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來看紀錄片------他們在島嶼寫作-文學大師系列影展

           人間福報[家庭電影院] ~282~  2011.4.9.  蘇蘭

夢的彼端悠悠溯向前生
而此刻正滔滔奔往來世
其間不滅是我們的故事
每個佇足都能聽見看見

紀錄片用影片記載的,正是生命進行中的故事!

 

【他們在島嶼寫作 -- 文學大師系列影展】“The Inspired Island”: Series of Eminent Writers from Taiwan從今天49日起,至56日台北國賓長春影城展開,五位導演用影像紀錄六位文學大師:

楊力州《林海音:兩地》
林靖傑《王文興:尋找背海的人》

陳懷恩《余光中:逍遙遊》

陳傳興《鄭愁予:如霧起時》《周夢蝶 :化城再來人》
溫知儀《楊牧 :朝向一首詩的完成》

我們一起閱讀這六部作品之前的預習,簡介如后 :

 

林海音:兩地
林海音(1918-2001),六位大師唯一的女性與往生者。擔任「聯副」主編期間(1953-1963),抵抗政治壓抑的風氣,發掘了林懷民、七等生、黃春明、鄭清文、鍾理和等新人,創辦「純文學」出版社。林海音家的客廳是「是半個台灣文壇」,文壇尊稱她為「林先生」。1960年《城南舊事》出版,寫北京城南的童年,奠定了林海音在文學界的傳世地位。

 

北京城南的英子,到了台北城南,變成文壇不可或缺的「林先生」。《兩地》從林海音「雙鄉」的特殊身份切入,隨著女兒夏祖麗娓娓道來的聲線,走入她的書桌、生活圈、編輯台,特殊年代裡的風聲鶴唳與擔當,以及那一塊奮力開拓的純文學園圃。也因為性格與文字裡的廣大與親切,林海音的文學作品跨越時空,成為兩岸人共有的美憶。她是寫作者的朋友,更是戰後台灣文學從襁褓到成熟,無私勇敢的母親!

王文興:尋找背海的人 
王文興(1939-)和台灣大學外文系同學白先勇、歐陽子、陳若曦等人,於1960年創辦《現代文學》。代表作《家變》1973年出版,被認為是「離經叛道」的「異端」。顏元叔認為此書「文字之創新,臨即感之強勁,人情刻劃之真實,細節抉擇之精審,筆觸之細膩含蓄等方面,使它成為中國近代小說少數的傑作之一」。前後歷時二十五年完成的《背海的人》上下冊發表,將現代主義美學推到了極端。

每一夜,小說家和他自己搏鬥,在斗室內,像挖掘壕溝那樣地起運著胸膛內的土……。《尋找背海的人》以年輕小說家尋覓的蹤跡,串起王文興的文學生涯。圖書館內密排的書架,校園參差的花樹與歧路,對藝術的敏銳感受和一己之見,猶如雕鑿精神的棗核那樣?精工地將情思翻譯為記號,再翻譯為文字。王文興展現了一個信守文字信仰、珍重對待寫作、以緩慢換取深刻的文學身影。他形容自己書寫文字並非標新立異,篇篇都是困獸之鬥!

余光中:逍遙遊

余光中(1928-),美國愛荷華大學藝術碩士。其文學資源兼自中西,其詩注重音樂性,散文則幽默博學,六十年代以降台灣多場重要文學文化論爭的參與者;那年詩人節(端午)在汨羅江畔引領萬眾朗誦汨羅江神祭屈原的盛事,至今還為人津津樂道!

歸來了,曾經遠射天狼星,學徐霞客遊歷八方,目光矍鑠的焚鶴人。《逍遙遊》跟隨余光中夫婦的遊屐,牽引出詩人的鄉愁、文學啟蒙、寫作風格與文壇交遊,見其走過中西思潮交會澎湃的歲月,找尋屬於自己的聲音。1964820日於臺北完成的作品為其紀錄片的名,因逍遙遊之而能「蟬蛻蝶化,遺忘不愉快的自己」:

余光中〈逍遙遊〉~節錄

五千年前,我的五立方的祖先正在昆侖山下正在黃河源濯足。然則我是誰呢?我是誰呢?呼聲落在無回音的,島宇宙的邊陲。我是誰呢?————?一瞬間,所有的光都息羽回顧,蝟集在我的睫下。你不是誰,光說,你是一切。你是侏儒中的侏儒,至小中的至小。但你是一切。你的魂魄烙著北京人全部的夢魘和恐懼。只要你願意,你便立在歷史的中流。在戰爭之上,你應舉起自己的筆,在饑饉在黑死病之上。星裔羅列,虛懸于永恆的一頂皇冠,多少克拉多少克拉的榮耀,可以為智者為勇者加冕,為你加冕。如果你保持清醒,而且屹立得夠久。你是空無。你是一切。無回音的大真空中,光,如是說。

