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國寶級大師馬克馬巴夫 重生「寓言」作品《心靈印記》

Scream of the Ants~螞蟻的 吶喊

放下知識,便是智慧的開始

本片是伊朗國寶級大師馬克馬巴夫年過半百後,以「反智」之姿對世界回眸一望所粹取出的「生死寓言」。他用行囊代表人出生後背負的包袱,椅子代表個人在世界中的地位價值,當捨棄所有後,留下的會是最純淨的美麗?還是最赤裸的傷痛?這是一場探索心靈的印度遊記,也是追求生命真諦的恆河洗禮。當你踩過這片大地,螞蟻的尖叫是生命最後的吶喊!

馬克馬巴夫電影特色:電影是鏡子,不是窗

馬克馬巴夫延續印度導演薩亞吉雷將電影作為「鏡子」的使命與精神,拒絕好萊塢與寶萊塢中不真實的歌舞、打鬥、愛情等平板一致的情節。他認為電影應該是反映現實社會、映照真實靈魂的「鏡子」,而非逃離的「窗戶」。因此他的電影都是從現實生活取材,也希望演員在表演時,能將自身人生經驗融入其中,讓對話和反應自然發生,以求更貼近真實。他要將大眾平日無法由電視所見的那些埋藏在角落的陰暗幽微悲慘,藉由電影傳達給全世界。

所有「馬克馬巴夫電影之家」的成員拍電影時都不會有完整的劇本。他們認為,當你有了完美的劇本時,所有的問題都得到了解答,但是當你只有大綱時,你就必須要在過程中為問題尋找答案,這時所有的工作人員都能加入創作行列,在殺青前,沒有人知道故事最後會怎樣結束,大家都和故事一同成長,假如事先知道走向,那所呈現出來的就會變得過於專業而刻意。

 

     馬克馬巴夫心中電影的~本質

一個電影導演要能成功,必須要有自己的想法,對社會、文化有獨樹一幟的觀點不能人云亦云,創作者要時時保持新鮮的心情,去看社會上、世界中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電影創作最重要的是兩個方面,一個是經驗的累積,另外則是不要太專注於電影本身,那樣反而會做不好,因為電影並不是為拍而拍,它主要是要反映某種思想

 

伊朗電影世代,香火綿延~承傳

嚴格說來,伊朗電影有三代,伊斯蘭革命前是一代,也就是阿巴斯這一代,我自己是屬於革命後的一代,最近這一代則是近幾年開始活躍起來。從電影風格來看,這三代都有相似的地方,就是關心「人」的一切,包括人的思想感受、人的經歷痛苦,另外就是很少有大成本製作。

 

    對於伊朗電影的~期望

伊朗電影雖然在國際上獲了很多獎,但60%是由「馬克馬巴夫電影之家」製作,因此還需要有更多元化的聲音。我認為未來伊朗電影需要更有民族特色,並關注民族文化;再來是不要像好萊塢一樣,忽視深層的思想內容的反映;第三是希望電影產業將來能更加繁榮,好多電影院關閉了,片廠也不景氣,電影藝術水準再高也無濟於事。>那就得提高觀眾的欣賞水準呀! ~蘇蘭~

心靈印記預告片http://www.j-ent.com.tw/trailer/scream_of_ants.zip  2007.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