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火慢燉的【彩虹下的幸福】

               人間福報[家庭電影院] ~161~  2008.5.4.  蘇蘭

「卑彌乎之家」,一個靠企業捐款生存的養老院,是日片【彩虹下的幸福】的原片名。「卑彌乎」是中國魏明帝封為「親魏倭王」的日本女王,在日本歷史地位上非常重要,除了女人當權、據說是以唸咒與巫術的法力統治了當時的連年爭戰的各小國、成為共主,深深影響著日本後世的巫女(女祭司)傳統。用日本女王[卑彌乎]稱呼此片中酒店退休的男媽媽桑[吉田照雄],真是適合;他是全片角色聚集與聯繫的核心,透過得癌症不久於人世的他、他已過世的妻、他的女兒、他的愛人、他酒店的過去、開設老人院後的家人們、甚至沒說過話卻有嫌惡、恐懼、排斥的成見、好奇表情或挑釁行為的大小鄰居,交織成一部微火慢燉、充滿了解同志情懷的故事。

中文片名【彩虹下的幸福】,則是取自1978年舊金山的藝術家吉伯特•貝克(Gilbert Baker)從美國60年代嬉皮運動和黑人平權運動中汲取靈感,設計八色彩虹旗;粉紅代表性、紅代表生活、橙代表治療、黃代表陽光、綠代表自然、祖母綠代表藝術、靛代表和諧、紫代表精神。粉紅色及祖母綠後被刪除,靛被深藍取代,這紅橙黃綠藍紫六色彩虹旗從舊金山傳遍全世界,國際旗誌製造組織也正式承認六色彩虹旗為同志專有旗。由片名,我們踏出了解同志的第一步。而了解,是接納與愛的開始。

很少看見日片鎖定這個主題,更罕見的將場景設在養老院,青春的同志也終有黃昏一日、同志則不分國籍種族。老年的同志晚年的生活依然是種花蒔草、讀書寫字與鍋碗瓢盆,和一般老人不同的是多些瘋狂與想像,有不需掩飾的真性情,看了有趣味、有眼淚也令人將心比心的心疼。

本片監製導演犬童一心厲害之處,在於情節的細細安排,微火慢燉讓許多素材合情理的融合;包含穿插一些令人捧腹大笑的橋段、都在算計中,若撤除會心一笑的調劑段落,很多樂景寫悲之處就無從而來,觀眾也容易進入夢鄉而非同理感受;商業與藝術特質兼具的犬童一心,專注於邊緣人的議題,透過以純潔可親的題材包裝故事,編織出扣人心弦的生命旅程,鋪陳一個充滿對比與想像的空間,將性別議題和感情生活,作了最特別的調和,讓文藝愛情成為動人而不浮濫的詠歎調。

影片的亮點,除了高高在上俯瞰著人生、面對死亡仍要維持宛如貴族的優雅、包著印度式頭巾、穿著沙龍、病入膏肓仍日日塗好蔻丹指甲、那老人院裡遲暮的君王---「卑彌乎」吉田照雄,就是滿臉鬍渣都閃耀動人的卑彌乎愛人---飾演「岸田春彥」的小田切讓。片中連一開始惡搞老人院的男孩,跟他面對面衝突時,都被他「電」到而撼動覺醒,從敵對到自動繳械投降、加入「敵營」成為最年輕的一位小朋友;2005年完成的此片,讓每次出場都熠熠生輝、宛如白馬王子現身的小田切讓大放光芒,於是,柴崎幸飾演的女主角「沙織」,因他而重新面對父親,聆聽了父親臨終對於家庭的想法,輕聲對女兒說[我愛你],沙織雖不能原諒但至少能夠體諒:他不是不愛而是不能去愛。這個父親的最後戀人在父女之間穿針引線,使得沙織、觀眾你我和小男孩一樣,都被說服了,一切都充滿了想像和無限可能。所以,小田切讓在2004年以北野武的《血與骨》一片獲得第47回日本藍絲帶獎最佳男配角獎、石原裕次郎最佳新人獎後,又以【彩虹下的幸福】獲得日本專業電影獎最佳男主角,並獲得台灣觀眾最熟悉的作品《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擔綱的機會,2007年贏得第31屆日本奧斯卡獎最佳男主角提名。最近才與《琳達琳達》片中年輕的樂團吉他手、20歲的演員香椎由宇結婚,不知讓多少粉絲頓足搥胸。片中的[沙織]是觀眾的眼睛,同志的女兒、卻非同志,為了賺錢求生存進老人院幫傭的孤女,觀眾透過她,審視的是未曾想像的世界,包括發現母親40歲生日時、與老人院其他成員美麗的合影、甜蜜而坦然笑容背後的瞭然,以及對女兒的至死隱瞞,真是華麗又蒼涼;這棟宅院裡關著的是情感、是慾望、也是許多人心中不能提的秘密。同志亦凡人,情感的需求都一樣,渴望愛、也渴望被愛;從敵視的態度到同情,不能原諒虧欠的父愛,卻能真心認同甚且喜愛父親所處的族類,是否比原諒更偉大?!這一切,都在片中所有角色善意的試探和小心的回應中,漸漸成型。「你,喜歡我嗎?這是沙織最想問春彥的問題,最後發現:「我喜歡自己嗎?」才是問題的癥結。在德弗札克「媽媽教我的歌」、改編的日文女生清唱主題音樂、反覆出現而將本片悠悠然的分了段---我也隨之悠悠然的想著:人,都需要被了解、被接納、被愛,但得先從了解自己、接納自己與愛自己開始,進而平等看待和尊重跟「我」不一樣的每一個人!    官方部落格:http://blog.sina.com.tw/himiko/    2008.4.14. [1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