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干達天空下】 War Dance

繼《無米樂》、《醫生》之後,2008又一撼動人心電影鉅獻

人們很難相信我們的故事

但我們如果不說,你永遠不會知道!

  2008奧斯卡最佳紀錄片提名

2008台灣國際兒童影展正式觀摩影片

  2007日舞影展_最佳導演獎

  2007 Full Frame紀錄片影展_觀眾票選最佳影片

  2007芝加哥紀錄片影展_最佳攝影

  2007費城影展最佳導演 & 威斯康辛影展_觀眾票選最佳紀錄片

 

年份/國家2007/美國

類型:紀錄片

導演Sean Fine & Andrea Nix Fine ( 尚•范恩、 安德莉雅尼克絲范恩)

發行:中映電影   片長:105分鐘

官方部落格:http://blog.pixnet.net/wardance 

 

劇情簡介:

《烏干達天空下》是關於一群在北烏干達保護營區裡特別的小孩堅忍生命力的故事,本片呈現戰爭世界的恐怖與音樂、舞蹈美妙之間的強烈對比,彰顯藝術無與倫比的啟發與感人力量。在非洲北烏干達的阿秋利部落,歷經二十年的內戰摧殘,家園毀滅、骨肉分離,三個天真可愛但飽受戰爭之害的孩子∼多明尼克、蘿絲與南西,長期住在帕東哥(Patongo)保護營內。今年營區的小學獲得了一個參與『全國傳統歌舞大賽』的機會,他們的才華、投入和熱情讓他們史無前例地獲邀參加在首都坎帕拉舉行的全國音樂比賽。這趟史無前例的首都之旅讓他們找回些許早已失去的童年快樂;對這群孩子而言,這不僅僅是場比賽,在這段訓練與登台的歷程中,他們尋得了被剝奪的童年樂趣、爭取此生未曾感受過的榮耀,同時也在自己微小的生命中初次嚐到勝利的滋味。

 

製作緣起

 

 

 

 

 

 

 

 

2005年「全球閃亮」(Shine Global)這個非營利紀錄片製作公司成立,希望透過紀錄片拍攝提醒世人孩童受虐待與被剝削的情形,並能為社會與政治帶來改變。該公司的第一部影片便邀尚•范恩與安德莉雅•妮克斯•范恩關注北烏干達的狀況。范恩夫婦有感於難民營內孩童的遭遇悲慘,卻未受到媒體的重視,決定要以個人敘述的獨特方式來呈現戰爭加諸在這些孩童身上慘絕人寰的事實。

 

兩位導演發現北烏干達的小孩都知道「全國音樂舞蹈大賽」,一個每年在首都坎帕拉舉辦有超過二萬所學校參加的比賽,他們回憶說:「我們一聽到戰區的小學今年可能可以參加比賽的消息,立刻看到一個很獨特的故事可能性,一個可以不把這些孩子只是當作受害者,而是去呈現他們不可思議的韌性、尊嚴跟才華。」范恩夫婦得知帕東哥在這麼惡劣的生活環境下,營區的孩童首度從一萬九千所學校脫穎而出,在區域音樂比賽獲勝,因此獲得全國賽參賽資格後即堅定的表示:「我們清楚知道這將是這些孩子們這輩子經歷過最美好與正面的一件事。這也是我們一定要跟大家講的故事。」經過一年多困難的製作,終於完成《烏干達天空下》這部獲獎無數感人的紀錄影片。

 

製作過程

導演尚•范恩先到烏干達二週,由維安部隊陪同在戰區訪問了十所學校,當他到達帕東哥這個全烏干達最偏遠的保護營學校時,他們夫婦知道這裡就是全世界都應該看到的故事所在。

 

