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尉的曼陀鈴」   

              人間福報[家庭電影院] ~ 77 ~  2006.9. 7.  蘇蘭

這是一部有意思的電影,跟您分享「戰地情人」有意思的小地方:不看電影買片電影原聲帶CD聽也很過癮。

電影的原名是「上尉的曼陀鈴」,一望即知與軍人、戰爭和音樂相關。喜愛古典音樂和歌劇的戲迷,玩味劇本中與音樂相關的妙趣,一定覺得原名更貼近戲的浪漫。

一位在戰爭中不背長槍而背著一把曼陀鈴上戰場的義大利軍官;在德軍舉右手高喊「希特勒萬歲」時,他以「普契尼萬歲」回應;義大利軍隊是由一支喚作「史卡拉」的合唱團組成,軍隊到哪裡,歌聲就到哪裡;劇中人說我們來唱義大利國歌---竟是威爾第歌劇「弄臣」中的著名詠歎調「善變的女人」;他們最大的敵人不是你死我活的對手,而是不同流派、不同風格的德國歌劇作曲家華格納;他們擁戴、歌頌的不是政治領袖莫索里尼,而是拉丁民族出身的歌劇作家。其中兩幕最傳神的戲是…

父女兩人靜坐等待上尉終於要演奏他隨身攜帶的寶貝樂器曼陀鈴了,可是枯坐許久,上尉還閉著眼在敲打節拍,老父忍不住要去睡了,問他為什麼還不演奏,上尉仍閉著眼,皺起了眉頭回答:「樂團還在奏著前面的樂章,還沒到曼陀鈴出場的章節。」---上尉並不是準備獨奏,他可是和著心中的整個交響樂團準備大協奏呢!

後來父女好不容易救回上尉一命,女主角謹慎地拿著曼陀鈴跟上尉解釋:「我們不得已拆了幾根弦,綁你斷的骨頭。」這把琴和它的音樂在上尉心目中,恐怕跟生命、愛情等價。

當然,天生熱情、浪漫、愛唱歌的義大利人,不會打仗,是必然的。愛琴海上希臘的小島,寧願向德國人的狗投降,都不願向每戰必輸的義大利人投降,也是一大諷刺。

對歷史、地理、人文和歌劇不熟悉的人,難體會這部電影的幽微處,但一定會認同那個成功的父親角色---他身在小島一生一世,卻極為宏觀,開明、有智慧、有見地、知()識豐富、還很幽默,跟他生活的人,很幸福,與他相處的人,都服他---有開闊的視野和胸襟是主因。我們無法選擇自己的父母,卻可以勉勵自己做這樣的父母。

在天災人禍(地震和戰爭)輪番侵虐的小島上,我們看到人定勝天的光明力量,家園可以從廢墟中重建,只要心未死,只要愛的火苗未熄,人活著,就有希望!

註:正在進行的2006台灣國際動畫展9月10日閉幕  影友們把握一年一度的動畫盛事 相關活動網址:http://tiaf.ctfa.org.tw/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