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 The banquet】╱幕後陣容  

製作.拍攝的感想

馮小剛認為《夜宴》雖是大製作,但是他不希望給人的感覺是華麗的。因為他所感覺到的,所有的宏大都是一個行將就木的王朝最後的輝煌,給人一種悲戚。葉錦添則表示:《夜宴》的綠,不是生機,而是回憶。但是哪怕是回憶也是灰朦朦的,沒有浪漫,沒有微笑,卻充斥著殺機。那些古玉的配飾,講述的文明和歷史,都不是慷慨激昂。人在這樣的環境裡,身不由己,看不清命運的方向,並在這樣的宏觀籠罩中由衷的感覺到恐懼,這才是悲劇的力量。

編劇盛和煜說:中國的宮廷,從來就是靜水流深。皇權之所以威嚴,就是因為它不是外顯的,所有的一切,只要出現在宮廷,哪怕是生死,也只是平常的小事,激不起任何波瀾。所以一個王朝,哪怕是行將就木,它也仍然是威嚴的。東方的含蓄和禮儀,在很大程度上來說,都來源於對於皇權的敬畏。所以西方的女王跟中國的後宮女性截然不同,我們理解她們,並給與她們東方的解讀,這種壓抑的能量,體現在劇本裡,就成為了一種含蓄。

 

譚盾說:《夜宴》裡,你可以欣賞到慾望和美好的結合,也有慘裂和溫柔的結合,同時你也會看到文學世界性和文學經典性的結合。《夜宴》是唐代和西方故事的不謀而合,在音樂?堙A我也希望當代和古代能自然融合,通過人性,通過人和人之間深深的感情,將寂寞和愛用有效的手段表達出來。

導演:馮小剛

當今中國影壇最賣座的編劇、導演,是最為觀眾肯定的商業品牌。1958年出生,自幼喜愛美術及文學。高中畢業後進入北京軍區文工團擔任美術設計。他的早期編劇作品包括夏剛導演的《遭遇激情》及《大撒把》,皆榮獲提名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編劇」,鋒芒初現。1994年初任導演,處女作為《永失我愛》。

馮小剛為開創中國「賀歲片」市場的先驅,連續推出多部由葛優主演的賀歲電影,全部叫好叫座。其中《甲方乙方》獲得第21屆百花獎「最佳故事片」、「最佳男演員」及「最佳女演員」獎;《不見不散》為1998年度國產片票房榜首,超越4,000萬人民幣,並奪得中國電影華表獎「優秀故事片」及「優秀女演員」獎。描述中年危機的《一聲歎息》在第24屆開羅國際電影節大放異彩,獲得「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及「最佳編劇」四項大獎。近作《大腕》邁進國際影壇,由美國的哥倫比亞出品及荷里活紅星當奴修打蘭主演,葛優並獲得第25屆百花獎影帝殊榮。時隔兩年,馮小剛與葛優再合作推出賀歲片《手機》,風靡全國,總票房高達9,300萬人民幣;而最新作品《天下無賊》總票房更超過一億人民幣。

 

監製•武術指導:袁和平

袁和平是國際級的武術指導,憑著其深厚的京劇及武學造藝,屢次為動作片類型重新定位,設計出一幕幕令人瞠目結舌的動作場面。他少年時隨父親於邵氏任職武師,其後於1978年首任導演之作《蛇形刁手》及《醉拳》均成為類型經典,更令男主角成龍成為炙手可熱的動作新星。袁和平於九十年代更與創新武俠片的導演徐克合作,共同炮製由李連杰主演的《黃飛鴻II男兒當自強》。袁和平其後的兩部作品 -- 甄子丹的《鐵馬騮》及李連杰主演的《精武英雄》更掀起荷里活電影人的熱烈追捧,包括名導演塔倫天奴及華高斯基兄弟。他們隨後更力邀袁和平到美國,分別為《標殺令》及《廿二世紀殺人網絡》三部曲設計一系列賞心悅目的動作,技驚四座。