這個營區半數以上的小孩要不是曾被叛軍擄走成為童兵,就是在戰爭中失去了父母或兄弟姊妹。由於這個營區附近的叛軍的活動頻繁,因此連援助其他保護營的團體也不敢到這個危險之地;在帕東哥裡情況更糟,以小孩為主的居民不僅要忍受叛軍恐怖的襲擊,還長期處於營養不良以及疾病肆虐的生活,現場幾乎沒有醫療照護,處境之慘令人難以想像。

 

身為電影人,范恩夫婦過去也碰過不少危險,他們在哥倫比亞拍過解救童兵,也在極地圈挨餓受凍。但是在帕東哥拍攝的經驗卻是他們從未有過的挑戰。「這是我們的孩子出生後我們接下的第一個危險案子。全球閃亮的製作人跟我們接觸之後,我們所作的研究告訴我們在北烏干達的戰區拍攝真的很危險。我們必須先找出如何進行拍攝,然後才能確定冒這個險是否值得,尤其我們已經為人父母。不過,我們對於北烏干達的小孩所受的苦難談得越多,我們就越覺得必須幫他們來講他們的故事。終究來說,我們也希望我們所拍的片子是我們自己的孩子以後會覺得驕傲的。」導演夫婦認為他們同時都在現場太危險,所以他們不得已計畫了一個長期合作的做法。每天安德莉雅在家裡會透過電話了解拍片進度,以便能夠專注在影片的結構,同時尚則盡全力在他不曾經歷過的嚴酷處境裡透過攝影機捕捉最動人的故事。

 

 

 

 

 

 

 

 

尚跟安德莉雅的遠距合作方式很意外地反而為這個拍攝計畫幫了大忙。安德莉雅解釋說:「因為尚工作地點的危險和艱苦,每天通電話讓我們能夠一直掌握最好的故事。我的任務就是影片的『大局』,因為我不必像工作組每日必須面對疾病與各種現場的困難,所以我的思緒無礙。只是我每天都擔憂尚跟工作組員的健康與安全還是蠻難受的。」為了保持連絡,尚•范恩在營區裡找到一個手機的通話品質勉強可以接受的地點──就是站在營區夜店跟妓女戶的最高的磚牆上店踮起腳尖。尚每天都跟安德莉雅通話討論當日的進度並交換意見。

 

工作組總共到帕東哥兩次,總共待了近三個月的時間。按規定,外地人不可以住在營區裡,最後經過多次協商(跟很多次的Uno遊戲後)軍方才同意。等到范恩成為社區裡的一份子後,他不帶攝影機開始去找足以代表戰後數以萬計的孩童聲音的主角。「我們要找的故事是能夠代表營區裡多數小孩不幸都共同擁有的經歷」安德莉雅•范恩解釋說。尚跟學校裡每個學生都訪談過後,才決定以多明尼克,蘿絲和萳西三人為主軸。他們的家人同意他們參與影片因為他們認為這能夠讓全世界都知道安秋利部落慘絕人寰的經歷。」

 

第二次回到帕東哥拍攝時,尚把預告片放在iPod裡播放給孩子們看,他們都嘖嘖稱奇。不過最讓他們印象深刻的不只是科技(對一個沒有電的地方,這當然是不小的震撼),而是他們感受到的一種極大的榮幸。范恩說:「在他們的文化裡,拍一張照片已經是極高的敬意,所以看到自己出現在電影裡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或許正因如此,他們願意跟我們分享他們的故事,因為他們覺得自己很重要,覺得他們的經歷有意義。我們再度回去也很重要。他們再看到我們的時候都很興奮,因為我們真的回來了,他們看到我們是多麼看重他們。」

