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路】的  逗馬精神

    人間福報[家庭電影院] ~118~  2007.6.28.  蘇蘭

今年夏天, 6 月 22 日 至 7 月 9 日 ,台北電影節邁入第九年,與主題城市丹麥哥本哈根交流對望,並讓台灣觀眾深入認識電影文化____1995年由拉斯馮提爾帶頭的四位丹麥導演,有鑒於好萊塢資本主義征服全球,簽署發表了一份逗馬宣言(Dogma95),針對現今全球的拍片模式提出其反潮流的新概念,立誓遵守十條拍片守則:
1.
影片拍攝必須在場景的現場完成,不得取用道具和加工的場景設計。2.聲音不得和影像的製作分離。3.必須取用手提攝影。4.必須是彩色電影,不得使用特殊打光。5.禁止使用光學儀器以及濾光鏡。6.影片不得用淺薄的動作填塞(不得出現謀殺、武器等等)。7.禁止背離當時和現場(影片必須就發生在當時和當場)。8.不接受類型片。9.必須是Academy的三十五釐米底片。
10.
電影導演不得冠以作者之名最重要的目標就是從角色和場景裡逼近真實。

我們以電影【紅路】為例:編導瓏雪菲格Lone Scherfig曾為台灣觀眾喜愛的作品《二手書之戀Wilbur Wants to Kill Himself》來過台灣,她畢業於逗馬宣言的搖籃__丹麥國家電影學院,在她筆下,每一個帶有悲劇性格的平民角色,透過細膩而詼諧的對白,不需要任何鋪張誇飾的劇情陪襯,觀眾就可以感受到角色內心深層所透露的邪惡以及良善。

 [紅路]是一部值得靜靜欣賞、細細體會、慢慢療傷的蘇格蘭佳作,描述社區閉路電視的監視員賈姬,如何走出意外喪夫喪女傷痛的寫實歷程。有人叫它[病態的人性電影],我卻認為是社會邊緣人的正向故事____站在他們的立場,力圖振作、改過向善最難、最可貴、也最具力量!世界本來就不完美,社會上衣冠楚楚的病態人士,遠比生了病的更可怕;邊緣人求進的、勵志的故事最真實動人。

我們從充滿逗馬精神的鏡頭中看見:

夫家飼養的鳥視賈姬為陌生人,因兩年來賈姬未踏進夫家一步,一直耽溺在最後一面罵了女兒的悔恨之中;荒蕪了的花園、荒蕪了的生活、荒蕪了的心;若不是兇手布萊德走入她的監視範圍,是危機也是刺激轉機的改變了原先的生活步履,賈姬還會繼續荒蕪多久?即便是身邊的親人都想拉她一把____得了腫瘤的公公最急,幫她拔花園雜草亦不能拔去她心中陰霾;除非是發生了什麼事,讓她自己想走出來…為人父母的將心比心,讓賈姬最後改了初衷,原諒別人其實是釋放自己,這部電影做了具說服力的完美詮釋。

馬丁 坎波斯頓Martin Compston 飾演的少年史提和倫敦少女之間互動>送小狗、偷皮夾、24樓開窗吹風的玩笑.、及酒館鬧事對象是他老爸...看得出史提有多恨他爸爸,最後少女安撫帶他[回家],是布萊德紅路國宅的沙發...邊緣人的邊緣化總其來有自。賈姬聽他倆對話~「剛剛妳高興嗎?終於有錢可以出去走走…」之後,也沒再打算要回她遭竊的皮夾。最後賈姬撤銷對布萊德告訴後,兩人在街上相遇互動,布萊德最後一句對白:「你女兒至少有人愛,有人根本沒人愛...」欠愛總是邊緣化的開始,尋愛過程的挫折起伏和錯誤手段,則是[病態]的肇因,造成犯罪的第一步。

 [紅路]只是一條路的名字,遍地飛舞的紙屑、國宅電梯內滿滿的塗鴉、處處監視器可窺伺的角落...都告訴觀眾:這是一個犯罪邊緣的場所,是一個一不小心就墮落的地方,也是一個不被重視、不起眼、沒錢連走出去都困難的荒蕪之地;電影中演員們 不同於英國正統腔調的濃重蘇格蘭口音,更落實了這個城市的邊緣文化;還好在這裡,我們看見了一個有希望、有溫度的好故事!

中文部落格:http://blog.sina.com.tw/red_road/          [1304字] 2007.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