袁和平其後返回華人影壇,與導演李安合作武俠類型的里程碑《臥虎藏龍》。影片不但榮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而袁和平本人亦先後於第20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及第37屆台灣金馬獎榮獲「最佳動作指導」殊榮。他的近作有榮獲第2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的周星馳名片《功夫》。

美術指導•服裝設計:葉錦添(首位榮獲奧斯卡的華人)

 

葉錦添是香港首席美術及服裝指導,並憑著李安導演的《臥虎藏龍》成為首位華人榮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美術指導」殊榮。他踏入電影圈的首部美術作品為吳宇森的經典之作《英雄本色》。葉錦添在本地藝術界備受推崇,於繪畫、時裝、場景及服裝設計均有莫大貢獻。才華洋溢的他亦在文學界佔一席位,著作包括四本小說及散文集。

葉錦添曾與多位享譽國際的亞洲導演合作,包括有李安 (《飲食男女》《臥虎藏龍》)、王穎(《一杯茶》)、關錦鵬(《胭脂扣》)、羅卓瑤(《秋月》《誘僧》)、蔡明亮(《你那邊幾點》《天邊一朵雲》) 、田壯壯(《小城之春》) 及陳凱歌(《無極》)。

電影配樂:譚盾(奧斯卡最佳電影音樂)

譚盾以融合不同文化背景的音樂斐聲國際,被譽為能跨越一切音樂體系的疆界。獨當一面的他亦贏得多項國際最高音樂殊榮,包括Grawemeyer古典樂曲獎、Musical America的「年度最佳作曲家」獎、1997年度「最佳古典音樂家」及1994年度麻省理工頒發的Eugene McDermott大獎,曾被《紐約時報》評為年度國際樂壇最重要十位音樂家之一。

 

他曾與著名大提琴家馬友友、中華編鐘樂團及亞洲青年交響樂團在香港回歸慶典音樂會上合作首演大型交響樂《交響曲一九九七:天地人》,亦曾編寫的著名歌劇《馬可勃羅》、《牡丹亭》。他亦以實驗音樂作品聞名,例如《永恆的水》以五十多種有關水的裝置發出不同的聲音;為洛杉磯的迪士尼音樂廳開幕首演的《紙樂》,亦以巨型紙製音樂裝置奏出樂音,炮製全新的視聽革命。

此外,譚盾亦是備受推崇的電影配樂師,作品包括美國影星丹素•華盛頓主演的《奪命感應》、李安的《臥虎藏龍》及張藝謀的《英雄》。而他亦憑《臥虎藏龍》的出色配樂榮獲美國金像獎及英國金像獎的「最佳電影音樂」殊榮。

導演.監製

導演:馮小剛 監製:袁和平

幕後陣容

武術指導:袁家班、美術指導:葉錦添、作曲:譚盾

演員卡司:

章子怡、葛優、吳彥祖、周迅、黃曉明

官方網站:

夜宴 中文官方網站>>

正式上映:

2006.09.15()晚場起

關於本片

2000萬美元、馮小剛導演最新鉅作《夜宴》,從冰天雪地到塞外風寒,馮小剛用他獨特的視角為觀眾解析了中國皇庭裡一脈相承的爭鬥,寂寞乃至身不由己,並將在那龐大的壓抑下所能夠體現的人性本能發揮到了極致。

《夜宴》是宮廷悲劇,作為中國新百年的開山之作,集結國內外最高藝術水準。袁和平、譚盾、葉錦添、盛和煜、張黎這批國際一流的幕後班底,在那座葉錦添專為本片打造的曠世宮殿裡,與馮小剛一起,為人們講述了一個關於慾望的淒美傳說。章子怡、葛優、周迅、吳彥祖、黃曉明、馬精武這批優秀演員的加盟,使得那樣一場宮廷政治的角鬥栩栩如生。

 

