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的「潁州孩子」
奧斯卡獲獎影片堛熒R滋孤兒現實
作者.南方週末   2007-03-09

◎何海寧
  
2 月26日,在第79屆奧斯卡獎頒獎典禮上,由旅美華人導演楊紫燁執導、耗時一年半拍攝而成的紀錄片《潁州的孩子》獲得了"最佳紀錄短片獎"。它講述了安徽阜陽市潁州地區受愛滋病影響的家庭的真實生存狀態,對當地愛滋孤兒的生活做了詳實記錄。《潁州的孩子》中的四個孤兒和來自其他省份的11個愛滋孤兒一起, 在去年12月1日國際愛滋病日這天,受溫家寶總理的邀請參觀了他的辦公室。
  
"愛滋孤兒唄"
  

●高俊和他的同病小夥伴(王軼庶/攝影)

"看他的人太多了!"孫富銀摟著高俊笑道。7歲的小男孩偎依在她腿邊,像一隻溫順的小羔羊。陽光下,高俊一直保持著標準表情:半低著頭,靦腆地微笑。冷不丁小米(化名)---一個和高俊同樣遭遇的男孩從孫富銀背後躥出來,擠眉弄眼:"愛滋孤兒唄!"
  
高 俊依舊微笑著,他並不瞭解這個稱謂的複雜含義,也不清楚這會對將來生活帶來什麼樣的影響。2月26日,旅美華人楊紫燁執導的《潁州的孩子》獲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獎"---在這部敍述安徽阜陽市愛滋病家庭的紀錄片中,高俊父母因為愛滋病去世,大伯和叔叔不願意收養他,最終他被寄養在另一個愛滋家庭堙C
  
63歲的孫富銀多了一個"孫子"。她原有3個兒子,2002年,兩個兒子去世;次年,大兒子和媳婦也去世了。雖然沒有檢測,但他們發病症狀非常類似愛滋病。"那一年村埵漱F10多人,都是爛嘴爛身子,還有爛頭的。"孫富銀眼眶紅了。
  
今年初,高俊多了一個夥伴,小米。他被遺棄街頭,攜帶愛滋病毒,後來寄養在孫富銀家。兩個人穿著同樣的衣服,拿著同樣的玩具,在街巷堛情C有時,鄰居大一點的孩子也過來逗他們玩。
  
高 俊似乎遠離了影片中的灰色環境,他不再只能同母雞、豬為伴。兩個小男孩戴著塑膠手銬、握著玩具槍,在"員警抓小偷"的遊戲堙A他們的意見無法達成共識。" 我是員警,你是小偷!"小米喊道。"我不是小偷。"高俊奶聲奶氣地說。然後互相掐架。他們有了基本的是非觀,分得清員警和小偷的好壞,但父母的印跡已經在高俊的童年生活堮灠h。曾有人問他媽媽到哪裡去了,"我有一個張媽媽,彭媽媽,還有一個死媽媽。"他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