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穎州的孩子]--- 側看[ 丁莊夢]

 

老實說這個題材太沉重,想說些什麼就有些東西壓在胸口,哽著難受。看著影片裡的安徽阜陽市愛滋孤兒,短短39 分鐘拍出名為[ 人性] 的東西。 參閱閻連科 的話題性小說[ 丁莊夢] ,愛滋病這件事情在大陸或許比想像嚴重,這些患者大半因為賣血的關 係交叉傳染,共用不乾淨的針頭促成疾病流傳,孩子是最無辜的犧牲者。是貧窮逼死了人嗎? 不,是人性的貪婪與醜惡逼死的。[ 彥達]970123

 

 

[丁莊夢]內容介紹

2005 年,閻連科以《為人民服務》闖第一次禁區
  2006 年,閻連科以《丁莊夢》再闖禁區,一探中國大陸官方政治的最大忌諱── 河南省愛滋村的事實真相

  繼《為人民服務》遭中共中央宣傳部「三不」政策全面封殺後,閻連科的《丁莊夢》再遭中共中央宣傳部「封存」,因為被認為「以灰暗的描寫,誇大愛滋病的危害和恐懼」,使作者成為近年來大陸第一位最多問題的作家。
  憑心而論,《丁莊夢》是中國第一本以描寫愛滋病為題材的長篇小說,作者關愛生命,關注愛滋病現象,通過小說表達對於人類窘境之人道關懷和博大愛心。

  此書以河南愛滋村為背景,通過敘述者── 一個冤死的八歲大之小孩子,以他的眼睛,看丁莊、看愛滋病、看醜惡的世界和醜陋的人性,看人民的愚昧、貧窮、貪慾與對權力的瘋狂。小說描寫了丁莊村的農民,如何在政府的鼓動下,響應當地政府「賣血致富」的口號,在「血王」的推波助瀾下,成為「萬戶蕭疏鬼唱歌」的愛滋村。

  本身為河南人的閻連科為了寫《丁莊夢》,從二○○ 三年開始,前後七次到河南考察,和愛滋村裡的農民一起生活,實地觀察,憤而為筆。這是一本難得的為河南愛滋病感染者吶喊的作品,堪稱媲美《鼠疫》、《大疫年紀事》。

 

閻連科用《丁莊夢》 關懷愛滋村  陳心怡(原文刊載於聯合新聞網, 全球觀察2006.11.30

法國文豪卡繆在構思八年後,於1947 年完成《鼠疫》一書而成了當代經典代表。將近60 年後的今天,大陸作家閻連科花了12 年的時間,從接觸第一個河南省愛滋村的病人後,便開始醞釀一部關懷愛滋病小說,被喻為中國版的《鼠疫》──《丁莊夢》由是誕生。

《丁莊夢》書中多半以「熱病」稱呼愛滋病,閻連科以一個冤死的8 歲孩子為主角,切入丁莊這場災難。丁莊村的農民在政府鼓動下,響應「賣血致富」的口號,最後整村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變成了愛滋村。故事從這孩子的眼睛看丁莊、看愛滋病、看醜惡的世界和人性,以及人的愚昧、貧窮、貪慾、對權力的瘋狂。

2005 8 月,閻連科完成20 萬字的長篇小說《丁莊夢》後,在接受《亞洲週刊》的專訪表示,「這部小說把我的內心完全寫垮了」。在《丁莊夢》的後記,閻連科用〈寫作的崩潰〉為標題描述完成小說之後心情:「2005 8 月中旬的一天上午10 時,我寫完長篇小說《丁莊夢》的最後一頁 忽然間的煩躁不安,無所適從 兩行淚水無可遏制長洩而下 …… 。」

《丁莊夢》的震撼力,從出版的狀況便可看出:港版(文化藝術出版)上市即竄上暢銷排行榜,新加坡與台灣(麥田出版)也陸續推出;此外,由於閻連科直接以河南愛滋村為題材,因此在大陸版問世前,中共中央宣傳部就緊急要求負責出版的上海文藝將《丁莊夢》送審。之後,《丁莊夢》雖未被查禁,但是中宣部仍以「此書用灰暗的筆調描寫,誇大愛滋病的疫情,散布恐怖」為由,向媒體下令不得宣傳、報導與評論。

就在《丁莊夢》順利付梓、引起文壇迴響之際,閻連科卻一狀將上海文藝出版社告上法庭。原因是,上海文藝出版社不僅積欠閻連科稿費,而且對於先前承諾捐贈愛滋病村的5 萬元人民幣也沒有兌現。

閻連科在訴訟中指出,上海文藝社在今年元月初出版《丁莊夢》時,還在封面的內頁印有「為寫作和出版這部小說,作者和上海文藝出版社捐獻義款,聯合進行了『關愛生命,關注愛滋病慈善行動』,這項行動仍在繼續」的宣傳說明文字,而實際的情況是,上海文藝出版社仍未給付作者稿費,也沒有為愛滋病村捐助義款。

閻連科無奈地向媒體表示,實際上他並不想打官司,但為了讓關懷愛滋病人的口號落實,出版社不能欺騙讀者,不然每一個購買這本書的讀者都會以為自己捐款給愛滋病村。

 

[ 閻連科] 小檔案

河南省嵩縣田湖鎮人,1958 年出生,1978 年入伍,1985 年畢業於河南大學政教系,1991 年畢業於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學系。1978 年開始寫作,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日光流年》、《堅硬如水》、《受活》等;中篇小說有《年月日》、《耙耬天歌》等十餘部。閻連科多次獲魯迅文學獎和其他全國性文學獎,其作品被譯爲多種語言,其中《受活》分別獲得第三屆老舍文學獎優秀長篇小說獎及第二屆鼎鈞雙年文學獎。《丁莊夢》也被選為亞洲週刊中文十大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