故事大綱

先帝駕崩,太子巡遊在外。皇叔篡位並自封厲帝執掌朝政。身為當朝太子後母卻又是與太子自小青梅竹馬的婉后迫於無奈,委身厲帝,並希冀以此保太子周全。但是,剛剛得知父皇駕崩消息的太子,卻在其竹海的伎館遭遇了一場生死之戰。厲帝在誅殺太子的同時也在先皇的宮廷開始了排除異己確立皇權的屠殺。婉后為求自保,在這場政治爭奪中成為了厲帝的幫兇,同時對權力的企圖也在她心底日益萌生。同時,被迫臣服於厲帝卻持有異心的還有太守殷太常。

殷太常之子殷隼乃是當朝虎將,其女青女更是早已許婚太子。大勢所趨之下,識時務的殷太常開始阻止青女與太子交往,並極力想在新的王朝確立自己的地位。誰料青女癡情於太子,並夢見太子回朝。當太子無鸞出現在婉后面前,婉后抱住少年時的情人,仿若生死兩別。但是無鸞一聲:「母后」將她殘酷的推開。她不再是無鸞少年時習武的陪伴者,她不再是無鸞的後母;此時,她將成為新的皇后,成就新的皇權,並以她昔日的身份和榮耀,助篡位者猖。於是,這本該滅絕的王朝開始了一場新的混亂

 

夜宴的含蓄與色彩

《夜宴》裡所有的色彩都是壓抑的,暗的黑、暗的紅;甚至於,連綠色都透著一層灰朦。馮小剛曾經在拍攝夜宴那場戲時在突然的停電中獲得了靈感,並在更加壓抑的灰暗中重新解釋了那場盛大的夜宴。他所理解的慾望,就是在這死灰的宮殿裡,人性本能的一點點的膨脹,並由於環境的壓迫而更加的突顯。紅和黑,這兩種色彩都試圖想要在澎湃開來,但是誰也沒有勝過誰。所以從色調上來說《夜宴》是含蓄的,這樣一場欲望的彌漫並不是迅雷不及掩耳。而是,一點一點,頂著壓力,慢慢地,像婉后浴池裡慢慢沁出的水,最終以一股陰柔之力,席捲了一切。

葉錦添在解釋《夜宴》的色彩時說:裡面的綠色,不是生機,而是回憶。但是哪怕是回憶也是灰朦朦的,沒有浪漫,沒有微笑,卻充斥著殺機。那些古玉的配飾,講述的文明和歷史,都不是慷慨激昂。人在這樣的環境裡,身不由己,看不清命運的方向,並在這樣的宏觀籠罩中由衷的感覺到恐懼,這才是悲劇的力量。

 

夜宴是紅-婉后 (章子怡 飾)

茜素紅,是《夜宴》裡彌漫的慾望。慾望,是一個女子在深宮唯一能夠得到的饋贈。馮小剛說,《夜宴》,不是講述一個女皇的故事,而是一個女人被慾望所毀滅的悲劇。

這與她成功與否沒有關係,與她登基與否沒有關係;關鍵是在這一切的過程中,她經歷了什麼、毀滅了什麼?她究竟是慾望的根源、還是被慾望毀滅。她愛過的王子,成為了她的繼子;她成為皇后卻變成了寡婦;她將要成為新的皇后,但是她忘不了曾經愛過的人;直至君王自盡於她的面前,她才明白誰最愛她。

那麼她的歸屬究竟是什麼?還是說生在宮廷的女子本來就不屬於愛情?於是越爭奪,越失去。每次感覺近在咫尺了,轉眼就是生死兩茫茫。於是,千年前,紅葉題詩的歌唱,流傳到《夜宴》仍舊是悲歌一曲。

夜宴是黑-厲帝 (葛優 飾)

 

