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之後上網找到的資料
在影片之後原來有那麼多的無奈

柏宗
2.4

奧斯卡光環下的"潁州孩子"4

 

  改變·錢的爭議

  張穎稱,丁家之所以不想繼續撫養高峻,是因為"他們在協會的資助下,變富裕了";丁開鋒夫婦則認為使他家"致富"的不是"阜愛"

  200312月份,阜陽艾滋病貧困兒童救助協會成立的時候,張穎同時經營服裝、飯店、咖啡廳等生意。她沒有料到的是,由於當地疾病控制中心的介紹和親朋鄰居之間的傳播,使得越來越多的艾滋病貧困兒童找上門來。

  2004年底,協會救助的艾滋病貧困兒童有100多人,2005年底為3 00多人,截至記者發稿時,協會救助的艾滋病貧困兒童為435人,每人每月獲得的救助金額多為100元,只有自身也有艾滋病的兒童為400元。

  2005年以後,張將自己的生意相繼轉讓或出租,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協會中來。

  "協會不是簡單發放救助金就完了,還要到社區、農村宣傳艾滋病知識,還要帶孩子們看病,組織夏令營,開展兒童心理健康教育等等。這些家庭一有什麼事情就找協會。"張穎說。

  2006年以前,協會的資金多來自企業和個人的資助,從去年開始,協會才開始向國際國內的慈善機構申請資金,協會的資金開始逐漸增多,200440萬元,200580萬元,2006100萬元。

  "我看到張會長帶著楠楠到北京看病,還和楠楠一起包餃子,還多次到村堳韃ョA和艾滋病人一般性接觸不傳染,所以我們也漸漸不害怕了。"楠楠的嬸嬸孫素珍說。2005年,楠楠和叔叔嬸嬸住到了一起。

  楠楠現在的班主任張麗說,張穎經常帶任楠楠去外地,帶玩具回來,同學都喜歡跟她玩,在學校,楠楠並未受到歧視。

  16歲的楠楠仍然性格內向,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她靠在門上,面帶微笑,什麼也不說。

  高峻在進入丁開鋒家之後,發生了明顯的改變。僅三個月後,《潁州的孩子》的導演楊紫燁再次來到丁開鋒家時,看到的高峻活潑可愛,他和村堛澈臚l們一起戲耍,追逐。丁開鋒教他吃油菜花,抱著他接放學回家的女兒。

  但是2005814日,高峻病得厲害,住院了,無人看護,張穎帶著紀錄片攝製組的人找到正在地崷T玉米的高尚全,請高幫助護理,當時,高當著所有人的面說,不要協會的錢,高峻的病也不看了,死活都聽天由命。

  一氣之下,高尚全將高峻抱到鎮政府,要和鎮領導"同吃同住".最後,還是張穎帶走了高峻。那時候,丁開鋒已經不打算再收養高峻了,張穎原想將高峻送回高家。

  高峻繼續留在丁家,直到200611日,他被寄養到阜陽市開發區陳莊的張士銀老人家中。

  張穎稱,丁開鋒夫婦之所以不想繼續撫養高峻,是因為"他們在協會的資助下,變富裕了,因此感覺撫養高峻很麻煩".

  丁開鋒夫婦則稱,因為艾滋病,高峻天天在床上拉屎拉尿,同樣患有艾滋病的丁開鋒夫婦已經不堪忍受了。

  丁開鋒家確實變得富裕了。2005年,他家還是磚瓦房,堶悸犒q視機和桌椅都是"阜愛"贈送的。2006年,丁家建起了幾間水泥平房和一座新樓,客廳堿O嶄新的沙發、音箱、冰箱和電動麻將桌等。

  從2004年始,"阜愛"就給丁開鋒的2個子女每月發放共計200元的資助。丁開鋒夫婦並不否認"阜愛"對他們家的幫助,但是他們仍然認為,使他家致富的是北京夢園盛世影視公司《星光燦爛》攝製組,而不是"阜愛".

  這個攝製組根據媒體報道,于20058月找到丁家,請丁開鋒的女兒丁香玉參加演出一部艾滋病題材的電影,投資方為廣東日生集團。

  經該攝製組提議,廣東日生集團劃撥專項資金10萬元,用於艾滋病患者丁開鋒和丁華社發展養殖業,此款打入"阜愛"的賬戶。丁開鋒稱,他第一次找張穎要錢時,張不給,並稱這筆錢是給協會的,"否則為什麼不匯給私人的賬戶呢".喝了點酒的丁和張吵了起來,後來,丁開鋒跑到北京,請導演寫了一份證明, "阜愛"才給了2人各4萬元。

  對此,張穎的解釋非常複雜。她說,廣東日生集團本意是將這筆錢捐給協會的,後來,導演說服廣東日生集團的老總,改變了這筆錢的性質。

  丁開鋒和張的糾紛早已平息,但這一事件連同另一事件,經媒體報道後,使得張穎成立"阜愛"的動機遭到質疑:當年8月,張穎帶著30多個孩子到北京參加"愛無疆界"夏令營,見到了姚明。丁開鋒的兒子也參加了這次活動,他回憶說,當時,姚明給每位孩子發了40 0元紅包,但在回賓館的路上,張穎就向他們要回去200元,"她說你們吃住花了我很多錢".

  同年,阜陽市衛生局和民政局對"阜愛"的財務進行調查,但未發現問題。"如果有問題,'阜愛'就不會走到今天了。"35日,張穎接受記者採訪時說。

  丁開鋒的女兒丁香玉在拍攝那部電影的過程中,被該攝製組導演發現很有唱歌天賦。於是,導演和丁開鋒夫婦達成協定,他將丁香玉帶到北京培養,並給了丁開鋒夫婦10萬元。

  丁開鋒夫婦說,他們將得到的14萬元錢全部用來建房。

 

 

今年5歲的王俊(化名)前年失去了雙親,去年有些瘋癲的奶奶也離他而去,當確定他也已經感染艾滋後,所有的親人都不願照顧這個家族中的第一個男孩子。經過阜愛協會的協調和幫助,終於有一個家庭願意接受王俊,協會每月幫助400元。這個家庭父母都是感染者,但還有勞動能力,家裡有一對未感染艾滋病的兒女。

9
月份,這家的女兒得到了出演一部關於艾滋孤兒電影的機會,給自己的家庭增加了很多收入。王俊的養父曾經試圖拋棄王俊,後來電影導演提到也需要王俊這樣一個角色,便繼續把王俊留了下來。儘管現在養父對王俊不好的事實路人皆知,可是因為當初王俊的伯父和現在養父簽了收養協議,協會也愛莫能助。

「我一直在聯繫小俊的伯父,惟一的辦法是他提出把小俊接回家。我跟他說,你把小俊接出來,哪怕我們協會雇保姆照顧他!」張穎的這個要求還沒有取得小俊伯父的同意,現在只能等這位在外地打工的男人過年回家時再做思想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