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爛新人生

           人間福報[家庭電影院] ~139~  2007.11.25.  蘇蘭

「讓我包容你的疲憊、困乏,還有你渴望呼吸自由空氣的軀體;家鄉既已謀生無門、背棄了你,無家可歸、屢遭顛沛的人兒,何不來我這裡?我已在黃金大門邊點燃一盞明燈。」這是艾瑪•拉沙胡/Emma Lazarus所撰、紐約港自由女神像的銘文。

曾是今年和平影展開幕片的【燦爛新人生---Golden Door】,開始於地勢高聳的西西里荒島山區上,飽經風霜的農民們受到奇幻照片吸引---兩個人才扛得動的紅蘿蔔、比人還高的母雞、長在樹上的金幣、超大型巨蛋等,正是這批義大利人對美國夢土的綺麗想像。因「神鬼無間」在奧斯卡拿下最佳導演的馬丁史柯西斯,生於紐約卻常聽到祖父母提起西西里島的往事,笑稱他祖父母的確聽過朋友如此描繪,甚至說:「原本我聽說這裡的道路都鋪滿了金幣,到了之後才發現三件事:第一,道路並沒有鋪滿金幣;第二,道路根本沒鋪;第三,我還得去鋪它。」馬丁誇讚本片導演「艾曼紐爾•克里亞勒斯Emanuele Crialese」是拍美國移民片的優秀創作者,因為【燦爛新人生】正是他祖父母的記憶寫照,如同他心目中的移民佳作---年代的獲奧斯卡獎的「美國、美國 America, America」。

電影故事是曼庫索(Mancuso)家人,幾經掙扎必須正視希望和面對恐懼,一起承受身體和心理上的折磨,離開自己滿是石礫的荒瘠家園,前往美洲新大陸尋找更好的生活。導演放大刻畫他所要強調的細節、場景和過程:開場父子兩人口含石塊、不知第幾度的赤足爬上石礫山頂求神問卜,太陽西下、寒風噗噗,不給指示就不離開的堅持,對照無情荒漠大地的渺小脆弱;祖母打柴回家,與神通靈、神奇的替將成外籍新娘的村中姑娘解厄銷孽;決定移民後變賣所有家當牲畜,換死人留下的帽子、西裝、披風、褲子、鞋子、打包、共乘租來的拖車晃去港口---以奇特的特寫長鏡頭描述告別的心態;對照進入美國後新郎認新娘配對的荒謬、接受智力測驗的各類拼排積木方式、啞巴小弟開口第一句話是:「爸爸,奶奶想回老家。」吃第一口香軟麵包不可置信的形容「簡直像雲朵!」還有女主角露西---法國才女夏綠蒂甘絲柏格Charlotte Gainsbourg的出場---有品味的衣冠齊整、會說標準英文、卻不知為何出現的神秘,在出義大利關時與曼氏家族巧遇,竟不請自來、篤定沉穩的直接走入他們家族合影的鏡頭中,當唯一不用站在木板假造型之後的家族一員,她冷靜的觀察、仔細的算計自己下一步人生…令人過目難忘,相較於另一部日前上映的「戀愛夢遊中」,她的古裝扮像讓飄洋過海的長途船程有了瑰麗色彩,電影也因此變得很好看。

而妮娜西蒙Nina Simone主唱的「Feeling Good」和「Sinnerman」歌聲,使電影更動人;片尾配上如詩如幻的場景:誇張的牛奶河中、眾旅行者抬頭蛙泳鏡頭,描繪終於進入黃金大門時的心情,是苦是甜未知的美國夢,於焉展開。導演以一種新的思考旅行方式拍攝此片,幾經風浪橫越大西洋,昏暗的船艙摩肩接踵、船友們甚至合作繞著擁擠的船艙排好、為前一位梳開亂髮、準備打扮下船最後抵達紐約的愛麗絲島……,曼氏家族是所有移民者的一個縮影。

愛麗絲島又稱為眼淚島(Ellis Island, Isle of Tears)是二十世紀美國移民者接受最終考驗的地方,他們必須等待、接受新世界守門人的逐項考驗,以確保他們的身心都達到「現代人」的要求標準。人們被迫進行選擇,只為換取一張進入黃金大門的通行證,迎向燦爛新人生。當然,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幸運地通往天堂,1880年起,大量的歐洲移民前往美國新大陸,愛麗絲島的官方移民局應需求設置於1892元旦,第一天約有700人成功通過;在18901930年間,有2千萬人透過愛麗絲島進入美國。 1907年標誌著移民潮的最高峰,一年中就有1百萬人通過,在417當天,史無前例地高達11747人進入,義大利人是移民潮中的大多數,在18901930年間,超過450萬人進入。

最初的10年內,聯邦法律限制了心理或生理上有缺陷殘疾者、沒有大人陪同的小孩和獨身女人進關;1910年,優生學家Henry Goddard擔任愛麗絲島顧問,進而發展出一套更為嚴密的檢查程序,增加驅逐出境處置;經過半世紀,愛麗絲島在1954年結束移民門戶的使命, 1990年作為博物館對外開放。    中文部落格:http://blog.sina.com.tw/goldendoor    [1595]   2007.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