 

鄭愁予:如霧起時
鄭愁予〈如霧起時〉~節錄

我從海上來,帶回航海的二十二顆星。

你問我航海的事兒,我仰天笑了……

如霧起時,……

二十二顆星的意思是一九五四年,詩人正好二十二歲,二十二顆星實際就是詩人自己。以海為喻寫愛情,瑰麗的海景妙喻情人的綺思,令人驚豔!鄭愁予(1933-),成名甚早,〈錯誤〉、〈賦別〉等作數十年來傳誦不衰。2005年落籍金門,是金門一大盛事。早期詩作因為心懷故土,家國之情與流放意識濃厚。70年代以後,流浪情懷不復,語言節奏感逐漸放鬆。近三十年來鄭愁予詩以文人情懷與現實餘裕為基礎,想像與體悟翻上一層,顯示他人難以模仿的天生的貴族情調。

《如霧起時》以同名詩作為嚮導,從失落的第一本詩集,切入詩人的生命。曾在港口工作、熟稔於水手與離別,煮酒焚葉星座聚首的燙熱年代,到愛荷華時期的衝激,以及任教於耶魯後的靜定與博觀,他始終守著這美的行業,高高舉起風燈,在世界的臉上鑲嵌光影,像個返鄉上岸的水手訴說他穿行詩海的傳奇。是誰傳下這詩人的行業?且聽那宇宙的遊子,在夢土上為你朗讀--

周夢蝶 :化城再來人
周夢蝶(1921-),1959年起在台北武昌街明星咖啡屋前書攤維生,成為6070年代台北重要的文化街景,直至1980年,因胃疾而結束21年的書攤生涯。其國學底蘊豐厚,詩中喜愛用典,深受佛經影響,引禪意入詩,詩風韻致纏綿。寫對人對景對物之相思,無不透露一份慎重。詩中有「雪中取火,鑄火為雪」的深烈,也願意化身街角的一片落葉,「帶我的生生世世來為你遮雨」。

莊周夢蝶,無有虛實。詩人在紅塵中夢想脫俗,於露電裡捕捉永恆。《化城再來人》借用佛經典故,以周夢蝶的一天隱喻其一生中的風景,從日常中穿插映射其思維、修行、寫作,試圖重現昔年武昌街氣氛、書攤的孤獨國,追索病痛帶來的改變與啟發、幾次生命裡的流炱與意義,最後具現為不負如來不負卿的情與悟。

 

楊牧 :朝向一首詩的完成
楊牧(1940)本名王靖獻,台灣花蓮縣人,加州柏克萊大學比較文學博士,是六位大師中青壯之人。中學時代起以葉珊為筆名。1972年後改為楊牧,作品風格亦為之一變。赴美後楊牧嘗試敘事詩寫作,文辭典贍雅麗,詩意深湛雋永,不管是林沖夜奔或是延陵季子掛劍都是年年被搬上朗誦舞台的熱門之作!

《朝向一首詩的完成》從楊牧朗誦的聲音,展開對於一個龐大文學生命的追索。花蓮中學踟躕的少年、大度山下論辯學習的身影、在愛荷華選讀古英文的好奇、穿梭於歐美、中國與台灣融會知識進入文學寫作的嘗試,使人重讀楊牧詩文時,更深刻地重新被撼動一次。

六位創作者在創作歷程中多是無可取代的自我,你說,楊牧〈孤獨〉所書孤獨是一匹衰老的獸,讓風雨隨意鞭打他委棄的暴猛、風化的愛

比起周夢蝶〈孤獨國~讓〉中的我寧願為聖壇一蕊燭花,或遙夜盈盈一閃星淚。哪個孤獨更孤獨呢?和孤獨同樣不朽的是什麼?是詩……

六位文學大師的創作靈魂,五位電影導演的生命追尋,21世紀台灣文壇重量級的文學紀錄、影壇最深刻的文學電影,讓我們聽見春天、看見希望!

他們在島嶼寫作-文學大師系列影展》網站:http://fisfisa.pixnet.net/blog[目宿媒體]

2011.4.4.[2755]

 

我們來看紀錄片------珍愛旅程》、《遙遠星球的孩子2011.4.23.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