是非常相似的,尤其是面對自己真正要的,她們都是「懂得思考、有自知之明、有勇氣有智慧的人」---可不只是男權社會下的「女人」而已!最後農婦歷盡艱難為檸檬樹爭取到活下去的權利,但,全都不能高於30公分遮蔽視線的鏡頭,真是極盡無奈與悲涼,人之愚昧、於樹何辜?因之這棵檸檬樹呀,2008年柏林影展中奪得觀眾票選獎,也成為此次台北電影節精選的開幕片,現並續上院線連映中。

天堂此時PARADISE NOW 定居荷蘭的以色列人哈尼.阿布阿薩德 Hany ABU-ASSAD執導,是巴勒斯坦兩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接到恐怖組織招募,一宿後將前往特拉維夫充當自殺炸彈客;在最後這個晚上,他兩在熟人監視下,各自與家人度過了有口難言的一夜,像林覺民與妻訣別的那一晚。本片以平實的人性化角度還原炸彈客本來「人」的面目,從頭到尾沒有一幕「血肉模糊」,但觀眾隨導演站在肉身炸彈兩個男主角的立場,從激情、不捨、緊張、恐懼、懷疑、到退縮或視死如歸的歷程,我們至少達成導演的期望之ㄧ---「嘗試去了解」---包括親人為殉職英雄的遺孤心境或父親為通敵者的濺雪前恥心態,觀影者心知肚明。最後公車上的眼神直視鏡頭很久很久,然後銀幕全黑,靜默無聲,黑底白色字幕緩緩升起,哀悼著另一群新亡的靈魂…  影片介紹請見網站http://www.taipeiff.tw/

部落格http://blog.sina.com.tw/taipeiff/ 檸檬樹http://www.wretch.cc/blog/jointmovie 2008.6.20. [1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