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娜之家         

          人間福報[家庭電影院] ~57~  2006. 4. 20.  蘇蘭

    剛結束的第二屆法語電影節,選擇無比沉重的[妮娜之家]為開幕片,在世事紛亂的現世,

告訴所有觀影者~ 戰爭的殘酷並非只在當時、而是在戰爭結束後綿長的磨難。就像我們沒有看見集中營屠殺的影片播放,但從女主角妮娜看到影片的眼神、表情和精神受巨創後的無法回神,我們相信:因戰爭受苦的,不是只有被殺的人,那更苦的,是要活下來的人!

   【妮娜之家】是法國名導理查丹寶的最後一部作品。20041111日,理查丹寶未等【妮娜之家】剪接完成就不幸去世,離開人間時只有56歲。理查出過4本書也當過編劇,並且是坎城影展導演雙週的創辦人。他生前強調,這不是一部在紀錄過去的電影,而是關於未來

    希望之家homes of hope)當初成立的目的並不是要收留被德國驅逐出來的小孩,而是讓父母被抓去集中營或是去打仗的孩子有人照顧,導演想拍出希望的光明面:如何在恐懼之後重生,不管經歷過多悲慘的困苦,人總是可以找到出口重新出發。

    當殘忍和悲傷必須讓孩子們承當,這巨大悲傷何止加倍!院童必須在戰後一個個接受惡耗,我們的心也一次次的畫上新傷,直到最後負責進城看消息的大姊姊說[我實在受不了了!]

她自己正是第一個受害的被通知者,哭了一整個星期才從父親被打死母親跟著自殺的傷痛中爬起,自願幫其他院童面對第一關~進城看傷亡布告名單。

    戰爭誰不苦?誰又能逃脫?即使身在美國的畫家逃過一劫,戰後返國幫助院童,聽到集中營劫後餘生小男孩的父親餓死在他面前的敘述,哀慟的神情仍是人飢己飢,無法倖免。當他流淚,一旁傳來冷冰冰的聲音:「你還會哭?我們已經哭不出來了!」

    最令為人父母心酸的一幕:母喪父再婚的兒子,面對父親要接他去過新生活,當下拒絕,戰爭讓他不能忘懷過去、讓他不信任最親的人、讓他害怕面對未來。妮娜與之交談的一段,算是親子溝通的經典示範;男孩最後請妮娜模仿她母親、摸著他的頭為他祝福,男孩低頭等待、女主角一個人臉部的表情,道盡了妮娜無措卻又不得不為的百感交集,祝福時哽咽得完全發不出聲音,男孩離開時才追著說:「不要怕,千萬不要怕啊!」大家都在受苦、日子還是要過下去,能倖存的人都是幸運的______有責任不讓自己生不如死。

    低音管的低沉控訴、鏡頭中出現的無表情人們、因戰爭洗禮而扭曲的人性,冷漠、防衛、恐懼、猜忌…流失的、不比血少。除了戰後重建心靈,人類可有智慧藉此更進一步預防禍事?

    在片中鋼琴的旋律多麼美好而吸引人,它可以幫助情緒找到出口;朗誦的詩歌更如一泓泉水,讓人洗滌靈魂找到微光:

在我作業本上   學校書桌上    在樹上   在雪地上  我寫下你的名字

有字的每一頁都寫  每一空白頁也寫  就算染紅或燒成灰也要寫  全都寫上你的名字

鑲金的畫像上  軍人的武器上  國王的王冠上  我都寫下你的名字

不論叢林或沙漠  鳥巢上或灌木中  還有我孩提的回憶裡  我都寫下你的名字

田野上、地平線上  還有…  鳥兒的翅膀上  磨坊上 我都寫下你的名字

由文字的力量  我重新展開人生  我生下來就是要認識你  替你命名  「自由!」

電影2006/5/19上映 中文官方網站 http://www.zeusfilm.com/nina   2006.3.14.[1172

 [人間福報]專欄[蘇蘭老師讀電影每週四家庭版刊出

蘇蘭老師網頁 http://www.msps.tp.edu.tw/myhome/msps04/sulan/