黑色,是一個王朝最寂寞也是最威嚴的顏色。這是一個不需要任何聲音,卻不怒而威的顏色。於是,夜宴,是黑色的,默默地激蕩每一個人、每一顆心。
他是豹,是皇叔,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統治者。他的宮殿是黑色的。他深邃的眼神,一直在注視著,因為他想要成為龍,成為那幅帝王盔甲和一個女人唯一的主人。他不甘心為什麼同樣生在帝王家,他卻從小就註定失去這一切。古往今來,高貴的血統,也有其高貴的悲哀。項羽那一聲:「吾可取而代之」的呼喊,顛覆,或者被顛覆。多少人覬覦那高高在上的寶座。皇庭裡,從來都是血雨腥風。有人忠心耿耿赴湯蹈火;也有人看風使舵見縫插針,到底是成王敗寇。而他,幾乎要做到了。他謀朝篡位,誅殺異己,並希望能夠斬草除根讓宮廷靜穆於他的威嚴,讓整座宮殿成為他灰濛濛的黑色,將龐大的宮殿裡的茜素紅的鮮豔,也浸染其中。

他將他所有的慾望,排山倒海的情感,都隱忍在這黑色之下,以為終究也會有得到釋放的一天。於是他在凶煞之日大擺夜宴,為王子的逝去、王朝的新生。在他舉杯之時,他以為成為了帝王,娶到了那個女子,這世間上就再也沒有他得不到的東西,再需要的僅僅是被朝拜。他以為飲下這杯酒,就能得到這個女人的熱愛,成就一個帝王的江山美人傳說。但是其實他並不懂得:要她的心,龍鳳呈祥是不夠。倘若,他真的要擁有這份熱愛,他只能將自己的尊嚴和榮耀乃至生命,全部獻於她的面前。

 

夜宴是白-太子無鸞 (吳彥祖 飾)

太子無鸞藝人的面具,擺動的衣裙,成就了一抹白色,並因為其浸染了鮮血,變得更加的慘澹醒目。太子,與其說是一種身份,不如說更是宿命:它註定你成為一個王朝任何時候的希望;註定你是一切忠誠的圖騰;以及所有篡位者最大的困惑。有人為你死,有人要你死,並且不需要理由;只要,僅僅是因為你是太子。所以,越自由,就越痛苦。後主李煜吟唱的苦楚,在每一個朝代都不能倖免。在王朝的更替時,太子,哪怕是向敵人拱手遞上降書,也終究不能倖免。

沒有人相信你身在太子之位別無所圖,沒有一個篡位者相信要一個藝術家擔當起一個王朝的興衰,其本身就是一種災難;或者說,太子的身份在某些時候對於江山的意義,起碼在篡位者心中,遠遠超出了其個人的才能。無鸞就錯生帝王家。他太不願意承擔,本來太子之身就讓他擁有了太多的苦痛,所以他逃亡。他歌唱、他習武、他表演,他是山林裡最寂寞的歌者。他是寂寞的,因為他別無選擇,因為他生在宮廷。儘管他代表著藝術的白色,希望自己簡單,並且更透明一些。這樣,這樣的話,才有有人懂得。懂得,才會不寂寞。但是,宮廷哪里容得下那些許的悲歌..

 

夜宴是綠-青女 (周迅 飾)

綠色是青女的執著,無鸞的回憶。青女是千年前拾階而上,吟唱長相思的那個女子。她的愛情,苦澀並且綿長。她像所有傳說中等待,夢想的女子一樣;哪怕是哭倒了長城,也要拼卻這如花似玉身。愛誰,守護誰,又等待誰,全都無怨無悔。

愛的哪怕是寂寞,也仍然是溫潤的,像一汪碧水,遇上無情的刀時,也許在一瞬間被劃開,但是,馬上她又再將其包裹住。不離不棄,僅僅是愛他。她是藝人館裡的顏色,綠綠的,雖然蒙著灰,但是那也是世外桃源,也有小橋流水。她是曾經,無鸞夢裡的顏色,那竹海?堛瘍w唱,那宮廷中的歌。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不知又如何呢?她還是愛他、夢裡見他。摒棄一切的醜惡與利益,撇開所有的宮廷塵世,僅僅是戀著他。癡癡的,怕他寂寞了,於是她歌唱。她將她所有的熱愛與情懷也化作一場表演,哪怕最後含淚死於他的懷中,也心甘。畢竟,所有的綠色,不是生機,僅是回憶。一生,只為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