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二夜》

        人間福報[家庭電影院] ~133~  2007. 10. 11. 蘇蘭

何其幸運且難能可貴____2007第五屆動畫影展讓近700部世界各式動畫輪番上陣,大小朋友們眼花撩亂、大呼過癮、瘋狂愛上卡通,我,就是一例!隨著影展南移至台中、新竹、高雄,

20部動畫長片中的四部《一千零二夜》、《維京海盜》、《太陽公主》、《深海》組成了《四不像動畫祭》,全台上映。來自法國、丹麥、西班牙的導演,將埃及、北歐、法國、中東的各地風情,用繪畫、音樂、科技、創意合奏了四首精彩的交響樂!其中最絢爛耀眼、有著瑰麗奇想、不失童趣、又跨越文化藩籬的一千零二夜,最值一提:

導演米休歐斯洛(Michel Ocelot)出生於法國蔚藍海岸,童年在迦納 (Guinee,西非國家)、青少年時期於安竹(Anjou,法國西部)度過,後定居巴黎。成名作以非洲故事為題材所創作的《嘰哩咕與女巫》獲得廣大的迴響,隨後完成《嘰哩咕與野獸》,叫好叫座。

《一千零二夜》原片名為「阿蘇與阿斯瑪」(Azur et Asmar,講述兩個膚色不同、年齡相仿、從小一起長大的單親家庭孩子,白皮膚的阿蘇是只有爸爸的法國人,褐皮膚的阿斯瑪是只有媽媽的阿拉伯人,阿斯瑪的媽媽是阿蘇的奶媽,她也將阿蘇視為己出。後來各自長大的兩位青年,為尋找奶媽說的故事女主角,冒險救精靈仙子的故事。阿蘇與阿斯瑪從小競爭、互不相讓,但真正遇到困難時,卻展現出相互禮讓、彼此扶持的手足深情。說到這兒,種族的、兩代的、兩性的、同儕的、單親家庭的現實世界裡的問題種子,都埋在編導的故事設計中。

兩扇門都通往光明之門,誰能到達終點?其實是由精靈仙子自己的意願決定的。精靈仙子很抱歉的告訴阿斯瑪,自己喜歡的人是阿蘇;仙靈仙子很抱歉的告訴阿蘇,自己喜歡的人是阿斯瑪。這部動畫中的女性∼我決定,我作主,我主動發聲∼是女權運動的先聲,而且喜歡的對象偏偏是膚色服裝看起來不是一對的那一位、完全打破觀眾理所當然的既定印象!

視覺處理上,我們看見不同以往美國主流動畫電影講求真實及三D的動畫技巧,《一千零二夜》藉由2D3D的混合運用創造不同的視覺感受。人物的臉看似立體,但身體卻如同皮影戲、剪紙的平面效果,色彩的運用也傳達出角色的個性,例如:逐漸成長的阿蘇是藍色,熱情勇敢的阿斯瑪穿著紅色,凸顯兩者之間價值觀的差異,傳達兩個不同血統如何從對立到合作的關係。

西方世界裡擁有西方血統的人是高貴的,可以依照自己的好惡決定自己的僕人的去留;當主角阿蘇為了找尋仙子而漂流到中東世界,他的西方血統、藍色眼珠,反而成為他的窒礙物,必須閉起眼睛才有辦法與中東人民接觸,親身感受陌生的言語所產生的不瞭解與隔閡。在中東世界,依然有階級的差別,奶媽回到中東世界成為富婆後,我們看見她擁有了如同西方貴族奢華的享受,對照華麗房舍外的窮人,顯得諷刺。

影片背景:前段盡是精緻、艷麗、繽紛極至的歐洲鄉間花草樹木;到了中段,呈現中東特有的風格___除了建築物參考大量伊斯坦堡建築元素與馬賽克拼貼圖樣,還有些來自西班牙安達盧西亞、北非國家及地中海南方海岸的建築;市集的多樣香料畫得讓我們可嗅出嗆鼻的味道,奶媽家及皇宮的馬賽克拼貼叫人過目難忘。導演在處理牆壁、花草樹木的細膩、華麗、繁複卻不會讓人感覺雜亂這些複雜的元素整合在畫面中,增添了迷人而豐富飽滿的異國情調。

本片是法語片,但中間穿插幾近一半的阿拉伯語是沒有字幕翻譯的,導演刻意營造東西方文化差異及語言隔閡,故意不將片中阿拉伯語對白轉換成字幕,帶領我們成為主角阿蘇、經歷這一場人生成長的試煉,學會尊重不同文化___文化差異與融合沒有對錯,如何從不同的文化當中汲取養分才是智慧。總有一天,我們能真誠的睜開眼睛、平等看待真實的世界,一如阿蘇閉著眼、背著卡布到處遊走的信任,身旁豔紫澄黃深紅各色交錯羅列,抬頭望去,一片碧藍晴空

法國官網http://www.azuretasmar-lefilm.com/

臺灣網站http://myvideo.com.tw/animation/ac014/1002.html   2007.9.30. [1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