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界第43屆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風中的秘密

採訪/撰稿:邱會雯2007.08.04

初次與王嬿妮導演碰面時,還記得看到一個親切的面孔騎著機車來和我相見,第一個印象就是一位年輕又率性的女孩。王導演目前就讀於國立台灣藝術大學電影學系,雖然外表保有濃厚的學生氣質,但與她訪談的一個多小時中,可以感受到她是一位充滿夢想以及想法的導演。

王嬿妮導演以「風中的秘密」得到第43屆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此外還贏得多項殊榮,像是「第一屆關懷兒童人權影展」首獎、第六屆南方影展入圍劇情類影片、2006國際學生金獅獎、2006女性影展等,其他製作的兩部片,「生日」以及「造機人」,得獎的獎項更是不計其數,以如此年紀就可以交出這麼漂亮的成績單,她的電影生涯令人有無限的期待與想像。

 

導演路的起源 - 台藝大電影系

王嬿妮於台藝大電影學系時,一直按部就班的學習影像製作的事物,也因此開啟她的電影之路。剛進大學的時候,王嬿妮喜歡多方面接觸電影相關工作,一開始對剪接及錄音產生較大的興趣。大三時才真正接觸導演的工作,電影工業正好介於Film與數位的交替時代,學校欲實驗從數位拍好的電影,轉成Film的製作流程及影像質感有什麼差異,於是與王嬿妮班級共19位同學一起合作。合作的模式,請全班自己填電影相關工作的前三志願,當時王導演第一個填的是攝影,因為當時覺得DV轉Film可以學習到較多的東西;第二個填導演;第三個填剪接。最後老師看大家的志願來分配工作,選擇了王嬿妮以及另一名同學劉靜宜擔任導演,採用雙導演制。對此有什麼感想,王嬿妮說:「其實在一二年級的時候,有做過類似的練習自己去拍片,但似乎不太像一個作品,比較像是一個習作。所以這一次算是第一次實作,由全班一 起完成一部片。感覺全班出錢給我拍,壓力真的很大。」2003年年初,拍完「生日」後又投了一個紀錄片的案子,就拍了「造機人」,導演路就這樣一路走下來。

 

43屆金馬最佳創作短片「風中的秘密」產製過程

獲得金馬獎肯定的短片「風中的秘密」,王導演表示很開心對自己的肯定,但這個獎也算對自己的挑戰,表示自己需要更多學習、更高要求來更上一層樓。本部片名的由來為片中最後一段的場景-放 風箏,讓風箏隨風而逝。王導演說:「雖然是隨風而逝的感覺,但每個人勢必都會在心裡留下一些應該要沈澱的東西,包括角色在那時的心情,那是一種成長。其實我想要探討人在面對死亡時的心理狀態。」可以說本部片也充滿著王導演看待人在面對死亡的一種價值觀。為何運用魚來表達意念?王導演表示那是一種符號的轉 換,這些符號都互相有關係,有撞擊,主要的目的都是在詮釋主角心理變化的過程,在符號與符號之間產生了某種情愫,這些情愫都是在每個人的經驗裡自行完成的,即使片裡很少使用對白來說明,所以慢慢地那些符號開始產生了意義,也許在每個人的心中都有屬於自己的答案。

 

 

「風中的秘密」的劇本為王導演大一時即完成初步版本。與真正成品又不太相同。本來設定主角年齡為國中的年紀,然後預計在一個空間完成這部片,並且描述心理過程 是從不能接受到接受的情感。但是在執行上有難度,因為整部片重心變成在演員身上,要是演員描述不夠深刻,這部片也就無法表現出預期的效果。王導演:「後來就慢慢把角色觀點轉移到小孩子,描述小孩子對這一件事的心理反應,也更能強調小孩面對死亡的世界和態度與成人傳統價值的衝擊。但小孩子的演員,最難訓練的 也是口條。所以我們後來把內容改成沒有對白,全部都用鏡頭來說這個故事。把旁白拿掉的用意,是不想太主觀介入片裡,想讓觀眾在觀看過程中有更多空間去思考影片含意,不用刻意詳加敘述。呈現出來的效果,也令王導演滿意。

 

 

王導的秘密-金馬最佳創作短片幕後甘苦談

「風中的秘密」對王導演來說,整個製作過程相當深刻。前置作業大概一個月至兩個月,拍攝的過程總共花了八天,當中曾經因為壓力太大而停拍。選角方面,女主角小嘉-白 芝穎是從經紀公司找到;劇中飾演媽媽的姜秀瓊本身也是位為導演兼演員;哥哥楊雋為執行製作的朋友,第一次擔任演出。劇中演員第一次演戲的經驗很有趣。王導演認為小孩子的演員比較難帶,她笑著說:「她非常聰明、也很調皮,非常有自己的主張,要用很多方式去帶領她。前面四天還沒有找到控制小朋友的節奏,讓所有 人人仰馬翻。雖然最後四天有明顯改善,但是小孩子還是真的很難控制。就像定位或者打光,可能都要花上小時的時間,小孩子就會沒有耐性,想在現場找一些娛樂。這是無法避免的情況,但也算是較致命傷的部份,後來劇組有一同開會討論解決這個問題。」

