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中的秘密》在解開秘密的那一剎那,散發出驚人的巨大能量。

藍祖蔚

布局莫測高深,情節發展參不透玄機,可以讓觀眾一再揣想,緊追著想要知道答案,台灣新生代導演王嬿妮的作品《風中的秘密》同樣具備了這款能量。

王嬿妮採取的策略是在低調中引人遐思,卻在一再的否定中蓄積疑惑,最後再一次引爆出來,看似吊足了觀眾胃口,卻引爆出巨大的悲傷,她的敘事功力與情緒掌控能力比起同輩影人顯得早熟而又自在。

《風中的秘密》講的是一位女兒不願面對父親辭世的抗拒心情,白芝穎飾演的小嘉穿著紅色外套,背著書包快跑下課的開場戲,一點都看不出她正面臨著父喪的悲痛,紅色外套就是故意的誤導,下課後就去雜貨店玩抽獎遊戲,更讓人誤以為她是個玩心很重的孩子,抽中風箏頭獎的秘密也要累積到最後才揭露原因,連續三場關 鍵的戲份,就已經展示出王嬿妮的敘事布局能力了。

接下來的劇情會讓觀眾以為她是個父母親都忙於生計,無暇關照,只能由她自理生活的鑰匙 兒,然而,王嬿妮卻接連安排了小嘉在「幸福弄」的號牌上畫零,回家睜 眼看鞋櫃,衝進房間內扮鬼嚇人,以及媽媽留貼在冰箱中的字條等小動作,看似不經意,卻都隱含了日後揭秘的能量,特別是隱藏在白芝穎眼神中的失落情緒,讓觀眾輕易就認定了她可能是個單親家庭長大的寂寞孩童,看到她穿起圍裙開始有模有樣地整理餐桌,擺放起碗筷、菜餚、紅酒和香菸時,只會認定那是個愛玩家家酒遊 戲,等待著父母親回家的孤單小孩。

不是的,就在觀眾自以為已經掌握了《風中的秘密》的節奏時,王嬿妮卻一把推翻了所有的假設。

一 直要到姜秀瓊飾演的母親和楊一隽飾演的哥哥回到家裡,而且在蓮花靈堂前撚香祭拜時,劇情才急轉直下,原來,小嘉的父親過世了,媽媽和哥哥都是滿面哀傷, 唯獨小嘉不肯面對與接受,她用最強烈的肢體動作抵抗媽媽的拉扯,用最尖銳的嘶吼聲抗拒父親的死亡,就在戲劇火花相撞擊的高潮時分,前面劇情所安排的紅外套、捉迷藏、晚餐戲頓時都有了首尾呼應的力道。

然而,抗拒還不夠,小嘉對父親的思念與不捨還包括了家人撚香,她卻要在香爐中放沖天泡,父 親在靈堂前的遺照卻也被用棉花扮成了聖誕老公公模樣…父親死亡是 極悲的事,拒絕承認,繼續著平常的生活方式,假裝爸爸還在,等著爸爸回家陪小嘉嬉玩的心情,準確說出了一位小女孩不肯長大的懷念情緒。沒有一滴眼淚,卻壓縮出比嚎啕大哭更強猛的悲思能量。

王嬿妮的心思和她的影像構圖一樣纖細縝密,例如看似不經意的一雙鞋子是女兒認識父親的符號:鞋子在,父親就應該在,所以才會去玩捉迷藏;一直要到她接受父親去世的結果時,她才肯拿出皮鞋擦拭,眼淚也才滑落。

諸 如這種隨手撒網,最後收網的劇情布局在《風中的秘密》中隨處可見,沖天砲如此,煙花如此,金魚如此,風箏亦是如此,最後小嘉跨過鐵絲柵欄(這也有象徵意 涵),讓手中的紅色金魚風箏帶著小嘉和父親合照的照片飛上天空去的時候,王嬿妮不用再告訴大家風中有什麼秘密,影像說明了一切,小嘉的眼神和身影說明了一切。

流暢的運鏡,低調的美學,恰如其份的心境音樂,共同建構了《風中的秘密》的視聽工程,小童星白芝穎倔強不屈的表演方式,更發揮了畫龍 點睛的力道,《風中的 秘密》正因為超級飽滿的創作密度,所以才能夠從去年的金馬獎到今年的台北電影節接連過關奪獎,沒看過《風中的秘密》,你就錯過了台灣影壇最值得注意的新聲音、新能量與新勢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