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黃狗的窩

          人間福報[家庭電影院] ~59~  2006. 5. 4. 蘇蘭

 

    如果[最後的獵人][漁獵生活]的最佳代言那麼[小黃狗的窩]就是[遊牧生活]的真實寫照

    《小黃狗的窩》(The Cave of The Yellow Dog)是蒙古女導演琵亞芭蘇倫戴娃Byambasuren Davaa的最新力作。這部由德國、蒙古兩國合作的影片,去年在坎城影展放映時,順利擊敗了其他六部「競賽片」,光榮摘下坎城影展的「金棕櫚狗狗獎」(Palm Dog Awards)最佳影片。2005年榮獲奧斯卡提名的《駱駝駱駝不要哭》The Story of The Weeping Camel)就是她在德國慕尼黑影藝學院與義大利同學路易吉法洛尼(Luigi Falorni)的畢業傑作。戴娃與路易吉,亦因此片獲得2005美國影評人協會頒發紀錄片最佳導演獎。

    由戴娃執導的第一部劇情電影[小黃狗的窩],腳本靈感來自她小時候,阿嬤與她分享的一個蒙古民間傳說。雖是劇情片,但外蒙的山川大地、巴察祿家族的真實組合、真切的游牧民族生活方式、敬畏天地的謙卑民情、以及不變的傳統信仰,讓這部純淨如一泉源的電影,更似詩化的紀錄片,想以好電影淨化心靈的觀眾,一定會覺得好看極了!

    影片一開始的字幕,讓你知道直寫的蒙古文對照橫寫的德文,多麼靈動秀美;孩子一開口叫爸爸媽媽,才知蒙古語完全找不到一丁點ㄦ[爸][媽]讀音的痕跡;鏡頭中無所不在的天空、草原,讓[天似穹廬籠蓋四野]具體呈現眼前;人們與大自然完全融為一體的[逐水草而居],最令人嚮往和感動。

    除了視覺的美,蒙古文化內涵的能量,在質樸的90分鐘處處自然流露:

電影開始是一片漆黑,只聽得敲擊容器的聲音轟轟作響,一對男女交談:「為趕走狼,把勺子都敲破了!」原來遊牧生活中的天敵是狼群。鏡頭一亮,兩隻前晚被狼咬死的綿羊,爸媽合力抬回,爸爸熟練的剝下完整的羊皮,準備送到城裡去賣,而肥嫩的整隻羊肉,餵禿鷹,這是動物的天葬!

爸爸媽媽和三個稚齡的孩子,一群羊、兩匹馬、幾隻氂牛加上一個蒙古包,就成了一個家。大姊娜莎剛上城裡小學,放長假坐校車回家探親。一下車爸媽說著[妳長大好多]就親個不停。脫下制服換上袍子,娜莎向爸爸說明學校的課業,然後看顧弟妹、幫媽媽做家事。所謂家事,真是令都市的孩子大開眼界,拾乾糞、做奶酪、拆蒙古包、騎馬放羊…每一件都很辛勞,但小小年紀的兩個姊姊,自動自發甘之如飴的勞動,讓人看了好貼心____不做作的體貼親心;稚嫩甚至不夠靈活的動作,叫人發噱____可愛討喜又搶眼!無怪乎有人說,兒童最搶鏡頭,怎麼拍都好看。

娜莎帶回流浪狗點點,媽媽要她咬自己的手心,當然咬不到,然後教她:「不是在眼前的東西就一定得得到。

爸爸用石頭壓住往生小狗點點的尾巴,告訴孩子:「這樣牠下一世會當紮馬尾的人,而不是長尾巴的狗所有生者皆會死亡,但生命會不斷延續。」

遙遠的鄰居阿嬤,在陪迷路的娜莎聊天時,用米卦實驗『米粒能站立在細細的針頭上嗎?』讓娜莎知道,下輩子轉世再為人的機會就是這麼渺茫,所以要好好珍惜這一世身為人的一切

    媽媽的塑膠勺子熱變形,鐵勺只好修了再用;爸爸近處騎馬,遠了就騎摩托車;結尾全家轉場時迎面遇到選舉宣傳車…在在都顯現文明的入侵,是否能與亙古的美好並存?去外地受教育後的孩子還能同時保有可貴的蒙古文化特質和本事?值得深思。

官方網址:www.gelberhund-derfilm.de/cane/nansal.html中文網址:yellowdog.swtwn.com [共124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