至 於如何讓小孩入戲,王導演表示由於女主角本身家庭環境較幸福,所以較難感受劇中所描述的劇情。「過程當中,不斷與她建立互信的關係,漸漸讓女主角可以了解,並且願意去感受劇中的情感。但小孩子有時認為演戲就是演,例如笑的表情,小孩子會想讓別人看到她在笑,就會運用肢體動作來輔助,但是我真正想要的只是 小孩子自然的笑。這是滿有趣的經驗!有時候光是笑一個動作,就要十幾個TAKE; 或者是有一場景是要玩戳洞的遊戲,因為女主角知道裡面是什麼,小孩子就做不出驚喜的感覺。後來我們就故意不讓他知道,才完成這一個畫面。另外帶人入戲的方式,就是與她說貼近她生活上面的事物,例如說:考試考不好會怎麼樣?主角會回答:難過。所以就是讓這個難過的感覺,慢慢的轉移到劇本裡面那一種難過的狀 態。」每一個鏡頭都需要嘗試找不同的方式,王導演認為在這部分是比較需要花精力。

拍 完「風中的秘密」曾有想要放棄導演這項工作的念頭,王導演說:「由於自己是個很龜毛的人,就會一直思考哪裡拍的不好。那時是一個過渡時期,因為會一直記住可以更好的環節,就會一直覺得可惜。但其實就像人生一樣,必然會有很多遺憾的事情發生,但有遺憾也會有所得到。這與片中有一個觀念相符,失去或得到都會相 輔相成,可是不見得會在同一個當下發生。」

 

王導看導演-需要面面俱到

關於導演這份職業,王導演覺得:「導演在現場的工作是很煩雜,但我並不會因此退縮,不過有時壓力很大,因為每天至少要回答上百個問題,例如:這個杯子好不好? 因為台灣的電影是採導演制,所以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導演決定。」反觀於國外,國外較採取電影工業的制度,就是各部門分工的制度,導演只要管各部門的主管,或者有的則採取製片制。此外王導演謙虛的說:「導演對我來說,到現在還是相當神聖的位子。我到現在都還覺得自己不夠格當一個導演。因為我覺得作一個導演需 要面面俱到。所以擔任一個導演,就要做到每個面都想到,才算名實相符,我認為自己還有很多要學習的地方。」導演是需要統合的人,所以必須在每一個方面都要有一定的基礎。例如美術指導,他可以只專精於這領域,但導演就不行,必須顧全局。

演 這份工作最吸引王導演的理由,她認為就是創作作品。關於靈感來源如何源源不絕,王導演則說:「過去的片子可以是自己較感興趣的東西,在學生時代可以比較隨心所欲。但我認為現正處於一個交界的情況,一樣可以說明自己想表達的東西,但也要慢慢與別人合作拍東西,那和別人合作的時候,就需有市場上的考量。在拍 《生日》的時候,曾有自己這輩子再也不要與別人一同當導演的念頭。不是說對方不優秀,因為人跟人溝通本來就要用趨近法則,就連雙胞胎他的意念都不一樣,尤其是在創作這個東西,我們會需要更多的討論,去趨近我們都想表達的概念。

 

不 過默契是靠經驗所產生,《生日》算是我第一次當導演,所以從中學習很多溝通的經驗,雙導演的合作可以從對方身上看見自己的不足,也可以找出自己思考的迷思與盲點。有時候透過互相辯駁,可以激發出更多意想不到的地方,這是合作上面的可貴。像我們曾經遇到一個比較有趣的問題,就是我們在討論藍,有一個房間我們 都想要藍紫色,但討論越深入,我們發現彼此對藍紫色的定義都不太一樣。」不過現階段有機會的話,王導演還是想與不一樣的人合作。

 