導演的話

拍攝《烏干達天空下》最困難的地方就在於替每個「戰爭故事」找到一個獨立的風格──也就是影片中孩子們回憶他們心靈受創最劇的片段。我們面對的是紀錄片的老問題:「如何呈現已經發生過的事件?」但我們知道我們不想要用直接再現的方式。我們想要讓觀眾感覺他們在看著孩子們回憶真實發生的事件時,他們是身在孩子們的回憶裡,在他們現在還揮之不去的夢魘裡。當多明尼克、蘿絲與萳西分享發生在他們身上令人難過的故事時,例如親眼看見父母親被叛軍殺害或是被擄走,銀幕上出現的場景不少都是在事件實際發生地拍攝。這對他們來說很重要,我們也覺得湧現在他們臉上的情感有一種真實的見證力道。這些場景的拍攝都是由孩子們自己決定的。我們的電影製作風格只是要在視覺上與從個人的角度上儘可能去接近拍攝對象,好讓觀眾感受到這份關連。攝影機經常離他們的臉龐就只有幾英吋,而且重回他們被擄走或是看見父母被叛軍帶走的傷心地很容易就會讓人情緒崩潰,但是每個小孩都覺得一定要讓世界真正瞭解他們所經歷的一切。這更讓我們打從心底要讓《烏干達的天空下》有一個強而有力的視覺風格。我們決定用Panasonic Varicam的高解析度24p來拍攝,而且用好些不同的鏡頭和攝影速度來讓賦予影片特有的電影感。

 

 

 

導演簡介

 

 

 

 

 

 

 

 

 

過去十年來,尚(Sean Fine )與安德莉雅(Andrea Nix Fine)為紀錄電視與電影界製作、導演也拍攝了多部影片.他們的工作橫跨三十餘個國家,從危險的戰區到極地圈。尚•范恩備受好評的紀錄片《鴿子殺手》為他帶來了一座葛萊美獎。安德莉雅則為國家地理頻道製作、編寫偏遠文化與科學發展的紀錄影片。在2004年他們製作、導演了獲獎的《真實老爸》,一部力道十足,探討美國父親的兩小時紀錄片。

 

故事主人翁

 

 蘿絲13歲,合唱團員,曾親眼目睹她雙親被叛軍處決後的慘狀,現正試著找回自己的生活。

 

"在我父親死前,他告訴我歌唱是很棒的才能。每當我唱歌的時候,我都想起他。

 

多明尼克14歲,從叛軍逃出的童兵,也是一個很棒的木琴手,叛軍逼他殺害的三個人是他難以抹滅的痛苦記憶。

 

"我希望成為一位音樂家因為演奏木琴是上帝的恩賜。如果沒有音樂,世上就沒有生命。

 

 

 

 萳西14歲,舞者,叛軍殺害她父親並擄走她母親,在逃至保護營前,她在草叢中讓自己與兩個小弟妹安全躲藏數日。

 

歌曲讓我忘記保護營裡的一切…疾病、缺乏食物、人們死亡…跳舞就像是閉上眼睛,和朋友們一起。家的感覺。

 

 

 

教育團體小型試片觀眾口碑推薦:

1. 台北市民生國小 學務主任 朱慧平 

“雖然戰火可怕,但人要生存,這些孩子活下來的方式多麼簡單,唱歌、跳舞,讓他們重燃生之希望。”

2. 台北縣三峽鎮建安國小 徐美珍老師

“生命也許無常,但「希望」卻是可以恆常。這部紀錄片節奏明確快速,情節對比鮮明,有層次感,故事令人感動,引人深思,不會讓人覺得冗長難耐。”

3. 花蓮教育大學附小 許貞雯老師

“戰爭留給孩子們傷痕,音樂比賽帶給營中的歡笑及希望。讓他們仍擁有自己因音樂、藝術、舞蹈文化而精采的生命故事。

4. 台北市仁愛國小 徐賢德老師

“音樂是治癒心靈的良藥,它撫平戰爭所帶來的恐懼與各種傷痛,可怕的戰爭摧毀無數個烏干達家庭,每位小朋友的背後都有一個令人聞之動容的故事。”

5. 北一女 金鈴老師

“本片很感人,讓人看見生命在最黑暗的時空裡,仍然綻放著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