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國寶級大師馬克馬巴夫 重生「寓言」作品

《心靈印記》

Scream of the Ants

放下知識,便是智慧的開始

 

上片日期:2007/2/9

上映戲院:長春戲院

發行公司:佳映娛樂JOINT ENTERTAINMENT

國:伊朗、印度、法國\英語、法語、波斯語、印度語發音(2006

    型:冒險旅遊片

    長:85分鐘

    級:輔導級

    片:馬克馬巴夫電影之家(Makhmalbah Film House

    導:馬克馬巴夫(Mohsen Makhmalbaf)【尋腳冒險記】

    樂:克雷格普利斯(Craig Pruess)【我愛貝克漢】

    員:馬莫德喬若萊(Mahmoud Chokrollahi)、瑪莫兒夏德茲(Mahnour Shadzi

 

參展記錄

義大利都靈影展、印度Cinefan影展、韓國釜山影展、德國慕尼黑影展、伊朗電影節、加拿大蒙特婁影展、東京新作家主義影展

 

關於電影

一個男人想在沙漠中和上帝對話,但當他開始演講時,沙漠中所有生物都因為他與上帝談話的方式受到驚嚇,逃之夭夭。這是馬克馬巴夫2005年拍攝的8分鐘短片【椅子】(The Chair)的劇情。【心靈印記】是馬克馬巴夫以此片為故事原型,用同樣的男女主角,在同樣的地點—印度—拍攝。除了延續哲學議題,片中更對上帝存在與否展開激辯;旅人將身上的「包袱」以及隨身攜帶的「椅子」由扛起到拋下的過程,更是馬克馬巴夫對生命本質的重新思考。

 

馬克馬巴夫曾表示,他熱愛印度,能夠在印度拍電影是他長達15年來的夢想,但迂腐的官僚體系卻讓他困難重重,雖有豐富的創作資歷,但為了得到拍攝許可,還是得準備一大堆紙本資料以應付政府的繁文縟節。在拍片過程中,他甚至自嘲,如果可以用一個空間就能把整部電影拍完,那印度絕對是拍電影的完美之地。

 

導演介紹

從切格瓦拉到甘地:馬克馬巴夫從激進份子到電影創作者的轉變過程

1957年5月29日,馬克馬巴夫出生於德黑蘭一個貧窮的單親家庭。8歲起,他便到處工作,幫母親分擔家計,包括旅館大廳服務生等任何他所能想到的工作。期間,他一共經歷了13份工作。15到17歲這段期間,馬克馬巴夫組織了地下的伊斯蘭義勇軍,激進的政治主張讓他被監禁四年多的時間。

 

將近四年半的監獄生活幫助他獲得新的體驗與學習,並讓他更關注伊朗人的生活及整個社會體制。這充滿智慧的新生對馬克馬巴夫來說彷彿是自身文藝復興運動,帶領他遠離紛擾的政治,並在文學和藝術上得到更多的滿足,他開始將反抗的熱情轉向拍攝電影。在這個階段,他強烈相信伊朗社會所面臨的文化貧瘠更勝於其他。

 

馬克馬巴夫電影特色:電影是鏡子,不是窗

馬克馬巴夫延續印度導演薩亞吉雷將電影作為「鏡子」的使命與精神,拒絕好萊塢與寶萊塢中不真實的歌舞、打鬥、愛情等平板一致的情節。他認為電影應該是反映現實社會、映照真實靈魂的「鏡子」,而非逃離的「窗戶」。因此他的電影都是從現實生活取材,也希望演員在表演時,能將自身人生經驗融入其中,讓對話和反應自然發生,以求更貼近真實。他要將大眾平日無法由電視所見的那些埋藏在角落的陰暗幽微悲慘,藉由電影傳達給全世界。

 

所有「馬克馬巴夫電影之家」的成員拍電影時都不會有完整的劇本。他們認為,當你有了完美的劇本時,所有的問題都得到了解答,但是當你只有大綱時,你就必須要在過程中為問題尋找答案,這時所有的工作人員都能加入創作行列,在殺青前,沒有人知道故事最後會怎樣結束,大家都和故事一同成長,假如事先知道走向,那所呈現出來的就會變得過於專業而刻意。

 

