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水

          人間福報[家庭電影院] ~61~  2006. 5.18.   蘇蘭

 

原片名WATER翻譯[禍水],真是高明。蘊含了東方文化或說精準些是中國文化的傳統背景。

印度女導演蒂帕梅塔求學經歷西方世界的洗禮,使命感沉重的要以電影改革印度社會的陋規弊習。她的人生三部曲從[慾火]到[塵土],最終以[禍水]集其大成。她曾表示,人生至此、可以無憾,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印度傳統社會不斷威脅、阻止這部電影的誕生,而她終能在偽裝成另一部電影[滿月]的情況下,以五年的時間、180萬美元的經費,將發生在瓦拉納西的故事移師至斯里蘭卡拍攝完成。儘管此片在國際間不斷獲得獎項肯定,卻不得進入印度國境;兩千多年來,至今都還有3400萬個印度境內的寡婦,在過著這樣的日子!

既是導演又是編劇的蒂帕梅塔,將這部電影拍得極有層次:

影片一開始的蓮花池,破題了[水],並延伸[出汙泥而不染]的涵義;這是女主角卡麗安妮對男主角納拉揚的一句對白,也是卡麗安妮自身的寫照,更意味著寡婦之家要求婦女守貞到死值得重新定義[純潔]的反諷。

電影幾個重要角色,在前20分鐘依序出場;每一個角色,都有屬於自己風格的亮相姿態:8歲小新娘秋雅開心的吃著婚禮才有的甜食,天真調皮的摳弄重病丈夫的腳巴丫子,渾然不知沖喜的自己接下來的命運。寡婦老大____胖子癡肥囂張的出現,長相舉止都像卡通裡一眼即知的反派巫婆。嚴肅有學問(只有她識字)的大姐,一臉正義、不盲從、不跟人起鬨的做自己該做的事,老的小的都敬畏她三分的互動,可以讀出他在[寡婦之家]是權威人士。最妙的是,只有卡麗安妮住在樓上,她從樓上俯身向下迎接秋雅的角度、身段和容貌,讓秋雅脫口而出:「你是天使!」每個人都需要天使,卡麗安妮是寡婦之家的天使,卻當不了自己命運的天使____雖然跟其他寡婦相較,她居住的樓上像天上一樣的自成一格,有自己飼養的寵物、有自己膜拜的神____[黑天大帝]、有可以不剃光頭的特權。

兩個出色的男角也是鮮明的對照,一個是人見人愛的歸國律師納拉揚,穿著、長相、身材、舉止、思想、背景、甚至配樂,都是無可挑剔的美好,這是一種理想;而皮條客閹人,男著女裝、濃妝豔抹、永在暗街陋巷做著最下層的交易,這是印度社會的一種現實。現實的呈現,愈發讓人感受理想的遙遠!尤其是受西方教育的男人認為傳統諸多陋習需改、身受其害的女性卻覺得諸多傳統也有好的而逆來順受。

沒有一部印度電影是沒有音樂歌舞場面的,這可能是印度觀眾看片會覺得滿足的習慣,也是印度文化鮮明的特色之ㄧ;這兩年在國內上演的[寶萊塢生死]、[雨季的婚禮]到最新的[禍水],能明顯看見印度片在處理歌舞場面的愈趨自然與進步,維持[有]的傳統,但較能與劇情自然銜接。聽聽西塔琴音、看見用手抓飯的進食方式、在聖水來源____恆河中一邊火葬、一邊沐浴、最後並是卡麗安妮葬身之處,差異極大的生活方式,以美不勝收的水景、雨景、攝影、音樂、人聲吟唱傳遞至世人心中。

若要問哪一幕印象深刻:除了卡麗安妮天使般的眼神令人難忘,大姐含嬌羞期待的問秋雅「我看起來怎樣?」秋雅毫不考慮的回答「老了!」之後,大姐臉上的失落絕望,還有那名至死渴望甜食的老嫗,加深觀眾對童養寡婦的同情,幼年即出嫁一如秋雅,根本未識男歡女愛,人生的美好就停格在童年婚宴的甜食上

最後甘地出現在火車站,百感交集很難令人不掉淚出場後回到現實人生~除了更疼惜女人(自己),也想想許博允說的:「文化藝術市場這個面向,中國再加上印度,21世紀是亞洲市場已無庸置疑,台灣的機會只剩2010年上海博覽會之前的這點短短時間了。

禍水官網 www.j-ent.com.tw/water      [1395]   2006.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