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福報[家庭電影院] ~144~  2007.12.30  蘇蘭

 原英文片名是The Home Song Stories 應譯成「家鄉的故事」,為何中文片名叫「意」?到現在還參不透。這是湯尼艾瑞斯Tony Ayres自編自導,代表澳洲入圍2007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女主角、最佳新演員、最佳男配角、最佳原著劇本、最佳美術設計、最佳造型設計入圍。結果

湯尼獲「最佳原著劇本」獎---他寫母親和他在澳洲一年的生活故事;陳沖則因「意」獲第44屆金馬獎的最佳女主角---這是她得金馬獎的第三部影片,之前曾以「紅玫瑰與白玫瑰」獲最佳女主角、「天浴」獲最佳影片、最佳導演獎。

故事是香港夜總會紅牌歌星洪玫瑰,愛上澳洲水手比爾,帶著兩個小孩遠赴澳洲過新生活,與比爾幾次分合,玫瑰周旋在不同的男人間,孩子們冷眼旁觀,跟著母親漂泊。本片改編自導演的真實身世,說的是子女與母親間又愛又恨的複雜感情,女主角陳沖成功詮釋攜子女他鄉流浪的心情,兩位童星演出也自然到位,詮釋導演童年的小男生駱佳煒還同時被提名最佳新演員、最佳男配角,是今年金馬獎年紀最小的入圍者,他緊張的看著大人又將出什麼狀況的眼神、以及埋首書中鑽入夢裡藉以逃避現實、一再原諒媽媽卻又深深失望的表情,過目難忘。聽見同學奚落自己的母親、鎖在廁所哭完了重新面對人生過下去的模式,成為童年記憶的縮影。全片娓娓道來、不慍不火,卻感人至深。

若有小疵,便是演洪玫瑰年輕時的女孩跟陳沖實在太不像了,不能連戲。

全片很多物件與名稱的隱喻非常明顯,媽媽郭淑華的藝名[洪玫瑰],暗示愛她者必被刺滿傷痕,擁抱她者必流血滿身;那口收藏的箱子,隨身攜帶,每轉移一地都像是秘密,藏著家族沉甸甸的故事,等候適當時機的攤展;生活潦倒還硬是講究,那又貴又重的水晶門簾到什麼屋子都要掛上,「要把家打扮得美美的」;男孩作夢飛上太空,因為和媽媽生活太痛苦,遠離現實是解脫。

母親,台上台下搬演,一件件旗袍穿啊脫啊!每一件衣裳都各有一張面容,代表她一件件一步步走向自我毀滅:青藍如天的、絲光綠的、黑底繡花的、還有幾件出色的合身洋裝、黑底碎花美麗的背影...到了熟爛橘子色的最後一件旗袍,有張愛玲『一襲爬滿蝨子的華麗袍子』之感,看戲的我也像弟弟一樣快崩潰了,經過這麼多事、媽媽竟還做著要回香港不切實際的夢...穿在陳沖身上的每件旗袍,譬喻了角色心情的轉換,竟是越來越滄桑荒涼。郭淑華的悲哀在於[知---告訴孩子的道理們]卻自己一犯再犯,把人生窄成兩條路---不是濫過就是死---對不起自己,更對不起兩個懂事的孩子!孩子們和比爾叔叔甚至廚師喬叔,一而再的原諒與接納,是不是也變成一種讓她慣性發作的環境幫兇?一直沒有人好好教育她、教訓她、影響她…不只孩子,成人也是需要成長求進的。

一幕陳沖對著女兒說:「我是被你拯救的,你到這世上總是救我」,像是喃喃自語,又像抱著女兒懺悔,彷彿她在說給自己聽,從小不得愛憐的女子長大成了別人的母親,心裡的小女孩其實還沒長大,一直等著別人的拯救,她需要很多很多愛,卻愧對了母親的角色。洪玫瑰不是[壞媽媽],而是[壞掉了的媽媽],她沒有要對孩子壞,是自己爛掉了影響到孩子;一雙兒女靠著自己摸索成長,長成了「正常人」,誰規定這樣長大的孩子就一定要異常?姊弟從這種成長歷程「獲得的」比「失去的」多,包括痛苦,造就堅韌的生命力,並有了比他人更深的經歷更痛的遭遇、更曲折的故事題材可書寫...這些還是得感謝他的母親?!寫作是湯尼情緒的發洩、生命的出口,姊弟二人不曾再提起的媽媽,被一寫再寫,用以了解她、罰她、接納她、甚至原諒她,唯有「原諒」,才有可能「愛」吧! 導演最後的陳述,讓我們看見一個兒子用釋懷的角度觀看不適任的母親,母親的角色被昇華成一則隱喻,彷彿一道看得見的牆,跨過了,導演才能完成自己,重新開始,或是獲得新生。 

    之所以片名中譯為「意」,難道是「心」之「音」,嘴裡說著都忘了、不介意,可心裡明明很在乎,只是假裝不在意。『忘不了』這首歌從開頭到結尾,呼應著英文片名"The Home Song Stories" ,媽媽的歌正是他忘不掉的回「憶」。觀眾憐兒心中苦,並見證 「原諒是愛」!       2007.12.10.

      官方網站http://www.homesongstories.com/ 延伸閱讀~心理輔導叢書"家庭會傷人"~ [1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