導演夢的規劃-一步一腳印

對 於紀錄片與劇情片的拍法,王導演則認為前者比較像是對外的探索;後者比較像往內的挖掘。王嬿妮表示:「紀錄片必須主動去與人接觸,就像我拍「造機人」的阿伯,一開始不認識他,所以要想辦法了解他,知道他生命中的故事,那這就是對人的探索;劇情片比較像是往內心去思考想講的概念或者想法。是否有想要拍攝連續 劇或者電視的製作?王導演則表示有機會的話會去嘗試,這部分會當成學習的一種過程,比較想做的還是電影,當然也有興趣接觸廣告片,王導演說:「因為很多朋友都說我的鏡頭概念與思考模式與廣告的概念很符合,可以嘗試看看。」不過王導演覺得多方面的接觸是很好,不會排斥任何關於影像方面的事物。對於近程的規 劃,未來她有想到國外去讀書,王導演認為讀書是一個到別的國家了解別人怎麼做電影的好機會。關於未來的發展,王導演說:「由於現代影像普及,我覺得誠懇很重要,一步一腳印。我想先從劇本開始執行,把紮實性做夠,再去執行拍片。」

從 過去到現在的三部作品,目前有沒有最滿意的作品。導演笑笑的說:「其實觀眾在看片子的時候是一種結果,但自己在看片子的時候是一種過程。有時候都會覺得自己一些地方沒有拍好,所以有些遺憾。就像風中的秘密最後一個鏡頭,就是我跟攝影師心中永遠的痛。因為那時候我們拍外景的時間只有一個早上,花掉車程剩下沒 多少時間。但那一天台北大太陽,到淡水卻開始起大霧。拍攝過程不太順利,但攝影師還是想要與天氣打賭,在現場拍拍看,陽光賞臉了一下又消失,跟最後一個鏡頭想要表達明亮的心境則有很大的落差,所以光也調了非常多次。我想我永遠都在期待下一部作品。」

 

給未來導演的一番話

 

對 於未來有興趣擔任導演的同學們,王導演表示不一定要電影系(就讀電影系稱為學院派)才能當導演。「其實創作可以很純粹,可以藉由很多專業的人幫你完成,很多導演也不是學院派出身。有時候不是科班出來的人反而空間更大,因為不受約束,所以可以創造更大不一樣的東西。而且不一樣的科系所觀看的東西與角度也不相 同。」王導演打趣的說:「我們都會開玩笑說,台灣如果一個招牌砸下來都是導演。

由 於影像普及,導演門檻也變低,門檻越低等於競爭力越強,如果想要在這個時代成為真正專業的導演,就更要思考如何凸顯自己的作品獨特性,並且更誠懇的表達自己想說的話。」她表示作品必然會呈獻作者的觀點與人生觀,所以創作的過程,誠懇的表達自己想說的話是很重要的事情。這是王導演在面對作品時,都一直追尋的 精神。

 

 

王嬿妮作品集

《生日》

      入選第六十屆威尼斯影展「新領域」觀摩單元

      入選第五十四屆柏林影展「電影新秀」單元

      獲得第二十六屆金穗獎「優等短片」

      獲得第六屆台北電影節國際學生影展「台灣獎」

      獲得第二屆螺絲起子影展劇情片類「第一名」

      入圍第五屆台北電影節市民影展台北電影獎劇情片類

      入選2003 漢城影展短片展

      入選2003 北京電影學院國際學生影展

      入選美國雪城影展

      入圍2004 漢城女性影展競賽類

      入圍以色列國際學生影展競賽類

      入圍2004 巴西國際短片展競賽類

      入圍2004 波蘭魯茲電影學院影展觀摩片

      入圍2004 黎巴嫩貝魯特國際學生影展競賽類

    入圍2005 巴西國際學生短片展競賽類

 

《造機人》

       獲得 2003 公共電視<紀錄觀點>節目 "觀點短片展 "「 首獎 」

       獲得第六屆台北電影節台北主題獎「第三獎」、「最佳觀眾票選獎」

       獲得美國 Issue 國際學生紀錄片影展「 The Best Biographical Film」

       獲得第二屆螺絲起子影展紀錄片類「第二名」

       入選捷克卡羅維瓦利影展之 Fresh國際學生影展觀摩片

       入圍德國科隆國際短片影展「 Short Cuts Cologne」最佳觀眾票選之一

       入選南斯拉夫 Belgrade國際學生影展觀摩片

       入選芝加哥國際紀錄片影展

       「新導演 Tilly High」影展

       「當我喊電影開賣啦」影展

       紀錄片嚴選大賞

     十年紀錄•百花齊放記錄片展

 

《風中的秘密》

   獲得九十三年度短片輔導金補助

       獲得第四十三屆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

       獲得 2007年台北電影節「最佳劇情片」

       獲得 2006國際學生電影金獅獎國際競賽單元「台灣獎」

       獲得 2006第一屆 國際兒童人權影展競賽片「首獎」

    獲得 2006南方影展「 現代沖印攝影獎」

    入選 2006國際 女性影展

       入圍 2007海森威影展競賽片

       入圍 2007釜山影展「 Wide Angle」單元

       入選2007溫哥華影展

        入圍 2007慕尼黑影展競賽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