馬克馬巴夫的電影還有個特色,就是不會告訴觀眾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有句伊朗俗諺說:真理就是上帝手中碎裂的鏡子,而每個人都拿了其中一片。馬克馬巴夫也希望能在電影中呈現事物的各種面相,他認為觀眾可以說我喜歡AB,但不能武斷地說世間只有一種真理,那是不民主且無法溝通的,而電影對馬克馬巴夫來說,就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甚至是人與世界、與神明的溝通方式。

 

馬克馬巴夫電影之家

馬克馬巴夫是「後伊斯蘭革命」的作家和電影創作者,在藝術、小說和劇本上都有多元化的創作。他以波斯語出版了27本書,並被超過10種以上的語言翻譯,通行全球。在電影創作方面,他擔任編劇、導演、剪接,製作了18部劇情電影及6部短片,同時他也擔任其他伊朗導演的編劇、剪接。雖然他的電影很多都在伊朗遭禁演,卻獲得多項國際影展大獎殊榮,有超過1000次影展參展紀錄,是各大國際電影節的常客。

 

1996年開始,鑑於伊朗電影教育的貧乏,馬克馬巴夫暫時拋開電影事業,轉而從事教學工作,創辦「馬克馬巴夫電影之家」。他認為拍電影一定要有好的設備和條件,並希望在此機構培育出優秀的電影人才。他的家人全都是「馬克馬巴夫電影之家」的成員。這裡既是學校,也是製片廠,學生在這不只是讀劇本、研究電影理論,同時也會拍電影。

 

最初馬克馬巴夫讓女兒擔任副導、兒子擔任攝影師,之後再由他們漸漸發展出個人風格的電影作品。現在「馬克馬巴夫之家」的電影幾乎都是馬克馬巴夫本人和大女兒莎米拉兩人輪流製作,也有部分集體創作,每年固定會製作兩部電影,並希望所有成員都能按照自己的觀點,一步步實現創作意念,製作出充滿生命力的作品。

 

馬克馬巴夫手捧謬思女神,以行銷奇才的頭腦,讓全家人都站上了電影國際舞台。「一家都是電影人」除了為人津津樂道之外,同時也受到抨擊,有評論推測大女兒莎米拉在國際間嶄露頭角的電影【蘋果】,極有可能是馬克馬巴夫在幕後代打才獲得成功。但不論如何,「馬克馬巴夫電影之家」確實為伊朗電影注入一股嶄新的力量。

 

重要得獎紀錄

2001 【尋腳冒險記】(Safar e Ghandehar) 坎城影展國際評審團獎

1998 【萬籟俱寂】(Sokout)威尼斯影展義大利參議院主席金獎、CinemAvvenire獎、Sergio Trasatti特別獎

1996 【魔毯】(Gabbeh)東京影展最佳藝術貢獻獎

 

導演訪談

     東方文化在電影裡嶄露頭角

近幾年來,伊朗電影在國際影展上獲得不少獎項,逐漸受到重視。雖然以往電影都是以西方國家文化為主體,但近幾十年來,因為全球化盛行的關係,西方和東方的文化開始在電影中對話,所以伊朗電影的獲獎就是國際對於東方文化重視的表現。

 

     馬克馬巴夫心中電影的本質

一個電影導演要能成功,必須要有自己的想法,對社會、文化有獨樹一幟的觀點,不能人云亦云,創作者要時時保持新鮮的心情,去看社會上、世界中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電影創作最重要的是兩個方面,一個是經驗的累積,另外則是不要太專注於電影本身,那樣反而會做不好,因為電影並不是為拍而拍,它主要是要反映某種思想。

 

*伊朗電影世代,香火綿延

嚴格說來,伊朗電影有三代,伊斯蘭革命前是一代,也就是阿巴斯這一代,我自己是屬於革命後的一代,最近這一代則是近幾年開始活躍起來。從電影風格來看,這三代都有相似的地方,就是關心「人」的一切,包括人的思想感受、人的經歷痛苦,另外就是很少有大成本製作。

 

     對於伊朗電影的期望

伊朗電影雖然在國際上獲了很多獎,但60%是由「馬克馬巴夫電影之家」製作,因此還需要有更多元化的聲音。我認為未來伊朗電影需要更有民族特色,並關注民族文化;再來是不要像好萊塢一樣,忽視深層的思想內容的反映;第三是希望電影產業將來能更加繁榮,好多電影院關閉了,片廠也不景氣,電影藝術水準再高也無濟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